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像一下,如果中國政府能夠接觸到美國的每一個湯姆、迪克和哈里的帳戶……他們就有能知道你的銀行帳戶是甚麼,是哪一種,你的收入是多少,以及你是否遇到了財務困難。

今天,我要採訪投資商凱爾巴斯(Kyle Bass),他是海曼資本管理公司的創始人和首席投資官,也是「應對中共當前危險委員會」的創始成員。

巴斯表示:「我認為這(中共通過推出數碼人民幣輸出數字專制)是過去50年中對西方的唯一最大威脅,而這正在被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現狀)所掩蓋。」

我們討論了中國的新數碼貨幣——數碼人民幣的危險性,以及為甚麼凱爾巴斯認為中共政權實際上是在故意搞垮其住房市場。

今天,中國的銀行資產相當於GDP的350%,而房地產正在崩盤,因此你只需做些粗略的數學估算,就能意識到他們正在經歷一場真正的金融危機。

我們還仔細審視了正在加強中的中俄聯盟。

巴斯說:「中國的銀行系統允許銀聯介入,為俄羅斯銀行提供美元支付系統。現在,我們制裁銀聯了嗎?沒有。我們制裁了中國的銀行嗎?沒有。」

這裏是《美國思想領袖》節目,我是楊傑凱(Jan Jekielek)。

楊傑凱:凱爾巴斯,歡迎你再次作客《美國思想領袖》節目!

巴斯:我很高興!楊。

中共數碼人民幣 為何是生死存亡的威脅

楊傑凱:上次你談了,大約是在一年前,我們談到了中國的數碼人民幣,以及它在根本上構成的威脅。你把它描述為一種生死存亡的威脅,根本上講它就如同打了雞血的社會信用體系(的一環),將影響許多其它國家。那麼,現在,隨著俄烏戰爭爆發以及中國對此的態度,我們看到數碼人民幣的使用正在加速。我不知道是大舉加速還是稍有加速,就請你說說吧。

巴斯:當然可以。隨著今年年初的北京冬季奧運會——我們稱其為種族滅絕運動會,中共所做的事情之一是強迫參賽者註冊並下載使用數碼人民幣的應用程式,並強迫他們在北京期間將其用作支付系統。

當然這是強制使用電子人民幣的開始,我的意思是,這將是中國推廣它的方式。他們肯定會強制自己的民眾使用它,不過,他們在這次全球推廣電子人民幣中的目標是多方面的。

第一個方面是,他們很想嘗試減少對美元的依賴。中國在全球交易中約有87%是以美元結算的。他們極度缺乏能源,極度缺乏食物,極度缺乏基礎材料。他們每天都要在世界各地購買這些東西,沒有人信任他們的貨幣,他們仍在使用一個封閉的資本帳戶。因此,他們不得不做甚麼?他們不得不使用手頭的美元來結算,因此,他們想要做的,第一是減少對美元的依賴。

而也許比第一個方面更接近的目的,或者叫第一方面的A部份,是他們試圖從根本上把中國的技術堆棧出口到全世界西方和東方發達國家的每個人。這意味著,它不是一個簡單的數碼支付應用程式。

這是一個可以追蹤你的位置、你的姓名、你的社會安全號碼,你全部的身份識別信息的應用程式。它有地理定位能力,能提供了一條從中國政府到個人的直接線路,可以超出執法部門的職權範圍,超出銀行監管機構的保護或監督範圍。

想像一下,如果中國政府能夠接觸到美國、歐洲和加拿大的每一個湯姆、迪克和哈里,他們就有能力知道你的銀行帳戶的內容、帳戶的基本情況、你的收入多少,你是不是遇到財務困難。想像一下,他們可以交叉運行一種算法,說「讓我們來尋找使用Tinder(交友手機應用程式)的美國政府僱員,他們缺錢,也許已經結婚,我們可以立即腐蝕他們」,這給了他們一個方便的通道,去腐蝕世界上任何一個可以腐蝕的人。這是一個真正的國家安全問題。

