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出入仍須72小時核酸證明 市民搶做核酸打破頭

上海6月1號零時起正式解封,除封控區管控區約65萬居民外,民眾可在周圍一定範圍內自由活動,但出行仍面臨種種限制,包括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和進入銀行、商場等公共場所,都須出示72小時內核酸檢測陰性證明。

上海市民鍾先生:「大多數都解封了,有個別的還沒解。昨天晚上,我到我們家附近的靜安區中心醫院做核酸檢測,排隊排的好長好長,起碼要2個多小時才能排到。你進商場,你都要出示一個核酸刷碼的呀,都必須做啊,所以做核酸,大家都是很氣憤,太麻煩了。」

網上錄像顯示,6月1號晚,上海市第六醫院門外大排長龍做核酸,有民眾說,這隊伍長度和密集度比3月份更甚。

上海市民林先生:「正常出行很麻煩呀,現在對這個核酸非常的反對呀、反感呀,那對我影響大嘞,我腰不好,你看排那麼長隊的,又大家聚在一起,這風險很大的。72小時去掉晚上的時間,實際上是48小時,要隔天做。到公交場所都要核酸,沒有核酸不讓你進。心裡很緊張,天天就老是想在這個核酸上,一天隔一天做。」

6月1號晚,上海一個社區業主群截圖顯示,寧夏路一個核酸檢測點發生鬥毆,核酸攤子被掀。鎮坪路檢測點打鬥更狠,有人頭被打破了。

上海市民林先生:「我看到一個錄像,把核酸亭給搗毀了。心理壓力啊,隔一天就要去做嘛,還排蠻長時間。我們這個國家管理是拍腦袋管理的,他沒有科學論證啊。

對此,有民眾說,昨晚還和跨年似的放鞭炮慶祝解封,今天就兩眼一黑進入下一輪深淵。也有人說,解封像開玩笑一樣的,甚麼時候能恢復正常生活?

河北燕郊通勤族進京遭阻 集體抗擊警察暴力獲勝

6月1日在河北燕郊進京的通道——北京通州白廟檢查站,大批「通勤族」被阻止進京上班,引發集體抗議,大批警察到現場「維穩」,與抗議民眾對峙。在壓力之下,河北省三河市副市長兼公安局局長黃學軍現場表示「可以通勤,能去也能回」。

網上流傳的錄像顯示,大批進京上班的民眾被阻止在河北燕郊白廟檢查站。他們齊聲高喊:「通勤!通勤!」有人高喊「我們要通勤,我們要吃飯」。

民眾:通勤!通勤!

從錄像中可見,現場大多是年輕人。民眾要求對方領導出來解決問題。

民眾:見領導!找領導!

民眾:大白都能進,為甚麼我們不能進?你們手裡有紅頭文件嗎?要核酸(檢測),我們有核算(檢測),要陰性,有陰性,你們憑甚麼攔住我們不讓走?

錄像顯示,大批警察進場鎮壓,與民眾發生暴力衝突,有人被警察按倒在地,憤怒的民眾怒斥警察是土匪。

民眾:打人了,警察打人了!

民眾:土匪!土匪!

在民眾的壓力之下,三河市副市長兼公安局局長黃學軍趕到現場,他表示「可以通勤,能去也能回」。

公安局局長黃學軍:可以走,可以回來,通勤嘛。

抗爭錄像在社交傳媒廣傳,有民眾留言說:這即将爆炸的高壓鍋。

還有民眾說:禽獸、流氓。紅朝要落幕了。

一位在現場的女士6月1日對大紀元表示,目前燕郊可以恢復去北京的通勤了,三河市副市長到了現場。

「今天可以去北京了。在勇士們的努力下解封了。」
「大廠、香河那邊也開了。燕郊通勤是我們爭取的結果!」

該女士介紹說,衝突是在早上9點半至10點15分之間發生的。事發原因是因為通勤證被官方給禁用了。

這名女士說:「集體爭取的結果,現在好多人不需要通勤證就可以進京了,只要48小時核酸就行。從北京也可以回來,不隔離。」

她說衝突現場有一千多人,警察也出動了近200人。警察不敢主動下手,雙方在接觸中,發生推拉,最後就打起來了。「有人扔礦泉水瓶子,然後就打起來了。(警察)抓了2人。在大家的抗爭下,把人放了。」

該女士還提到自己的境況說:「今年3月13號以後就沒怎麼去過北京。3月份開始,有一些人都跳樓了,但是沒有報道。有好多人失業了,還不上房貸,沒有收入,動不動就封,菜還那麼貴。居委會一個個的非常狠,沒有免費物資發放,連個消毒液都沒有,就是天天核酸。」

她說燕郊人太不容易了,「我被領導罵了好多次了,還要我主動辭職。唉~算了,不說了,都是淚。」

北京通州白廟檢查站是連接燕郊和北京的重要進京站點。

位於河北省三河市的燕郊鎮與北京通州區僅隔著潮白河,這裡住著幾十萬「北漂族」,就是外地來北京打工的。他們白天前往北京上班,晚上回到燕郊休息。許多人要乘公交車經過白廟檢查站,再換乘地鐵去上班。

