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二十大預料今秋舉行,北戴河會議前,有關習近平連任問題再起波瀾。近日一份中共文件被發現限制中共中央最高領導人只能任兩屆任期。有觀點認為習近平或會交出總書記,只任軍委主席和國家主席。但這類規定能否制約習?有關中共內鬥與政權未來倒台的關係也令人關注。

中共領導人任期有限制 觀點指習近平或放棄當總書記

6月1日,中共中央黨校退休教授蔡霞發推提到,中共一個叫「黨政領導幹部職務任期暫行規定」(下稱「暫行規定」)的文件於2006年起頒布實施,沒有做過修訂,這個規定至今有效。

大紀元記者發現,這個「暫行規定」,在中國共產黨新聞網、中國政府網均能查到。其中第二條說明,「本規定適用於中共中央、全國人大常委會、國務院、全國政協的工作部門和工作機構的正職領導成員」,等等。

第六條說明,「黨政領導幹部在同一職位上連續任職達到兩個任期,不再推薦、提名或者任命擔任同一職務。」

第七條,「黨政領導幹部擔任同一層次領導職務累計達到15年的,不再推薦、提名或者任命擔任第二條所列範圍內的同一層次領導職務。根據幹部個人情況和工作需要對其工作予以適當安排。」

台媒《上報》6月5日發表評論文章稱,依此「暫行規定」,中共中央總書記一職,只能任兩屆。習近平可能被「暫行規定」約束,只能任兩屆的總書記,僅擔任已修憲破除連任限制的國家主席和無任期限制的軍委主席。而據第七條規定,李克強或還可以擔任一屆(五年)的正國級的其它職位,包括總書記。

文章認為,總書記被習作為和反習派求妥協,是可進可退的籌碼,可能變為虛職。習保有軍權,同時使國家主席從虛職變實職。至於早有傳聞習近平要恢復1982年撤銷的中央黨主席職務,該觀點認為,由於動作太大,習不一定能做到。

另外,江蘇民進網(民進是中國民主促進會,中共治下的所謂民主黨派之一),2017年11月6日,曾發表一個民進淮安直屬二支部的「關於《黨政領導幹部職務任期暫行規定》任期修改的建議」,聲稱:習近平總書記十九大屆滿也就是69歲,建議將「暫行規定」第六條修改為「黨政領導幹部在同一職位上連續任職達到兩個任期,不再推薦、提名或者任命擔任同一職務,但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總書記除外」。

《上報》上述文章稱,圍繞習近平連任的實質障礙,早在中共十九大後就一直在黨內或體制內議論,一直拖到現在,到中共二十大,或有好戲看。

中共黨內文件設限對習二十大難制約?

悉尼科技大學的中國問題專家馮崇義6月6日對大紀元表示,中共其他高層和那些元老要挑戰習近平的理由很多,中共的黨章、還有2006年這個任期暫行規定,這些都是。問題是他們有沒有這個政治意志來放手一搏。

「從八十年代以來,都是任兩屆,這實際是個成文的規定。那麼他們在十九大憑甚麼廢掉(國家)主席的任期制呢?」

2018年3月全國人大通過的《憲法修正案》,取消了國家主席和國家副主席的連任限制,憲法第七十九條第三款刪除「國家主席、副主席連續任職不得超過兩屆」。這廣被視為習近平為第三任期甚至終身掌權鋪路。

馮崇義說:「(暫行規定)它是中央親自做的決定,跟黨章是同樣有效的東西。但是在十九大,就沒有人把這個東西拿到枱面上來,就是為了烏紗帽,為了避免受到習近平的打擊。」

旅澳法學家袁紅冰6日對大紀元表示,這種中共的規定之類,在習近平的眼裏是沒有用的。

「按照憲法,國家主席也不能連任,但是他不是修改憲法了嗎?而且當時修改憲法,是有軍隊進入會場(威懾)的。現在說黨的文件不可逾越,但這些也都是可以被改變的。」

「當年林彪作為毛澤東的接班人,還寫入黨章,(他)不是照樣折戟沉沙了嗎?」袁紅冰說,現在各種猜測李克強,和元老之類可以反掉習近平的說法甚囂塵上。但事實上習近平現在已經建立一整套的個人獨裁的政治邏輯。他通過特務統治,已嚴格地控制住了中共的各級官僚,想要靠李克強、黨內元老來改變這種局面,沒有可能。

不過時政評論員李林一認為,現在《黨政領導幹部職務任期暫行規定》被關注也好,外媒放出的李克強權力上升,將替代習近平也好,可能是中共內部權力鬥爭對外放風的一種方式。

李林一表示,失去一個總書記的職務,對習來說是完全不可接受的,所以他不會願意讓步。對習的反對派系來說,一定會抓住某些機會比如這個「暫行規定」,哪怕是旁敲側擊,也會逼著習在權力上有所讓步。

中共黨內鬥爭與政權終結的關係

最近的上海封城製造的人道災難,讓海外觀察人士更多的關注中共暴政不應延續,在討論它將如何倒台,比如中共黨內力量是否還能起作用。

馮崇義對大紀元表示,中共本身沾滿人民鮮血,貪污、腐敗很普遍,但裏頭有些人是有良知的,「很多潛伏的人你不知道,他良心還在,他是不得已。」但是人是會隨著形勢突變而變化的。

他說:「這個黨很邪惡,但是這不意味著這個黨裏頭所有人都壞。胡溫時期,維穩跟維權之間有拉鋸戰,已經幹了十年,周永康和薄熙來被幹翻了,他們代表維穩的最頑固的力量。(當時)起碼說維權律師、各種各樣的非政府組織還在,家庭教會不斷打壓,但是他們還允許活動。那時候香港出報紙傳回中國,很多書我經常帶回去,有時候它(邊檢)會攔住沒收,不是每次都收,像《趙紫陽的改革歷程》,我就一下子二十本拿回去,哪怕海關看到了,他就打手勢讓我趕快走。

「這不是一人的行為模式,是適應環境的,環境變了,他就變。六四之前,萬人空巷,全國所有大城市的人都是來支持學生的。但後來槍聲一響,就被震住了,後來人又變回去了。所以有時候,人心如流水,因為時勢發生不同變化。」

馮崇義認為,等習近平作為加速師,最後車毀人亡,中國人才覺醒,這是中國多種變革方式裏面最壞的方式,並不是唯一的路。還有其它可能,「比如習近平明天被推倒了,有一個突發事件觸發了轉型。(中共黨內)許多人表現就會不一樣,可能開放政治權力。開圓桌會議,讓大家公推成立一個臨時委員會,召集天下賢達,來共商國是。」

李林一表示,目前中共亂象很多。外界公認黨內存在激烈的權力鬥爭,實際是中共自己在消耗自己。尤其是現在躲在暗處的江派勢力,對習虎視眈眈,等著習繼續犯錯,特別是等著中國經濟繼續向下走,伺機對習發難。未來,內鬥無疑將成為中共垮掉的推動力之一。

袁紅冰則認為,中共違背整個人類歷史發展的趨勢,最後走向滅亡是肯定的。但是「中共黨內的權力鬥爭不可能讓中國走上自由民主。中國自由民主的唯一道路,就是向前蘇聯人民學習,通過全民反抗,實現全民起義,才能真正地摧毀中共暴政。」袁紅冰說。#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