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位神秘的中國人在新加坡購買了20套房產,價值超過6,000萬美元。據說,這名買家還準備再買10個單位,最終交易額會超過7,300萬美元。

另外一個相關消息是,螞蟻集團也去了新加坡,它旗下「星熠數字銀行」(Anext Bank)6月6日正式在新加坡開張。同一天,上海復星醫藥宣布斥資1億5千萬美元,買下新加坡最大私立癌症治療中心OncoCare。

大家知道,中國人下南洋,歷史上由來已久,而近幾年,下南洋似乎又成了新潮流,那麼是甚麼原因讓越來越多的中國富豪轉戰新加坡呢?這些有錢人是如何在新加坡成立公司的?在中國的資產又是怎樣轉移到新加坡去的呢?

今天,我們就來聊聊這個話題。

中國富豪新加坡買房

那麼,剛才我們提到的那位在新加坡大手筆買房的神秘人來自哪裏呢?據新加坡媒體介紹,這名買家來自中國福建,他買房的錢是從印尼轉入新加坡的。

事實上,這股下南洋的潮流從2019年香港反送中就開始了,隨著中共當局對科技、教培等行業的整肅,還有習近平提出的「共同富裕」,以及現在的「清零」封城政策等等,都讓很多中國大陸的富人感受到「運動又要來了」!

自從中共竊取政權以後,不論是農村的還是城市裏的有錢人,幾乎人人都捱過整,家裏的錢財就更不用說了,不僅被中共搶走,能保住性命的也只是少數。所以,雖說新一代的富豪不一定親身經歷過這些傷痛,但是這種被洗劫、被迫害的烙印,可能很難從中國人的心中抹去。所以,現在的中國富人都想著法子要「潤」(Run)出去。

為了能儘快逃出中國,他們的移民目標已從歐美轉移到亞洲,因為這些國家的移民門檻相對較低,沒有移民監,而且辦理周期也比較短。

於是,我們看到,新加坡成了首選。為甚麼呢?因為,新加坡佔據了語言和稅務的優勢。在新加坡幾乎沒有生存障礙,大部份人都會講中文,加上新加坡沒有財富稅,這也受到了投資者的青睞。如今,即使新加坡將移民的門檻抬高到了差不多1,500萬美元的價位,但還是擋不住移民們的熱情。

當然有了想法還不夠,還要看如何落到實處。要想移民,首先要把錢弄出來,很多中國富人通過信託在新加坡購買多套房屋,然後把自己名字藏在信託後面來避稅。

為了杜絕這類問題,5月9日,新加坡財政部表示,對於將房產轉讓給匿名受益所有人的信託,政府將對買方徵收35%的額外印花稅。此外,外國人買房,繳交的印花稅率也從20%增加到了30%。我們剛才提到的那位購買了20套房產的中國富豪,估計僅僅稅金這一項,就要交出2,200萬美元。但出於對「共同富裕」的恐懼,中國的富人寧可多砸錢,也要逃出來。

2021年新加坡房屋價格創下十多年來的最大漲幅,尤其是,豪宅的銷售額同比增長了兩倍。如今的新加坡,已成為僅次於美國的全球第二大海外地產投資國,2021年的投資額高達370億美元,比2020年高出一倍。

新加坡成中國資金的避風港

除了通過買房走資外,很多中國富人還通過在海外開設家族辦公室來轉移資產。

在中國,要想把錢弄出來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兒,因為每年只有5萬美元的換匯額度。早前,還有一些地下錢莊可以偷偷換匯,到了後來,中共政府對移民和資金外流的管控越來越嚴,於是,「家族辦公室」成了一個新趨勢,它成為協助富人管理海外投資、移民的正常管道。

家族辦公室是一種企業工具,為的是規劃和管理投資,以傳承家族財富。在新加坡,家族辦公室有包括單一家族辦公室和聯合家族辦公室兩種形式。單一家族辦公室只為一個富裕家庭提供服務,聯合家族辦公室集中資源處理兩個或更多家庭的事務。

2018年,新加坡只有27間家族辦公室,而到了2021年,這個數字已經達到了453間,短短4年翻了16倍。截至今年4月,不到半年的時間裏,新加坡新成立了143間家族辦公室,其中63間來自中國。我們以最低門檻單價360萬美元來計算,可以發現,中國富豪至少帶出了2.3億美元到新加坡。

不過,隨著移民人數的增加,新加坡修改了這個規定,這個被稱為13O的投資,其門檻翻倍到730萬美元,並且申請人還要承諾在兩年內將基金管理規模增加到1,500萬美元。

有當地企業服務公司表示,過去12個月以來受理要求成立家族辦公室的業務量,增加了一倍。大部份諮詢者來自中國大陸。他們咨詢的內容都是關於如何在新加坡成立公司?如何把他們在中國的資產轉移到新加坡?這家公司目前已為50位客戶在新加坡成立了家族辦公室,每個人資產都在1,000萬美元以上。