數碼人民幣:輸出數字專制的途徑

所以,這是他們用來輸出數字專制的一種途徑,這是他們用來輸出脅迫,輸出賄賂,輸出他們在世界各地的一帶一路國家的所作所為的一種途徑。我認為這是過去50年來對西方的最大威脅,而它正在被俄羅斯對烏克蘭的入侵所掩蓋。在過去的三個月裏,你看到了多少篇有關數碼人民幣的文章?幾乎沒有,對吧?是有幾篇,但都不是很重要的,缺乏真知灼見。

楊傑凱:嗯,那麼按理說,從根本上講,俄羅斯及其中央銀行受到了制裁,俄羅斯一直在尋找其它支付方式。我記得匈牙利說過,「好吧,我們將使用盧布來支付(從俄羅斯購買的)能源費用。」而中共當局正在與俄羅斯結盟。我們談到了種族滅絕奧運會,期間他們簽署了一項緊密合作的協議。我知道你非常了解這件事情,也許你現在可以為我們分析一下。

巴斯:是的,我認為世界需要回去重新閱讀2月4日習近平和普京簽訂的聯合聲明。他們發布了一份公開的新聞稿,逐條說明了他們的新戰略夥伴關係將是甚麼樣子,說戰略合作領域「無禁區」,這當然意味著包括高超音速技術、核技術,以及所有他們可能合作的好壞的方面。聲明中,俄羅斯的普京基本上表態支持了(中共)對台灣分裂分子實施統一的概念,中國(中共)也部份支持俄國對俄羅斯的重組,實質上就是再次篡奪烏克蘭。

是他們說的,他們出來告訴你他們是誰,他們要做甚麼。他們本質上在中共、俄羅斯和世界上其它邪惡政權之間形成了新的威權主義軸心。我認為這場戰爭的實質,就是迫使世界分化成基於規則、基於人權的西方發達國家和威權主義軸心國家。我認為,在未來幾年,世界將繼續朝著這兩個方向迅速發展。

病毒是實驗室設計的 疫情衝擊經濟

楊傑凱:我想稍微換個角度,直接看看中國的情況,比如說特別關注一下中國的經濟。首先,我們剛剛擺脫——我希望是這樣——一些非常困難的冠狀病毒政策,其對美國經濟、社會等產生了難以置信的負面影響。當時,由於受到中國政策的刺激,我們在美國這裏也採取了封鎖政策,這是從來沒有人做過的。

因此,各地的經濟都受到了衝擊,中國經濟一度受到了衝擊,但是他們更快地走出了困境。那麼,隨著美國擺脫困境,現行的中國COVID政策和美國的政策對經濟帶來的影響有甚麼不同?坦率地說,就在我們說話的時候,中國正在回歸舊的(封鎖)防疫政策,比如在上海和深圳。

巴斯:我對這個問題有一個略微不同的看法,其實,我想,你和我沒有討論過這個問題。如果你認可世界衛生組織作為武漢病毒,或新冠病毒,或隨便你叫它甚麼病毒的仲裁者,並且樂意接受世衛組織的感染數字和各國的死亡數字,如果你認可這些數字是真實的,那麼僅根據這些數字就可以得出一些非常有趣的結論。在14億人口中,中國聲稱的死亡人數不到5,000人。

如果你想按組群進行細分,分離中國人的基因組,或者說讓我們單看東亞人的基因組,會看到世衛組織對他們世界這些地區的分類方式,他們稱之為亞洲的地區,包括了中東,(世衛劃分的)東南亞包括了中東。

那麼,如果你想分離出一個不包括中東的東亞基因組,你要從世衛組織的隊列中減去中東,再加上中國。這一隊列的人口有21億多一點。如果你看一下世界其它地區的死亡率,那麼你就可以推斷,假設一切都是線性的,病毒對一個基因組的影響不比其他基因組大。

