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錄2019年反送中運動的紀錄片《時代革命》今日(1日)在影片網站Vimeo作全球公映,香港市民亦可看到這齣「禁片」。導演周冠威今接受本報節目《珍言真語》訪問,表示自己仍然會繼續堅持留港創作,正籌備一齣劇情片,鼓勵大家「維持正常」。

周冠威表示暫時收到關於《時代革命》的反響「少少,唔算多」。他說現時在香港未至於不知道這件事,但是在社交媒體上、朋友之間,都沒有很多宣傳,或表示自己已觀看,認為現時的香港氣氛「謹慎」。

繼續堅持留港創作 「心靈嘅自由先至係最重要」

「我離開嘅考慮一早已經完結,暫時呢一刻都會維持留低喺香港呢個決定」。周冠威說已有一切的心理準備,在康城影展首映前都已經做好,「走下去,繼續堅持落去」,他說看不到有更多的壓力要令他再思考這個決定,縱使現在電影全球公映,但自己與家人的心願仍然沒有變。

周冠威引述記者何桂藍的話說:「如果離開香港,嗰份自由有啲咩用呢?」他認為每個人對自由的理解都不同,有些人認為是人身安全、家人的自由很重要;但對於自己與家人而言,「心靈嘅自由先至係最重要」,如果離開香港是基於恐懼,到外國仍然會繼續恐懼,「唯一能夠去抵擋呢種恐懼嘅,就係留喺香港,我要爭取自由嘅,我喺香港先能夠爭取自由,我喺外國爭取唔到」。這是自己的信念,自己的性格也是如此。

被問到未來的路是否更難行,周冠威坦言「一早已經難行」,但好像在鍛鍊一般,在電影《十年》之後,「已經冇乜演員同投資者,但都可以有《幻愛》」,在拍完《時代革命》後,寄望好像《十年》之後,有另一套新的電影可以見到觀眾,「仍然繼續去爭取緊」。

他鼓勵大家「維持正常」,透露正在籌備一齣劇情片,不關乎政治與社會議題,好像《幻愛》一般,希望有投資者和演員願意參與,並相信有些人會支持他,又說「呢一刻我係無罪之身,點解我有呢個風險?」他會繼續做好導演的本分,「搵錢搵演員去拍戲」,希望投資者和演員好像他一般,去「維持正常」,等待他能公布完成新一齣電影的消息。

《時代革命》鏡頭遠遠不能表達邪惡、創傷、慘痛

周冠威提到,對他來說《時代革命》最珍貴的是受訪者的訪問,認為他們很誠懇,並付出信任,分享他們的經歷。訪問時正值事件發生不久之後,故他們的情緒仍然很大,通過訪問可以傳遞他們最珍貴的內心世界。

他又透露紀錄片鏡頭以外的事。他說,紀錄片內未能包括受訪者因安全考慮不能宣之於口的事,亦不可能包括在警署、監獄內的情況,「我聽到或者我深深知道嘅邪惡、創傷、慘痛、慘況,而家鏡頭上遠遠不能夠表達,鏡頭以外嘅世界,係更加難以開口」。即使在拍攝時,「有時都唔想影,只係想同佢地喺埋一齊」。

他憶述,曾經跟一名10多歲的少女通電話,當她分享到自己的痛苦時,周冠威最後放棄訪問,着她找社工,「唔忍心再去要求佢接受訪問」。

他希望這部紀錄片能夠維持電影的「正常」的程序:宣傳、發布預告片、參與電影節、在戲院上畫,最後出碟、放到網上,雖然這齣紀錄片基於有特別風險的考慮,但「我好想維持呢份嘅正常,香港太唔正常,我希望我自己維持到正常先」,又說紀錄片實際上是外國的電影,現時是將外國的電影放到外國的平台,希望想看到的人都看到,並指繼英國、台灣後,未來韓國、日本、意大利亦會發行《時代革命》。

談到《幻愛》與《時代革命》同時剪接,對自己是否挑戰,周冠威回應,未算是很大的挑戰,自己投入去做《幻愛》,但對《時代革命》則有另一種心理,兩種心態可以轉換,雖有一點困難,但未至於因此不能工作。

周小龍提投資《時代革命》 周冠威:佢都好大膽

逆權商人周小龍提到《時代革命》是他最值得的投資之一,周冠威回應「佢都好大膽」。他說製作《時代革命》第一筆的資金很快已用完,在2019年11月即尋求更多資金,得到包括周小龍在內的人回應。

周冠威形容,《時代革命》屬於香港人,很多人在這場運動中付出過,電影製作期間亦有很多人合作,更有人無償提供影片,是「眾志成城」的作品,故《時代革命》以「香港人作品」去表達、肯定他們的付出。

被問到想跟觀眾說的話,他說「可以睇啦!」香港人終於能夠在網上看到《時代革命》。他提到,有時覺得自己接受太多訪問,「需要俾返嘅係電影,而呢刻真係可以」,以往覺得香港人看不到這齣電影,自己唯有接受更多訪問,但現時重點不是聽他訪問,而是去看這齣電影。@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