清零重創經濟 李克強向習發難 嚴查統計數據假造

中共國家統計局(簡稱「統計局」官方網站5月31日發文稱,統計局5月30日舉行了一次錄像會議,對開展「統計造假不收手不收斂問題專項糾治工作」進行動員和部署。統計局黨組書記兼局長康義在會議上發表了「動員講話」,還說,要從嚴從快查處一批重大案件、追責一批統計違紀違法幹部。第二天有官員應聲落馬。有分析指,打擊經濟數據造假成為,李克強繼撤掉醫保局為核酸檢測兜底之後的又一記狠招。

據大陸傳媒報道,統計局康義稱,統計造假「是對政府統計公信力最大的傷害」,雖然過去幾年統計局通過多種方式對造假情況進行懲處,但仍有的地方存在「統計造假不收手、不收斂」的問題,因此要認識到鬥爭的「長期性、複雜性、艱巨性」,必須「真刀真槍與統計造假作假行為作鬥爭」。

這篇文章發表後不久,其他中共官媒和各大入門網站紛紛跟進,轉發了這篇文章,或報道了相關消息。

在統計局誓言「真刀真槍與統計造假作假行為作鬥爭」的第二天,原江蘇省委副書記「張敬華」被宣布雙開,其中一項罪名就是「為謀求個人進步搞經濟數據造假,違規干預插手市場經濟活動」。

5月31日,中紀委網站發布了張敬華被開除黨籍和公職的通告。通告列舉了張敬華多項問題,包括「對黨不忠誠、不老實」,「處心積慮對抗組織審查」,「隱瞞不報個人有關事項」,「為謀求個人進步搞經濟數據造假,違規干預插手市場經濟活動」,「非法收受巨額財物」等。

相關消息在網上熱傳,有民眾表示,對於中共官員來說,經濟數據造假從來不是新聞,不造假才是新聞。這次似乎有點不尋常。

時事評論員唐靖遠表示,二十大前,用經濟問題打擊習近平正成為黨內權鬥的一個武器,因為清零已成為把經濟搞垮的罪魁禍首,主管經濟,但一直被邊緣化的李克強自然要拿經濟問題找習近平的麻煩。

真實經濟數據的醜陋,其實是李克強手裡非常犀利的武器,他部署專項打假行動,就是要確保這把刀保持鋒利,這是當前對付清零最有效的武器。而中紀委國監委配合統計局部署這樣的行動,已經透露出了一點對習近平非常不妙的信號:他曾經最為稱心得手的一把刀,現在恐怕已經有了有點倒戈相向的跡象了。

習近平再遇挑戰 企業家呼籲躺平:靜觀二十大

5月29日,上海政府宣布6月1日解封,要求企業盡快復工復產。5月30日,一封題為「躺平清零:復工不復產!靜觀二十大!」的公開信在網上持續發酵、大範圍流傳,最早的標題中的「喜迎二十大」,改成了「靜觀二十大」。

這封落款為「上海部分企業家與投資人」的公開信,提出了包含要求政治體制改革在內的七大訴求。

公開信要求,政治體制改革刻不容緩,給經濟發展解除政治束縛;確立私有財產神聖不可侵犯;還權於民,重新制憲,開放黨禁報禁,消除特權階層。

還表示,將靜觀中共二十大能否帶來生機,在此期間念及同胞生計,不進行罷工罷市行動,而是希望和企業家、公民們達成共鳴,以復工不復產••••••積蓄力量,呼籲企業家和民眾重新收回公民權利,重建國家秩序。

公開信最後寫道:「國家一日不改革,政府信用一日無可重塑,自由市場一日不得指望,我們將永無寧日!••••••我們也期待全國高校學人、社會各界精英和廣大工商業人士,共同聲援。」

台灣知名作家、政治學者汪浩在 FB 帖文稱,上海的企業家忍不住發聲抗議,是在挑戰習近平。

遠在廣州經營鞋業的李先生也在關注上海的情況。他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這次上海的極端清零封控政策,是繼美國對部分中國產品加徵關稅以來,又一個將促使產業鏈移出中國的推力,連中國的廠商也開始在東南亞布局了。

鞋廠經營者李先生:對我們的影響,除了當地採購除了關稅以外,現在又加了一個清零,因為供應鏈的時間會很難掌握,因爲你不知道甚麼時候會(封控)嚴重,你的原物料會延後,一延後你答應客人的交期很容易會達不到,這是加速供應鏈轉移到東南亞的(原因)。

自由亞洲電台試圖聯繫其中幾位與公開信有關的投資人,但他們以安全爲由婉拒受訪。

前上海同濟大學副教授、現居美國的邱家軍向自由亞洲電台表示,響應這封公開信的企業家目前有超過三十餘人,他們所掌控的招工規模超過六十萬人,影響的投資額達數億人民幣。

邱家軍說,這封公開信經過一個多禮拜的打磨,決定屬名「上海部分企業家與投資人」發出,「他們覺得不能署名,誰屬名誰就倒楣」。

邱家軍轉述一些企業家的想法,說:「現在的復工是上海市政府強制復工,要復工要有生產原料、要有工人,要有開銷、給薪水,才能復工。他們現在手裏的錢沒了,其中一人說『被剝奪了』。」

法國時評人王龍蒙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中共二十大之後根本不可能做出政治改革,但也相信,現在選擇以躺平方式對抗當局的企業家,未來會醞釀更多的行動,倒逼當局做出改革。

因支持八九學運而流亡法國的四通公司創辦人萬潤南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企業家們深知,如果中共二十大再不啟動政治改革,他們也終將被綁定在中國(中共)這艘將沉的大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