你應該會在這21億人中看到有大量的死亡人數。在你的腦海中,在21億人中,你會期望看到甚麼?應該有多少人……如果在一個有75億人口的星球上有600萬人死亡,那麼在這21億人口中應該有多少人死亡?份額上基本上應該是2.1除以7,(70億人是)600萬(死亡)——(21億)應該是180萬左右(死亡),而這個數字是22萬。

所以,病毒不成比例地影響不同的基因組,如果你聽懂了我的話。如果您接受所有這些數字。而且我不是科學家,我只是在做數學計算。我使用世界衛生組織的這些數字,將世衛作為仲裁者。

因此,我不相信這種病毒是通過人畜共患病自然傳播的。我認為它絕對是在實驗室裏設計的,而且我認為它以不同的方式影響不同的人群。所以,當我聽說深圳實行封城時,1,750萬人一下子就被封城了,巧合的是,最耐人尋味的是,在那一周在德州西部的原油達到每桶123美元的高點。也許這只是一個巧合。

封城致價格飛漲 房地產危機 為何仍能撐住

然後,當他們宣布對深圳封城時,原油從123下跌到100以下,五天內下跌了27美元。然後它又回升到117美元。而在這之後的兩天之內,上海分兩個階段實行封城,這使得油價在三天內又下跌了20美元。

所以,楊,我認為中國其實正在拚命控制的是通貨膨脹。他們的能源價格飛漲,他們的食品價格飛漲。所有這些正在發生的事情他們作為一個政府全都無法處理。我認為他們現在很恐慌。

楊傑凱:他們似乎無法處理的事情之一是這場房地產危機。中國經濟大約三分之一依賴房地產,泡沫巨大。它比美國曾經發生的任何事情都要大幾個數量級,我猜,對不對?

巴斯:哦,真的嗎?是的。

楊傑凱:目前還不清楚,看起來其正處於崩潰的過程中,但有時,居然,它仍能撐住。我知道你一直在關注這方面。

巴斯:是的,第一,基本上講,房地產在中國的規模很大。不只是住房,民用地產和商業地產約佔其經濟的三分之一。在美國,這一比例約為17%或18%。所以它在中國影響很大。你關注的可負擔性方面,中國一線城市的平均住房價格,除以平均收入或收入中位數,其價格達收入的35~36倍。

與美國的情形相比,美國在2008年發生住房危機時,我們達到了6倍,這就是可負擔性崩潰的限度。那麼,相比之下,在中國會發生甚麼?我的看法是,他們有一個封閉的系統(與開放世界不同)。

中國他們在牆內有自己的系統,有自己的宣傳機構,有自己的經濟,有一切以人民幣為基礎的活動。他們與世界其它國家的往來基本上是以美元為基礎的。在國內,這棵經濟之樹可能會倒下,但是沒有人能夠聽到,因為中國人民銀行(中共央行)可以隨心所欲地印刷貨幣,而且他們已經這樣做了。

他們可以填補銀行的漏洞而不引起危機。他們可以手腳並用保持所有30個盤子旋轉,但是重要的是,要注意習近平沒有意識到的方面,中國的經濟計劃者也沒有意識到的方面。現在,我來提醒大家,中國的這個遊戲只玩了20年。

他們從2000年初才有了某種基於資本主義的經濟,而美國在這方面已經有超過100年的歷史了。看看我們在2008年把它搞得多麼糟糕。

不顧一切印鈔 房地產搞投機 人口大量減少

我只想說這一點:相對來說,玩兒這個遊戲他們還是新手,但是他們走到了這一步:不顧一切地印鈔,在中國的房地產領域裏搞投機,以至於實際上造成了人口大量減少。

因此,今天在中國發生的情況是,中國女性的平均生育率現在只有1.2,而你需要2.1的出生率,才能實現人口平衡。我們都知道世界上各個國家的人口趨勢是甚麼樣子。在中國,我們知道,由於獨生子女政策,將會有一個相當大的下降趨勢。

