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上期)

23.信仰正在為人們抵抗共產極權提供強大支撐

楊傑凱:你讓我想到,勇氣有時會在意想不到的地方出現。

20多年前,我開始研究中國的人權問題,我對這個問題非常感興趣。在大學裏我遇到一位非常普通的女士,年齡大概在65到70歲之間,她逃離中國,她是一個法輪功學員,她的罪名是拒絕在一份文件上簽字說「我宣布放棄這個功法」。他們對她施以酷刑,她身上的傷疤可以證明這一點。

你絕對想不到,她這種人會要面對這種事情。

我肯定,她從未料到自己會面臨這樣的事情,但是無論如何,她就是不肯屈服。即使是今天,我忍不住想,有些人可能會對此感到困惑。「嘿,為甚麼不簽個字呢?」

德瑞爾:因為,如果你相信超驗價值,無論是相信有位格的神,還是相信有超驗的理想,你就不可能簽字出賣靈魂,在某種真正意義上,即使你不相信有來世。我認為你所提到的是宗教信仰的重要性,人們普遍認為,正是它在為人們抵抗提供支撐。正如我們一直在談論的,你不必為了抵抗而去信奉宗教,也有勇敢的無神論者在抵抗。可是,當你相信痛苦具有終極的道德乃至形而上學的意義時,這會有幫助嗎?不僅有幫助,而且更容易讓你挺身而出。

我在書中講述了亞歷山大‧奧戈羅尼科夫(AlexanderOgorodnikov)的故事,他是前蘇聯後期的一名持不同政見者。

奧戈羅尼科夫出身於一個非常著名的共產主義家庭。但是在70年代初,他失去了對共產主義的信仰,成為一名基督徒。

在莫斯科的公寓裏,他成立了一個祈禱小組,全城的年輕人都在想辦法加入他的團體。那些年輕人對共產主義失去所有的信心,但是他們在尋找某種東西,他們來到他的公寓,祈禱和學習經書,如願以償。

他們知道克格勃在監視他們,知道有一天會被關進監獄,後來果然如此。

奧戈羅尼科夫告訴我,他們把他關進死牢,儘管他並沒有被判死刑。他們想殺雞儆猴,因為他來自一個享有特權的共產主義家庭。他們把他和俄羅斯最壞的囚犯關在一起。

24.苦難使我們振作 淨化心靈和幫助他人

2019年7月16日,三藩市灣區部份法輪功學員在三藩市市政府前舉辦反迫害20年集會。(明慧網)
2019年7月16日,三藩市灣區部份法輪功學員在三藩市市政府前舉辦反迫害20年集會。(明慧網)

他走進去,開始和他們分享福音。典獄長終於厭倦了這一切,因為他正在使人皈依。因此,他們把他隔離起來,並開始在單獨監禁中折磨他。

當他在莫斯科的一家酒店告訴我這個故事時,我注意到他的臉部份癱瘓了,那是因為他遭受了毆打。

總之,他告訴我,說他開始失去信心,在監獄裏開始懷疑自己作為一個基督徒是否有終極使命。一天晚上,他被一個異象驚醒,一個天使叫醒了他。

他說親眼看到了這一幕,天使向他展示了一個囚犯被帶往刑場,雙手被拷在背後,兩邊各有一個警衛。

奧戈羅尼科夫知道這個人要被帶去處死,他曾和這個人分享過福音,使這個人改變了信仰。一夜又一夜,這樣的事每夜都發生在不同的人身上。

奧戈羅尼科夫最終意識到,他看到的是正在被帶走執行死刑的人,但是他們已經懺悔了自己的罪行,將在天堂與上帝同在,因為奧戈羅尼科夫曾在那裏與他們分享上帝的愛。

這個老人,他告訴我這件事的時候,眼淚順著臉頰流下來,他說「我重新獲得了信心」,他明白,上帝給他的苦難是有目的的。

我認為上帝是有目的的,和奧格羅尼科夫一樣,我也是東正教的基督徒。我相信上帝給了每個人一個目的,甚至包括那些不相信他的人。

在某種程度上,這個目的包括願意接受苦難,而且不讓苦難摧毀我們;相反,是讓它使我們振作起來,淨化我們的良心,並且幫助其他正在掙扎的人承受痛苦而不絕望。事實上,利用痛苦來增強我們的同情心。

楊傑凱:這是一個美好的願景。在採訪結束前,我想,我們今天已經討論了很多不同面向。相信很多聽眾都會來到你這裏,在讀了《不靠謊言活著》之後,他們會問「羅德,我能做甚麼?我們可以成立柯拉科維奇小組,我們該如何訓練承受痛苦?」這似乎是個奇怪的想法。對於這個問題,我相信你有一個處方。

德瑞爾:當然。最重要的是建立柯拉科維奇小組。但是無論你是否信教,你都需要組建這些團體,來討論即將發生的事,以及你能做甚麼,你站在哪裏。雖然在紐約和在德盧斯或某個小鎮上,情況不會一樣。但是這一點至關重要。

