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6月6日,是湖南工運領袖李旺陽逝世10周年。當年採訪李旺陽的前有線電視記者林建誠,接受本報節目《珍言真語》訪問,表示10年來每逢特定時刻一定會想起李旺陽,又慨嘆中港的採訪環境均收窄。

林建誠分享,他由2013年6月6日開始,每年的6月6日清早六時起床,設置好蠟燭等,「只要我仲有力氣,有呼吸,都希望喺每年嘅6月6號早上,為李旺陽先生點一支蠟燭紀念佢」。

10年過去,他仍然對事件有遺憾,希望「迫自己」不要忘記6月6日,形容李旺陽是在他生命中出現過而很重要的人物,在這困難時刻中,令自己不要遺忘一些人,是自己覺得最重要而且在有限空間內能夠做到的事。

他說在報道李旺陽的事蹟後,除了香港,海外很少人知道,但經過多年之後,在美國和法國都有李旺陽的雕像樹立,自己感到有點安慰,不過不期望會帶來很大的改變,但至少越來越多人認識李旺陽過去面對的困難,和遭受的不人道對待,「多人知對佢嚟講都係一個安慰」。

10年來,林建誠在一些特定時刻會經常想起李旺陽,平時與人分享時「冇乜嘢」,但每年的五月下旬,例如5月22日(李旺陽受訪的日子)、6月4日、6月6日(李旺陽死忌),及11月中李旺陽的生忌(亦是林建誠的生日),這幾天一定會記得李旺陽,自己雖然沒有夢到他,但「到時到候就會自動彈出嚟」。

林建誠說,每年都會打電話給李旺玲,慰問近況、談天。去年趙寶珠(李旺玲丈夫)去世,自己亦感悲痛,但是能夠做的事卻不多,因為不知道國安法出現後「即使你捐助人100蚊,都可能係觸犯㗎喎,咁樣嘅話我哋可以做到啲乜嘢?除咗打電話表達慰問,表達難過之外,其實我哋做唔到嘢」。據他所知,李旺陽逝世10周年之際,李旺玲未能到李旺陽墓前拜祭。

公布真相才有可能釋懷

被問到是否仍然感到內疚,林建誠歎了一口氣,說他一直認為自己間接連累他非正常死亡,必然內疚;但自從與李旺玲(李旺陽胞妹)見面後,便開始釋懷,減少了內心的責備,「但減低咗唔代表可以忘記晒所有嘢」。自己想起這件事,「心裏面必然會內疚,同埋好唔舒服」。雖然經歷10年後自己「放得低」,但是同時傷痕仍然在心中,這類創傷後遺,「唔係三兩年甚至係十年解決得到」。他說,要解決得到「只能夠等成個真相可以好正面地公布出嚟,可能先至會有釋放」。

林建誠現時修讀神學。他說原因是在中國大陸跑新聞多年,環境日漸收窄,已經很難去為社會、普世價值做更多的事,「既然係咁,不如我嘗試換一條跑道」。李旺陽事件亦是其中一個誘因,促成他更多地思考人生的問題,與自己可以做到什麼,事件令他責備自己,希望有一個安靜的環境,思考自己的人生與自己的信仰和人生價值中,是否能夠有另一個景象,於是實行多年來的志願,修讀神學。

李旺陽之死引起香港人極大的關注,但中共官方多年來無改變李旺陽「自殺」的死因。林建誠坦言,「而家已經冇乜嘢諗法,唔會期待佢哋會改變呢樣嘢,對佢哋來講已經係所謂嘅『定案』」。他說既然不能改變其立場,我們只能夠在記憶中不斷提醒別人,李旺陽的死因是不明不白,需要有公正的結論,「至少對逝去嘅一個先人,至少追返一個公道先啱」。