楊傑凱:所以說,這一切都是建立在這個巨大的人口漏洞之上,他們不知道如何應對。

巴斯:說得對,他們的人口趨勢曾經(一度)已經相當線性化,現在在非線性移動,在2040年和2050年之間,將出現人口數量大幅下降。但是現在發生了一種情況,他們允許房地產價格如此飆升,以至於有效地打擊了整個中產階級的購買力。

所以正在發生的事情是,中國的男性和他們的父母住在一起,不結婚,也不生孩子,因此,出生率暴跌,這是房地產市場炒作猖獗的直接結果。因此,你看到習近平在壓制房地產市場,就在上周五,多個開發商剛剛停止了在香港的交易。

開發商們說,「我們就是無法提交我們的年度報告。」你們無法提交年度報告是甚麼意思?你們一直在撒謊,現在你們不知道該怎麼說了。他們的槓桿率過高,他們現在都要破產了。好吧,中國政府會用人民幣對它們進行重組,那是絕對的。如果你是一個西方人,持有(中國地產股的)美元債券,我說,你最終會得到你應得的,那就是歸零。因此,我認為中國政府正在有意讓(房地產)價格回落,然後他們將讓房價保持不變,或試圖保持不變,以便持續改變其人口結構。

所以,該趨勢將不會是一個崩潰並通過印鈔帶來的立即反彈,每個人都會(因房價飆升)感到高興,就像我們美國在2008年和2018年(危機)時那樣:我們採取了重大的重大舉措,因為我們可以印鈔並扭轉危機。在中國,影響不大。

實際上現在(美國)這裏也在發生這種情況。我們都知道,資產價值上漲得如此之多、如此之快、遠遠超過收入,以至於我們的實際收入為負。

所以我們都在這個桶裏。這是由於中央銀行在經濟上扮演上帝的角色,你我都知道這不可能無限期地發生。我們會遇到這些麻煩。所以我認為中國正在發生巨大的重置。它是由政府實施的,以利於政府,利於中國的長期發展,不利於任何在中國投資的人。

中國缺少能源、食物、基本材料

楊傑凱:很精彩!實際上,關於你之前的觀點,我還沒有聽說過關於病毒實質上具有針對不同人口的特異性的說法。你最近有沒有看到這方面的任何科學論文?是否看到過任何關於這個問題的實際研究?出於好奇(我想了解),我們正談及一個理論,有人會調查它。

巴斯:是啊,這不是一個理論。我實際上向你展示的是真實數據。我只是整理了一個電子表格,花了好幾個晚上。在我工作的時候,發生了一些非常有意思的事情。過去,如果你去世衛組織的網站看數據,可以下載一個Excel電子表格,其中一欄曾經是每10萬人的死亡人數,是為了給你一個可以與世界上其它國家相比較的數字。中國的數字比阿塞拜疆好,比許多其它地方好。

楊傑凱:但是我們剛剛討論過,我們不能相信中國(中共)的任何數字。我不是說它可能會低很多,但我認為,不是5,000。

巴斯:對,嗯,讓我們假設跟蹤誤差為1000%,它(中共發表的死亡數字)仍然沒有接近應有的數字。如果有一個對數正態分布,或者我們只是說,如果世界各地的死亡人數是線性分布,你會看到一個更多,更多……你會看到一個高得多的數字。

因此,人們會認為許多其它東亞國家正在報告合理的數字、真實的數字,讓我們乾脆假設中國不真實。我想說的是,如果你去查看這些數字,我不是一個遺傳學家或遺傳統計學家,但是我可以像你一樣看到這些數字(有問題)。

