政府收緊酒吧要求 

不知大家的家裡有幾個洗手間呢?一個還是兩個呀?相信大部分觀眾都是只有一個洗手間啦。如果你有兩個洗手間的話,你就走運啦,就算你確診,還可以家居檢疫,而如果你家裡只有一個的話,不好意思啦,萬一你確診的話,就可能要去方艙住一陣啦。

而食物及衛生局局長陳肇始可能家中有好多個洗手間啦,她昨日說,為了對付COVID-19,如果確診者要與家人共用同一個洗手間的話,就不可以進行居家檢疫,一定要去指定設施檢疫。香港主流的住宅單位,都有兩個或以上的廁所嗎?這樣搞法,不就是趕大家去住方艙嗎?等一下,香港不少社區檢疫設施已經變回運動場啦,到時侯如果爆發得很嚴重的話,人們是不是要睡在醫院外面?

除了突然收緊居家檢疫限制之外,政府還以酒吧爆發疫情做藉口,由明日開始,去酒吧的顧客就要出示24小時內的快測陰性證明,顧客要出示一張照片,去證明自己當日的檢測結果。照片裡面
要有當日的日期、時間及寫好自己的姓名。聽起來很容易做假啊,用Photoshop就可以搞掂啦。政府就說,就算酒吧遇上顧客虛報,也不會有法律責任。這不就是做做樣子?到底這樣做真的可以控制到酒吧不爆發疫情嗎?不過,這樣用防疫政策來鉗制市民生活,在中共管治下的地區,也不是什麼新鮮事啦。

河南省維權市民健康碼被轉紅

BBC就發現,河南省有不少市民明明沒有確診,他們的健康碼也會變成紅色,給他們在生活上增添了許多麻煩。他們之後就在互聯網上詢問有沒同路人,之後他們發現部分人的健康碼也突然一齊變成紅色了。再聊下去,發現原來是與村鎮銀行的存款有關。

先講一點歷史,其實今次健康碼不是因為確診而轉紅色,這也不是第一次啦。去年10月,中國東北黑河市就因為試過要強硬防疫,將所有當地戶籍的居民健康碼轉紅色,結果被人鬧得很慘。而今次為什麼與村鎮銀行存款有關呢?原來是河南省的村鎮銀行,早前出現專騙儲蓄戶口的詐騙案,一共有幾百億人民幣存款的戶口突然消失,令擔心事態發展的民眾前去維權,所以就搞得就算居民檢測呈陰性,只要與這些村鎮銀行的存款有關,健康碼都有機會變紅啦。

有一位姓劉的婆婆就在6月13號發現健康碼轉為紅色,但是她並未中過招,又沒有接觸過確診患者,防疫人員也一樣不讓她出門。原來她有幾萬元放在了出名難取錢的開封新東方村鎮銀行。疑似有人擔心她去村鎮銀行維權,而用健康碼作為手段,限制她的人身自由。

另外,有市民說,不僅自己的健康碼變紅,她還被人帶去指定地點隔離,但是她又沒有在這些村鎮銀行存錢,為什麼也受到影響了呢?一查原來是「連坐法」呀,事緣她爸爸有筆錢存在這些村鎮銀行裡,詐騙案曝光之後,她的弟弟就好心去了解發生什麼事,誰知現在全家上上下下一齊健康碼轉紅,加上被隔離啦。

河南省鄭州市的熱線電話也很老實,承認真的有村鎮銀行的儲蓄戶口的持有人,他們的健康碼轉為紅色,還說他們現在只能向社區提交申請,要3日內完成兩次核酸檢測,才可以取消紅色健康碼。不過,熱線電話那邊就死都不肯講,為何這些市民突然健康碼變色啦。

有網友說,中國現在面臨的疫情,並不是什麼COVID-19,而是不受限制的公權力。不僅如此,大陸的健康碼,似乎還會有GPS追蹤功能,會看到你在哪裡。因為有市民爆料說,他早前也一樣,因為與這些村鎮銀行有關而搞得健康碼變紅,他當時不服氣就報警了,誰知他就被帶到河南鄭州的派出所,派出所裡面的人對他說,只要他肯離開河南,他的健康碼就會轉綠色,還說可以幫忙帶他走「綠色通道」上車,離開河南。他乖乖地跟著做,結果真的有工作人員幫助,帶著他拿著紅色健康碼走「綠色通道」,順利離開河南,返回家中。而他回到家裡時,他的健康碼真的變回綠色啦。現在「安心出行」越來越多功能,政府又越來越多管制,不知今後香港的健康碼,會不會好像大陸一樣,拿來管制人民生活的自由,與大陸完全接軌呢?

上海數百商戶上街抗爭 被警暴力鎮壓

講到中國大陸的疫情,又怎麼少得了上海呢?上海雖然名義上已經沒有封城啦,在6月13號,一些商戶還收到通知,叫他們恢復營業。但是,由於之前上海的「清零政策」嚴重衝擊當地經濟及生活,令不少市民根本沒飯吃,封城期間,不少市民都開始嘗試用自己的方式表達不滿。

而6月13日,舖頭恢復營業當日,上海七浦路服裝市場,有幾百個商戶上街遊行抗議,要求「不退租,不開舖」。他們同時亦要求商場減他們的租金和管理費。其中一位在七浦路興旺韓國城做生意的商戶林女士,當日就對大紀元講,警察當時到現場打人、拉人,現場大概有100名左右的警察,而被捕的商戶就有6、7個,遊行在當日下午4、5點左右結束。她認為,當時可能有便衣警察在遊行期間搞事,特意與遊行人士發生衝突,製造借口,讓警察清場。