25.英勇的人們 在抵抗極權主義

重要的是要儘可能廣泛地了解世界上正在發生的事情,還要閱讀持不同政見者、反共持不同政見者的文學作品,閱讀這些故事,儘管它們令人難以置信。

我在《不靠說謊活著》裏講了喬治‧凱爾修(George Calciu)神父的故事。他是一位羅馬尼亞東正教牧師,因在羅馬尼亞的抗議活動,被關進最糟糕的監獄,共產主義者強迫那些囚犯做的事情惡劣透頂。

你可以找到一本關於喬治神父的演講和採訪的書。我會給我的孩子們讀其中的一些內容,不是其遭受的最大的苦難,而是喬治神父談到苦難的價值,談到一個忠實的基督徒的意義,就是接受苦難的可能性,不是去尋找它,而是接受它。

人們現在就可以做這樣的事情,閱讀這些英勇的人抵抗極權主義的故事,特別是抵抗共產極權主義的故事,看他們如何捍衛信仰和完整無缺的人格。如果我們讀了這些故事,他們就不再抽象,而是真實的人。

我也建議人們在你的社區、教堂、社交圈子裏或在工作中去找尋那些逃離共產主義國家後來到這個國家的人,無論是逃離蘇聯共產主義、中國共產主義,還是古巴。無論在哪裏,都要聽他們談談見聞。很可能他們迫切地想和你談,想要提醒你,可是他們害怕。要創造條件,讓他們能夠講述自己的故事,並徵求他們的建議。作為一個美國人,你要謙卑地認識到自己並非無所不知,而這些人有幸從其來源之地經歷過苦難,他們現在可以利用這份寶貴的經歷來壯大我們,這樣我們就可以阻止共產主義來到美國,或者,即使共產主義降臨,我們可以昂首挺胸,拒絕順從。

最後,我想對家長們說,就像卡米拉和瓦茨拉夫‧本達所做的那樣,幫助你的孩子做好準備,不要保護他們避免遇到這些可怕的事情,因為他們必須要去闖世界。

你需要培養這些年輕人獲得視野、信仰和勇氣,需要根據他們的年齡與他們分享你對時事的看法。要幫助他們讀經典作品,給他們讀《指環王》,幫助他們理解這些角色所擁有的美德,理解這些故事情節,理解我們賴以生存的事物的本質。

卡米拉‧本達告訴我,托爾金筆下的龍,比他們實際生活中的一些東西更真實。所以,這些事情非常重要,沒有理由感到絕望。我們必須擺脫對即將發生的事情的任何盲目樂觀。我們必須要現實,因為只有現實地看待即將到來的困難時,才能鼓起勇氣抵抗它。

26.我們的付出 使世界變更美好

人們對我說,「如果你看到這一切即將到來,要如何保持希望?」我說「樂觀和希望是有區別的。」樂觀的人希望無論如何一切都會好起來,這是不對的。雖然我們希望如此,但是事實並非如此。

然而有希望的人知道,即使發生最糟糕的事情,如果我們能抵制,不喪失信仰、真誠和靈魂,那麼在某種意義上,上帝會利用我們的犧牲和苦難,使世界變得更美好,並激勵人們變得勇敢、富於同情心。

楊傑凱:這種偉大的願景,讓我想起你提到的一句話:他對自己在監獄裏的可怕經歷表示慶幸。

德瑞爾:在低級別監獄。

楊傑凱:我認為,我們需要學會重視,不是希望。重視我們無意中經歷的不同形式的痛苦,它會讓我們變得更強大。

德瑞爾:是的。索爾仁尼琴說在古拉格群島,在他可怕的監獄經歷之後,他能夠誠實地寫作,這該感謝監獄。因為監獄的經歷喚醒了他的靈魂,讓他皈依了宗教,同時也讓他思考自己的生活以及蘇聯的制度,它對人們的實際影響,以及它如何摧毀人性。這使他成為一個持不同政見者,並且堅韌不拔。

因此,儘管監獄的經歷很可怕,摧毀了許多人,但卻錘鍊了他。我們不應該把監獄或迫害,看作是不可避免地能讓我們變得更好的東西。但我們必須面對這種迫害,必須用一種靈魂的氣質來面對這種痛苦,讓它在內心發揮鍊金作用,就像庫爾馬瑞醫生那樣。

西爾沃‧庫奇馬瑞,他從那裏出來,這使他成了一個聖人,不是被封為聖人。我相信是這段經歷使他成了聖人,但是,強調一下,這是我們可以控制的。我們無法控制痛苦是否會降臨到我們身上,但是我們可以控制自己對痛苦的反應。

這是那些持不同政見者與我們分享的真正秘密,這些事情在我們的控制之下,但是我們必須從過去的經歷中學習,才能用過去的經歷迎接未來。

楊傑凱:羅德‧德瑞爾,謝謝你接受本節目的採訪。

德瑞爾:謝謝你邀請我。

楊傑凱:我們生活在一個訊息武器化和審查制度化的時代。想要第一個了解《美 國思想領袖》新動向及其相關內容,您可以在 theepochtimes.com/newsletter訂閱我們的時事通訊。您可以直接勾選《美國思想領袖》節目。◇(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