楊傑凱:是的,關於封鎖的另一件事,我認為非常有趣的是,它與油價降低有關。你會認為可能有人在這個問題上搗鬼。這還影響了蘋果和Tesla的產品。我們剛剛在 「聚焦中國 」(China in Focus)節目中採訪了蒂凡妮梅爾(Tiffany Meier),我們(媒體)的一個節目剛剛報道了此事。封鎖的影響相當大,影響不侷限於中國國內,我想。

巴斯:是的,對,重申一下,你想想中國缺少甚麼?他們每天迫切需要甚麼?那就是能源、食物、基本材料。所以封鎖沒有(產生好的效果)。它已經對技術產生了類似的影響,對全球經濟學家產生了類似的影響,立即重新勾勒了中國的增長數字,從而重創了中國極度短缺的大宗商品市場,重創了金屬行業,重創了食品價格,重創了小麥生產,重創所有這些不同的行業,這些行業宣布:「中國的需求將受到影響,因此,我們需要改變我們的預期。」

中國經濟面臨風險 資金流出量呈指數級增長

嗯,這可能正是中國(中共)希望他們做的,因為你和我都知道中共一直在囤積糧食。在普京發動入侵之前,他們一直在儘可能多地儲存能源。這是人們不知道的事情。在過去10年中習近平和普京曾經會晤40次。在過去的10年裏,我還沒有和我的大家庭見過40次面。不要告訴我:他們並不親密;也不要告訴我:這個計劃在過去十年中沒有被研究過。他們一直在合作。他們都知道。普京等到(北京)奧運會結束後才入侵(烏克蘭),這不是巧合,這不是巧合。

你去看看中俄之間的所有言論和市場上的宣傳。他們在12月、1月明確表示,沒有任何入侵計劃,俄羅斯國防部長說。因此,一切都擺在那裏,楊,包括這些會晤、2月4日的(中俄)聯合聲明以及所有關於病毒的工作。重申一次,我自己都開始覺得聽起來太陰謀論了,但是我想了想,是誰從病毒中受益,誰沒有受益?你或許還記得,中國的經常帳戶,本質上是(反映)資金流入與流出,正在進入負值領域,是為甚麼?

中國民眾被允許到國外旅行、消費和投資,你猜他們要用甚麼來消費?沒人收人民幣,所以他們不得不花費美元、歐元、日圓或英鎊,因此,資金流出量呈指數級增長。與此同時,香港的抗議活動達到了頂點。神奇的是,冠狀病毒發生了。這能讓中共做甚麼?這使得中共可以關閉國際旅行,鎮壓本國人民,並悄悄接管香港。因此,所有這些事情對中共來說都恰到好處。

楊傑凱:是啊!

巴斯:恰逢其時。

楊傑凱:非常驚人。

巴斯:是啊,而且他們仍然被封鎖著,他們的經常帳戶非常積極,他們在建立美元儲備,同時他們嘗試推出他們的數碼人民幣。這似乎是一個環環相扣的邪惡計劃,回顧一下你就知道了。

楊傑凱:然而,你仍然認為中國經濟面臨極大風險,因為它的(銀行資產)價值相當於GDP的350%。

巴斯:沒錯,那是他們的銀行系統。美國的銀行系統在2008年陷入危機時大約是我們的GDP的1倍槓桿,所以我們有大約17萬億的(銀行)資產,有大約17萬億的GDP。如果你把資產負債表以外的非銀行資產,比如房利美和房地美產業,以及衍生品小市場這樣的資產包括在內,它就達到了1.75倍。今天中國的銀行資產佔GDP的比例是350%。

這意味著他們的銀行比我們銀行的槓桿率高得多,其經濟的三分之一依賴於房地產,而房地產正在崩盤。你只需做些粗略的數學估算,就能意識到他們正在經歷一場真正的金融危機。現在,中國人民銀行可以用人民幣填補這些漏洞,但是對中國的美元投資者來說,中國的美元債券指數達到有史以來最高收益率,意味著價格處於最低水平,而且將繼續走低。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 如何有效制裁

楊傑凱:那麼,讓我們說一說俄羅斯局勢。我不禁注意到,就在這次採訪前不久,你看到財政部長基本上在說,「對於中國」,這是我的轉述,「看看我們怎樣對付俄羅斯吧,如果你們以這種方式行事,那麼同樣的事情也會發生在你們身上。」美國副國務卿溫迪舍曼(Wendy Sherman)對此表示贊同。對此你是怎麼看的?