講起生意慘淡,林女士說,以往3月至5月都是旺季,但是今年就因為疫情封城而沒有生意做。而租金就一個月幾萬元,怎麼應付得了呢?商場現在只是說,要簽明年的租約,才可以免3個月的管理費,而舖租就半步也不讓,減都不肯減,所以一班商户就出來了。林女士還說,商場不退租的話,這些舖頭就會罷市。但是到目前為止,上海當局也無人回應過這些老闆的訴求。

大紀元打電話去上海市公安局虹口分局,查詢是否有警察鎮壓,以及是否有便衣與遊行人士發生衝突?公安局的工作人員就以不接受電話採訪作為理由,拒絕回應。想不到大陸民眾除了之前在自己家中露台敲盆抗議,要求物資之外,還會嘗試罷市來抗爭。看來在上海封城之後,不少大陸市民已經發展他們自己的抗爭方式,去爭取他們應有的權益啦。

英國立新法 收中共賄賂大學將受罰

我們時有聽聞,海外有不同的大學因為收了中共的資助,而令他們在批評中共的時候手下留情,或者當大陸的小粉紅與香港的學生有衝突的時候,偏幫小粉紅那一邊。就像劍橋大學耶穌學院的中國中心,就曾經對香港及新疆的報道視若無睹,有時甚至做了中共的打手,幫中共宣傳。英國政府在剛剛過去的星期一就提出修正案,來應對這類不斷以「銀彈方式」影響英國本土大學的國家。

這條《高等教育(言論自由)法案》修正案裡面要求,英國的高等教育機構一定要報告他們對海外的個人或者組織的財務資助,例如來自中共、俄羅斯政府的錢等等,確保英國的價值觀不會因為「銀彈戰術」而受到影響。大學及學生會亦要報告,他們由什麼國家得到多少錢等細節。如果這些錢最後被認為會影響言論自由及學術自由的話,他們就會被罰款或者是受到其它類型的懲罰。也就是說,中共未必可以好像以前一樣,透過洗錢去增加自己的影響力。

英國教育大臣查學禮說,希望英國的大學涉及這類外國資金投資的時候,一定是透明的。而今次的修正案,就是用來解決中共這這政府的資金所帶來的擔憂。但是同時,又不會因此而降低了英國的大學與全球大國合作的能力。修正案裡面提到,他們要報告外國資金的門檻是75,000英鎊。如果這些資金是來自日本、澳洲、歐盟及北約等國家的話,就受到豁免,不用報告啦。

英國教育部在星期一,開始接受負責言論自由及學術自由的新主任職位申請,這個職位有權就大學拒絕提供言論平台或者是非法限制言論自由,而對大學作出懲罰。看來今次,西方陣營可以說是對中共的銳實力嚴陣以待,不會再眼睜睜看著自己的高等學府有班「害群之馬」,因為收了中共錢而變身做小粉紅,或者是限制學生作出一些反共的言論。不知道今次的修正案,最後會令中共在這些高等學府的滲透成分失去多少呢?

不獲消費券者可覆核 八達通增限額準備下次消費券?

講起錢,不少人都關注第二輪消費券。政府前日就宣布,永久離港或者有意永久離港的人,都不會有資格領取第二輪消費券。網上討論區現在就怨聲載道啦,因為用意圖去介定根本無路可以尋。

財政司司長辦公室財政預算案及稅務政策組主任王學玲昨日就說,如果被判斷為不符合領取消費券的人士,其實是可以申請覆核的。而判斷有無資格的準則,就包括是否曾經申請過提早取回強積金,以及由2019年6月18日至今年的6月12日這段期間在不在香港等。 

王學玲說,如果是特別原因就可以轄免,好像家人在海外就醫要人陪,有參與廣東計劃、福建計劃呀、Working Holiday、讀書或者工作等,就可以豁免。而就算是去旅行,也可以提交相關證明覆核。但是如果是之前曾經申請過提早取回MPF的人,可以說是沒有上訴的機會啦,因為政府會向積金局取得相關的資料,看下申請者有沒有曾經申請提早拿MPF。政府還說,如果不符合領取消費券資格的人,會收到相關的通知。

另外,有條件成為永久性居民的人,例如來香港讀書或者是專才計劃的人,就可以領半額消費券,預計有30萬人合資格領取。那麼外傭姐姐有沒有呢?王學玲就說,因為入境條例及財政考慮,外傭姐姐就沒有辦法領到消費券啦。不知道這樣算不算是歧視呢?外傭姐姐也是來香港打工的,大陸來打工的人就有半額,外傭就沒有,這樣做好像有些不公平,難道香港真是一個動物農莊,所有動物都是平等的,不過有些動物更加平等?大家又怎麼看呢?

怎樣都好啦,今次政府派第二輪消費券,也是有諸多小動作啦。不過,不知是不是因為新一輪消費券裡面PayMe加入了競爭,八達通公司感受到威脅,突然說要增加儲值限額,還說今年年底之前會搞定。八達通說,如果搞定的話,政府之後再派消費券,就算金額多過4,000元,市民也可以一次過領取,不用像現在這樣分開幾次啦。

八達通曾經是香港引以為傲的產品,誰知就因為思想守舊,固步自封,今時今日已經淪為很普通的科技,沒有再進步過。如果早幾年肯繼續改善一下,相信在香港電子支付平台當中,八達通應該還是「龍頭老大」。現在才來增加限額,會不會太遲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