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0年雲集在柳河車站參加中原大戰的蔣介石部隊。
1930年雲集在柳河車站參加中原大戰的蔣介石部隊。
民國十五年(1926年)7月9日,蔣就任國民革命軍總司令,在廣州東校場誓師北伐。
民國十五年(1926年)7月9日,蔣就任國民革命軍總司令,在廣州東校場誓師北伐。

西安事變的導火線,一部份人認為是蔣介石逼張學良、楊虎城剿共所致。是先抗日,還是先剿共?部份將領與蔣介石產生政見之爭,甚至出現質疑蔣「不抗日」的批評聲浪。

早在西安事變之前,蔣介石在軍界不厭其煩地講述安內攘外的道理。民國十七年(1928年)濟南發生「五卅慘案」,蔣介石「誓雪國恥」。他對國防設計有一整套的規劃,從整訓部隊、購買飛機、建設機場,到大規模整修交通樞紐,修建了四千多個軍事碉堡。同時著手發展經濟,興建冶金工業,在湘、鄂、贛、皖、豫及江浙等地大建糧倉,這些規劃都顯示他為長期抗日做準備。

內憂外患

蔣介石面臨內憂外患,內有共產黨積極擴張勢力;外有日本帝國主義。共產黨為了發展壯大,要買槍、買砲武裝軍隊,首先要解決資金問題。

於是,共產黨進行土地革命、農民革命,凡是共產黨所到之處,綁票勒索、搶劫富人家產、燒殺搶奪,無惡不作,將農村和平破壞殆盡;同時向中國社會和青年大加灌輸憎恨和鬥爭之說,製造暴亂,阻礙工商正常生產和經營,「於是資本逃入租界,以助成帝國主義的侵略,使其影響更大而更深」。所以先剿滅共產黨,也是為了阻止資本逃入租界,阻擋帝國主義入侵。

在民國十七年(1928年),中國算是已經統一了,因共產黨在江西等地猖獗作亂,導致民生艱難,大耗國力,日本伺機而動。1931年9.18事件以後,日軍佔領了中國東北,又進攻上海,取下熱河,外患逼迫日益嚴峻。共產黨在江西等地,藉著日軍砲火的間接掩護,竟得以蔓延壯大。共產黨作亂和日軍入侵,二者之間存在著相互聯繫。

蔣介石將共產黨禍亂比作「內疾」、「心腹之患」,將日軍侵略比作「從皮膚上漸漸潰爛的瘡毒」。內疾不除,即使治好了外表的瘡毒,最後病人還是會因心腹疾病而喪命。他深信,無論日軍表現得如何凶險,只要能剿滅「心腹之患」,讓中國內部安定下來,那外面的皮膚疥癬,終究釀不成奪命之患。

一旦勘定內亂,齊聚所有的力量一致對外,日軍不敢肆意逞凶。所以蔣介石在多年的演講中,對軍校的訓詞中,不厭其煩地闡述他的策略「剿匪來安內,抗日來攘外」。

先剿滅共產黨,還有更深的意義。民國二十二年(1933年),第二期軍官訓練團開學,蔣介石致以訓詞,他詳細剖析共產黨之惡,是為「人面獸心」的「衣冠禽獸」。「因為土匪不僅到一個地方,殺人放火、姦淫擄掠,使得一般人民,不能安居樂業,而且弄得一般人民不敬祖宗,不孝父母,不愛兄弟,不要國家、民族,不講禮、義、廉、恥,毀滅中國固有的道德倫理和歷史!」

「(共產黨)土匪不僅不忠於他自己的中華民國和中華民族,並且不忠於他自己的上官,不忠於他自己的部下。隨便有罪無罪,拿來馬上就亂殺、亂剮,或施行種種拷打敲剝的酷刑,慘無人道,毫無半點信義!」

「還有赤匪不僅不要父母,而且常常要打父母、殺父母!更要出賣自己的祖宗,去拜外國的祖宗!即拜列寧、馬克思等外國人為祖宗!這種土匪行為真是不忠、不孝、不仁、不義,如同禽獸一樣,還能算是人嗎?還能算是一個中國人嗎?」

「共產黨要教我們中國人都變成一個不忠不孝,無禮無義的禽獸!就是不許我們做一個人!」蔣介石力主剿匪,希望解救匪區的百姓,不讓他們在匪區淪落,失去人類的道德底限!

當有人將抗日救國的希望寄託在共產黨身上。蔣介石說:「所謂共產黨,比從前一般的土匪,如赤眉、黃巾、黃巢、李闖之類,格外還要殘暴,還要下流,還要禽獸化。」

為甚麼這麼說呢?中國史上,歷朝歷代出現的土匪雖然反抗朝廷,卻不敢不認祖宗,「如今赤匪所拜的祖宗卻是馬克思、列寧一般外國人,並且還正式喊出『不要祖國』、『擁護蘇俄』等口號,這不是明明白白出賣自己的國家,不要自己的祖宗嗎?」這種土匪怎能救國?在《耶穌受難節證道詞》中,蔣介石認為共產黨是人類最大的敵人。如今中國人的退黨大潮,或許即是對蔣當年剿共,未完成之大業的響應與延續。

忍辱負重

中國古訓言:「人見目前,天見久遠。」日本侵佔中國國土,各界人士對蔣介石口誅筆伐。蔣介石遭到外界誹謗,一直含垢忍辱。

根據已解密的蔣介石日記,右上角開頭寫著二個字「雪恥」。他對日本的侵略行徑,充滿了憤怒。然而國力衰弱,只得忍氣吞聲發展實業,振興國民經濟,做好武裝軍備。為抵禦日本全面侵華隨時到來,他一面著手剿匪,一面抓緊時間推動國防經濟建設,誠如宋美齡所述,蔣介石「在此起彼息安內之中及應付強敵行動中,勉強的爭取了十年建設的時間」。

後來,蔣介石在著作中表示,「故在此十年之中,國民政府在忍氣吞聲,戰慄危懼,朝不保夕的險惡環境之下,猶能促進國民經濟,使消費品進口逐漸減低,而機械工具進口逐漸增加,足以考見國內農、工、礦業進步的事實。」並在交通和財政方面取得顯著成績,「使軍事與經濟猶能立於不敗之地者,實賴於此」。

在蔣介石百年誕辰紀念文中,宋美齡緬懷他的大忍之心,「他(蔣公)以基督徒背負十字架的精神,從事於救苦救難的革命事業」,滿腔懷抱對中國和同胞之仁愛,「因而能忍人之所不能忍,亦決人之所不能決」。

為顧中華大局,蔣介石每每忍讓為國,腐心茹痛,委屈求全,為中國爭取「黃金十年」。中國經濟大力發展,舉國軍政日益向榮,為日後國軍大揚國威,浴血奮戰,最終戰勝日本,打下了厚實基礎,終是洗刷了蔣介石不抗日的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