巴斯:如果美國,以及我們說的西方盟國,不打算參與一場熱戰,那麼我們決定做的就是提供一些致命性武器援助(給烏克蘭)。但是我們最舉足輕重的措施恰是(對俄羅斯)經濟制裁。迄今為止,我們所實施的制裁措施有很多屬於宣傳,沒有太多付諸行動。我的意思是,我們並不願意制裁俄羅斯的主要業務。他們三分之二的經濟是向世界其它地區出售原油和天然氣。

他們每天生產約1,150萬桶原油,出口800萬桶,消費約350萬桶。因此,在我們拒絕制裁普京的能源業務的每一天,西方其它國家都會給他送去大約8億美元的資金。想想看吧,800萬桶×100,而且這還不包括天然氣——這是另一項,大約每天另外2億美元。無論如何,我們還沒有有效地制裁俄羅斯。我們制裁了一些銀行,但是沒有制裁處理能源行業所有付款的銀行。

我們制裁的那些銀行,歐洲表示他們也要制裁它們。而德國拖了後腿,沒有跟進這些制裁。因此,是的,我們決定追查俄羅斯的高層、寡頭,我們知道他們與普京勾結並分享資金,或幫助保護他在世界各地的個人資金,但是我們並沒有阻止血液流向腫瘤。我們一直不願意制裁這種能源行業。

如果我們也不願意制裁,那麼,(雖然,)維薩(Visa)、萬事達(MasterCard)按照我們的主要制裁名單,立即停止為俄羅斯銀行辦理美元支付,就在第二天,發生了甚麼?中國的銀行系統允許銀聯介入,為俄羅斯銀行提供美元支付系統,不成問題。現在,我們制裁銀聯了嗎?沒有。我們制裁中國的銀行了嗎?沒有。我們從來沒有,也不敢,對違反我們的主要制裁措施的各方進行二次制裁。

因此,楊,如果我們的制裁是真實的,就不該是(佈滿大大小小漏洞的)瑞士芝士,然而現在它是一塊巨大的瑞士芝士。我們給予制裁,然後在財政部的網站上給出了如何變通的提示:「如果你與能源、任何能源服務,或任何能源業務的供應商有往來,你就可以豁免。」我們還會告訴你如何繞過制裁。因此,我的觀點是,如果制裁是一個主要工具,我們最好使用它,我們應該立即制裁他們的能源行業,這當然會導致原油可能上漲到每桶200美元。

這會造成傷害,但是它真的、真的、真的會讓俄羅斯舉步維艱。俄羅斯的產量每天下降約55萬桶,因為一些西方國家由於道義上的原因或擔心他們將來可能受到制裁而不願意購買俄羅斯的原油。這對俄羅斯的生產產生了巨大影響。原油在他們的管道中倒流,迫使俄羅斯的能源公司停產。想像一下,如果我們全面制裁他們的能源行業,那麼只需六個月我們就可以讓他們的能源停產,真正切斷流向腫瘤的血液。我們也會付出代價。

但是,如果我們真的想實現變革,我們需要在制裁上一路走下去,並表明我們是認真的,因為我們仍然掌握著所有的底牌來阻止這一切,或者說,大大減少在烏克蘭發生的殺戮、強姦和破壞,並阻止中國(中共)可能對台灣採取的行動。

楊傑凱:凱爾巴斯,很高興能再次採訪你。

巴斯:謝謝你的邀請,我很高興,楊。#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