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大陸高校畢業生人數創歷史新高。畢業生找工作難的問題是當前輿論關注的焦點之一。大陸「30人編制4000人來搶」的報道引發網民熱議。

今年高校畢業生人數首次超過千萬 4000人搶30個編制

今年大陸高校畢業生達1076萬人,比去年增加了167萬人,同時也是歷史上首次突破千萬人大關。

這一千多萬畢業生面臨找工作難的窘境。

當前距離畢業僅一個多月。陸媒「第一財經」5月30日刊登《30人編制4000人來搶,超千萬規模高校畢業生就業難何解》的報道。

報道說,隨著畢業季臨近,疊加疫情、經濟下行壓力的持續影響,「何去何從」仍是不少高校畢業生心中的未解難題。

一名高校英語系輔導員表示,無論是去年秋招還是今年春招,教培機構投放到市場上的名額和員工薪資待遇均銳減,而大量有教學經驗和成果的教培老師持續流入就業市場,還消耗了短期教育市場的部份用人需求,今年畢業的英專生就業難。

建築、管理、電腦等專業的畢業生均感受到出路變少了。

高鑫是電腦專業的應屆本科生,他所在的大學該專業被列入「廣東省2021年省級一流本科專業建設點」的名單。但因準備考研而錯過秋招的他發現,今年春招時,在「脈脈」等求職軟件中,一些「大廠」軟件開發類崗位的招聘信息都消失了。「明明去年秋招時,這類崗位缺口還挺大的。」

獵聘大數據研究院近日發布的《2022應屆大學畢業生就業數據報告》也顯示,近三年來,互聯網行業提供的就業機會雖下滑,但仍是持續釋放就業機會最多的行業。而根據對重點院校(985/211)畢業生的就業偏好調研,互聯網行業同樣是近三屆畢業生投遞人數佔比最多的行業,房地產、金融等領域對高質素畢業生的吸引力有所下降。

黃倩是武漢某雙一流大學英語專業的畢業生,她自大四開始時,為記錄未來一年升學、求職經歷而特地準備了64K手帳本。最近她在本上又劃去了一個就業選項——「山東青島某區事業編制人才引進申考,失敗」。「考研,失敗;選調生,未錄用;武漢某初級中學教師編招考,未錄用;湖北省考,延期……」眼看著被寫下又劃去的一個個畢業去向,黃倩陷入了傍徨。

黃倩所在的外國語學院,今年共計有約90名畢業生,而在該學院「2022年畢業生(本科)意向統計名單」中,選擇考公或考編的人數就超過了30人。而在二戰考研的群體中,也有近半數表示會同時準備考公或考編。

「競爭壓力實在太大了。」她舉例稱,在武漢,如果是考編,今年連一個武昌區某民政局婚姻登記處的事業編招聘,報錄比都達到400:1,而一個公立初中的英語老師崗位招聘,報名人數也常常超過300人~400人。

斟酌再三,黃倩最終放棄了在武漢考公或考編。隨後,她盯上了山東某地的人才引進計劃。

黃倩回憶稱,專業門檻最低也是她唯一有報名資質的「綜合管理崗位」招錄30人,但該崗位報名人數就超過了4000人。「僅是將清北復交的研究生篩出,規模就超過了錄用人數。」

和預期一樣,黃倩報考的消息最終石沉大海了。而黃倩的經歷並非個例。

上述文章一度衝上熱搜,引起網民熱議,「求職難,特別是農村的大學生貸款,借款供讀,畢業後找不到工作,心裏要出現問題的。」「每年大批量的畢業生,大批量的考編生,大批量的考研,就業只會越來越內卷!」

經濟下滑 畢業生:今年最難找工作

上海不僅是製造業中心、外貿中心,也是中國的金融中心,因疫情封閉兩個月,對經濟造成重大衝擊力。

在這樣的經濟形勢下,失業率已經走高——中共國家統計局5月16日公布的數據顯示,4月全國城鎮調查失業率上升0.3個百分點至6.1%,創2020年3月以來新高。其中16歲~24歲人口調查失業率錄得18.2%,創有歷史數據以來最高。

4月城鎮新增就業121萬,不僅低於去年同期的140萬,而且低於2020年疫情期間4月的125萬。這些數字反映出當前勞動力市場的嚴峻形勢,而且這是在今年1076萬畢業生還未正式畢業的情況下。

智聯招聘近日發布《2022大學生就業力調研報告》顯示,截至5月,男性畢業生簽約率約23%,女性畢業生僅有10%,都比去年低。

BBC中文網5月30日報道,馮華美就讀於一所位於長三角的211學校,今年畢業。她苦惱,「以前學長、學姐申請去香港讀一年研究生,成功率挺高的,今年投了三家香港學校,都被拒絕了,據說港校今年特別激烈,211學校都沒戲,非得985。」她感慨,今年真的難。#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