新加坡一家律師事務所也表示,來自中國的客戶數量遠遠超過印度、印尼,還有歐美等國家。

中國新移民 改變新加坡富豪結構

隨著越來越多的中國富豪移民新加坡,他們也改變了新加坡的富豪結構。在最新公布的新加坡前50大富豪中,一共有8位是來自中國的新移民,其財富總額佔前50大富豪總額的35%。

其中有4位中國新移民位居前十名。邁瑞醫療聯合創始人李西廷以176億美元成為新加坡的新首富。

而蟬聯兩年的首富、火鍋連鎖店海底撈集團創始人張勇的財富從190億美元已經縮水到160億美元,排名第四。

此外,上榜的還有東南亞互聯網巨頭冬海集團主席李小東,他以159億美元位列第五,而冬海集團首席營運官葉剛則以31億美元的身家,排名第十。

中國富豪的到來,打破了新加坡原有的財富版圖。在張勇之前,新加坡富豪榜上多是東南亞的老牌家族。執掌新加坡房地產的遠東機構(Far East Organization)以及香港信和集團的黃志祥和黃志達兄弟,曾經佔據新加坡首富寶座達十年之久。

這些老牌家族多是上世紀初「下南洋」的華人,他們的產業多集中在房地產、銀行金融、棕櫚油等傳統行業。遠東機構的黃氏兄弟、邦典置地集團(Pontiac Land)的郭氏兄弟(Kwee Brothers)、豐隆集團(Hong Leong Group)的郭令明等幾大家族,都是深耕房地產行業。

創辦大華銀行集團(UOB)的黃祖耀家族,創辦馬來亞銀行(Maybank)的邱德拔家族,主營的是銀行金融業和酒店業。來自馬來西亞的郭孔豐家族,經營的是棕櫚油和房地產業務。亞洲最大的油漆製造商立時集團、立邦品牌創始人吳清亮,是依靠塗料發家。

而現在新加坡更青睞科技創新等產業,包括數字資產、加密貨幣、元宇宙、人工智能等等。

剛才我們提到,6月6日的時候,螞蟻集團下屬的星熠數字銀行已經開業了,它主要的服務對像是新加坡和東南亞的中小型、微型企業,為這些小微企業提供更多元的全球數字金融服務。對螞蟻集團來說,在新加坡發起數字銀行,是它在東南亞地區業務升級的關鍵一步。

剛才,我們還提到了一家收購新加坡癌症治療中心的中國醫藥公司——復星醫藥,據公司自己的介紹,它的業務包括製藥、醫療器械、醫學診斷、以及醫療健康服務。復星集團早在2015年就在新加坡設立了辦事處,目的是為開拓東南亞市場做準備。

螞蟻集團和復星集團只是眾多在新加坡落腳的中資企業的其中兩家。其它引人注目的還有字節跳動、騰訊、阿里巴巴、華為等大科技公司。

如今,面對全球抗共的局面,中共國快成了「孤兒」,而香港、上海兩顆明珠也因沾染了中共的晦氣,越發變得黯淡無光。

香港上海 雙珠黯淡

我們先來看看香港的情況。從2020年到2021年的一年間,香港人口下降了1.2%,有7萬5千人離開了香港。同時,2021年申請香港工作簽證的總數跌掉了三分之一,最熱門的金融服務行業的工作簽證申請下降了23%。

雪上加霜的是,香港的「動態清零」,導致今年2、3月份又有超過18萬人離開香港,而同期只有不到4萬人進入。在港的美國公民人數也由去年年初的8萬5千人下降到了現在的7萬人。

此外,香港的資本市場也遭受重創,港交所一季度上市的公司只有16家,和去年同期相比少了一半;而上市募集的資金總額更是「斷崖式」下跌,一季度上市只募集到大約150億港元,相比去年同期銳減將近90%。

另外,我們知道,在美國受挫的中概股,一般會選擇回流到香港做雙重上市,但香港股市籌不到錢怎麼辦?最近聽說,蔚來汽車剛剛完成了在新加坡的第三地上市,這或許又是一個風向標?

還有就是,我們看到,許多國際投資機構也從香港搬去了新加坡,而且這個趨勢正在加速。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進一步被削弱。

我們再來關注一下上海,前不久,被「動態清零」嚇怕了的上海人出逃的腳步越來越密集。隨著大批上海居民蜂擁而出,全世界再一次目睹了中國人世紀大逃亡的景象。據了解,這兩年間已有大約50%的歐洲僑民逃離中國。而中共「清零」絕不放鬆的做法,也促使更多外國公司將它們的總部遷出上海,導致上海也逐漸失去了國際商業中心的地位。

而另一方,新加坡卻趁著這個時機,漁翁得利,坐享其成,逐步成為亞洲金融、經貿的中心,同時,也成為中國資本的避風港。其實,並不是新加坡有多麼突出,而是因為中國人,包括在中國興起的新一代富豪們,都對中共政權的殘暴和無情,徹底絕望了。@

財商經濟研究所
策劃:宇文銘
撰文:陳思雨
編輯:宇文銘
粵語配音:Ada
剪輯:曲歌
監製:李松筠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