李旺陽接受林建誠訪問後死亡,官方宣稱其「自殺」,當中有大量疑點。林回想,親眼見過李旺陽,「睇見佢嘅步伐,亦都見到佢行路好唔穩陣,雖然佢隻手好有力,但係佢再望前邊嘅嘢就望唔到,係咁嘅情況之下要一個盲嘅人,喺醫院入邊搵一塊布條,仲要自己纏住,仲要搵到一個窗口嚟到去撓實,然後要吊高自己,有冇一張櫈嚟到升高自己,然後隻腳就咁掂住喺地下度,呢啲跡象唔會令人有任何嘅信服」。他又憶述,李旺陽死前一日,得知關於他的報道引起外界關注,仍然說要買收音機,及要醫好自己的眼和耳朵,「呢一個生存嘅意志唔足以令到佢突然間萌生一個自殺嘅念頭,既然佢喺獄中接近22年,咁樣熬過,要佢突然間走上絕路,我覺得呢個係冇可能嘅事」。

嘆採訪環境收窄 香港記者頭上一把刀

當年仍然在中國大陸採訪到李旺陽,之後跑中國新聞越來越難,到今天連香港記者採訪都紅線處處。林建誠說,2019年前後是一個很大的分野,2019年之後的香港記者的採訪能力比起他們一輩的記者好,「因為個環境逼到佢哋要用一年時間就已經有5年嘅功夫」;但採訪環境收窄,「令到大家多咗一把刀係頭上,每做一樣新聞,你唔知幾時呢把刀鍘落嚟」,難以拿捏。

他覺得香港與大陸的新聞採訪環境收窄,「算我消極啲講句,呢個係整體嘅趨勢,大嘅趨勢就係成個政局變咗」,這一代人正值在一個鐘擺的一個極端,不會改變到很多的事。不過他重申「香港記者嘅生存能力好強」,總會有很多方法「鑽空子」,找到採訪的空間,但是要付上很多的代價、人力、心力,「最大嘅問題係人身自由嘅限制,可能會冇咗」,是最大的風險。

悼念六四與李旺陽現時在香港被滅聲,林建誠認為,後者的空間比前者稍為好一點。官方將李旺陽事件限制為地方性事件,發酵程度不似六四事件,李旺陽事件的悼念在往後幾年雖然有收窄及限制,但類似過去以「詩會」的形式悼念,相信「有兩三年嘅空間可以走盞」。至於六四事件的悼念,官方已有定論,當國安法實行後,「上邊有類似咁嘅諗法,下邊嘅人一定會諗得更加多,所以做嘅嘢更加徹底,呢個係必然」,他認為是意料中事,早前已講過,「講得難聽少少,能夠喺過去30年香港人能夠咁樣去悼念,從政治嘅歷史發展去睇,我哋問心無愧,已經賺到」。

「至少我哋呢一代唔會忘記」

林建誠在李旺陽逝世10周年之際撰文發表感言,分享兩節《聖經》經文:

「因為人所做的事,連一切隱藏的事,無論是善是惡,神都必審問。」(傳道書十二章14節)

「因為作惡的必被剪除;惟有等候耶和華的必承受地土。」(詩篇卅七篇9節)

他說以上經文沒有指明某些人或團體,也沒有政治的考慮,「如果有人亂咁諗嘅話,我真係冇辦法」。他慨嘆現在已經進入思想運動的鬥爭中,意識形態、任何一句說話,都可能成為罪名,既然如此,自己亦顧不了這麼多,就按自己的信仰、良心做事。

他提到自己準備將來在神職服侍,會堅持基督教的信仰,亦提到《聖經》給人很大的安慰,當中亦有報應觀。李旺陽信神,但未受洗,既然自己與他有同樣的信仰,「不如我就用我哋《聖經》嘅說話嚟到去勉勵佢在天之靈,亦係畀自己嘅勉勵,我哋心存盼望」,故以上述兩段《聖經》經文悼念。

林建誠相信,李旺陽事件「至少我哋呢一代唔會忘記」,看過他專訪李旺陽報道的香港人和外國的人都不會忘記,至於往後有冇人忘記,亦不會在想這麼長遠的事。@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