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十個月籌備,美東「逃港罹難知青紀念碑」將於6月15日(周三)中午12點正式揭幕。這個紀念為爭取自由幸福而獻出生命的同代人碑石,終於矗立在美國這塊自由的土地上。

紀念碑背面是搜集到的第一批罹難者名單,共176人。(紀念碑籌備小組提供)
紀念碑背面是搜集到的第一批罹難者名單,共176人。(紀念碑籌備小組提供)

六十年代至七十年代末,以下鄉知青為主體的廣東逃港者,在奔赴香港,爭取自由、幸福的過程中歷盡艱辛凶險:他們有些人餓死在長途跋涉路上,或摔死於懸崖峭壁下,或葬身汪洋大海及鯊魚巨吻,有的甚至慘死在槍口下。

究竟當年有多少人在逃港過程中死去?他們姓甚名誰?這些數字難以統計,當局希望這一切自然而然地從歷史長河中消失,成為永遠的秘密。

記住歷史的殷鑑,人類可以少犯很多錯誤。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歷史,應該由自己記錄下來。作為逃港倖存者,為了紀念這一個個同年代年輕鮮活的生命,他們在餘生,打算為逃港死難者立碑,就是用行動來記住這段歷史,警醒後世。

2014年,香港一批逃港成功的知青排除重重困難,在香港離島建立了第一座「逃港罹難知青紀念碑」,每年五月一日都去悼念拜祭。但從2020年起,紀念碑在香港,繼續保存以及每年拜祭幾乎再不可能,故此,他們即與現在美國落地生根的逃港者商量,是否把紀念碑建在美國,讓這些屈死的冤魂在自由世界能有個永久的安身之所。

「逃港罹難知青紀念碑籌備小組」於2021年7月成立,選擇了在美國墓園建立紀念碑。根據美國法律,只要購入墓地,樹起墓碑,陵園即負有永久管理的責任,保證了紀念碑的永續性。這些倖存的逃港者說:「即使我們故去,此紀念碑仍永久長存。」

其後,立碑各項事宜按部就班展開:紀念碑為同一地基的雙碑,採取越戰紀念牆形式,以鐫名紀念為主;工程則借鑑紐約中華公所為老僑立碑經驗實施。第一碑正面為中英碑文,反面及第二碑正反面均為罹難者姓名。

目前第一碑已竣工,176名罹難者姓名刻於其上。第二碑正反面罹難者名單仍收集中。這些慘死的冤魂,將在綠草如茵肅穆的陵園中,供親友、後輩及各界人士拜祭並永遠紀念。

紀念碑碑文:「魂兮歸來  僅續2014年在港同學立碑初衷,今在美利堅立此碑,以紀念在二十世紀六、七十年代為追求自由幸福,從廣東越境偷渡港、澳途中,不幸失蹤死亡的知青同學及同代人。在無依之地上空飄蕩的孤魂,歸來兮,天涯何處無芳草?願你們從此在這片自由的土地上安息。美加廣東同學 敬立」。紀念碑對聯:「越山越水越界 越海英魂永存」。

罹難知青姓名的收集

建碑最艱難最迫切的工作,是收集逃港罹難者名單。畢竟五十年歲月流逝,記憶淡忘,同年代人分居世界各地,收集名單是件艱鉅的工作,極需靠大家共同努力,更要多方求證,才能有較理想的結果,所需資料包括:死難者姓名,就讀學校或居住街道,最好還有遇難大概的時間地點。

收集名單之事得到世界各地朋友的大力支持,特別是香港最早立碑卒友們的幫助。目前收集到的名單來自美加各地、澳洲乃至中國大陸。核實名單的過程同樣艱巨,終於把第一批176個名單鐫刻在紀念碑上。

逃港罹難知青究竟有多少人?不少長期研究此一專題乃至親歷逃港者都認為極難確定。但較為普遍認為佔逃港者的5%至7%。以此類推,罹難知青接近一萬人之譜,雖然無力把名單收集全,但將盡力而為,讓更多屈死的冤魂能在美國自由土地上安息!

籌款宗旨及進程

建碑需要款項,至2022年4月30日,捐款總額達72,651美元。在支出方面,購買墓地六塊3萬元,另6塊墓地訂金1千元(紀念碑佔12塊墓地),紀念碑地基費7,424元,紀念碑費3萬零800元,合共69,224美元。目前餘款尚未足夠支付應付而未付的款項。

所有捐款出於對建碑的自願支持,專款專用,所有捐款只作建碑及以後建立「逃港知青網」用途,絕不可移作他用。捐款統一寄至Guangdong Alumni AssociationPO Box 13085,NY 10013, 支票抬頭為Guangdong Alumni Association ,並請留下回郵地址以便寄回收據。「逃港罹難知青紀念碑」地點:新澤西恆福墓陵園Cemetery in Lafayette, New Jersey;11 Sunset Inn Rd, Lafayette, NJ 07848(距紐約市60分鐘車程)。#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