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權商人周小龍夫婦周四(26日)中午離港。剛到美國的周小龍在香港時間今日凌晨3時許,接受本報節目《珍言真語》直播訪問。

親共傳媒大公文匯在周離港當日於機場追訪周小龍。他說,在機場處理登機手續後,正準備行往閘口,有人跟他打招呼,他當時以為是同路人、市民或友好媒體,但他們分別表明文匯報與大公報記者的身份,自己便不理睬他們。現在回看影片,他們的言論「在香港告佢譭謗,賠死佢」, 之前諮詢過法律意見,對於形容他「著草」,只要打官司便會勝訴,但自己不會花心機搞這些事,「俾咁多能量佢做乜野?」,但表示這些親共傳媒有維穩費冇律師費,故記者污衊一旦打起官司,他們一定會輸。

「唔通中國嘅底線真係去到咁低?」中共的喉舌報紙有如此的行為,亦不站出來批評,「中國人係咪要比世界睇到佢地係咪咁低劣?」形容在機場的「記者」談吐上「根本唔係記者,呢班可能係請返嚟嘅爛仔?唔介意去滋擾人嘅爛仔,問嘅問題,講嘅野,又冇禮貌又冇內涵,根本就唔係想採訪,根本係想激嬲你」。

從無張揚何時離港 唯左報記者早已詢問

周小龍補充,他從無公布何時離開香港,因為不想被別人滋擾,「至於佢地點樣搵到那個日子,我都好想知道究竟邊啲人,將別人的私隱這樣公開」。他又說「大公文匯追咗成個禮拜」,冇官員出來講過一句說話,他認為香港現在已經不是一國兩制港人治港,認為香港已經進入一個「無人駕駛」狀態,「根本冇領導人」,冇人做如此違反新聞操守的事發聲,「冇人夠膽領導」,但是否中央指揮?周小龍亦不同意,雖然中央政府對香港的負面影響很嚴重,但香港的當權者不斷地猜想如何做會令自己的老闆開心,而不是做任何的領導工作,亦不是做公義、公平、公正的事。

周小龍發現,被大公文匯追蹤超過一個星期,5月12日有記者在Facebook私訊他,說知道他會離開香港,問他會去哪個國家,他當時沒有回應,翌日就有報道說他「著草」,他隨即諮詢法律意見,但他不想浪費這些時間跟這些人周旋。

被親共媒體掌握行蹤「真係受寵若驚」

但親共傳媒的報道,只掌握周小龍在進入機場禁區後的一句|,周小龍說,他沒有留意,至於他又沒有心理準備,他坦言道德上「香港每日都創新低」,但無論情況如何差,他自問在行為上,亦在法律底下,「唔覺得自己走唔到」。他在出發前只跟「應該知的人」,例如公司的要員透露離港,但對於自己被親共媒體掌握行蹤,「真係受寵若驚」,自己唯有相信有中共特務在身邊。

對於親共報章「招呼」,周小龍表示,跟隨在傳媒界的「人士」建議,「千祈唔好睇嗰啲新聞」,所以自己沒有看,免得情緒被影響。

周小龍慨嘆「香港而家真係好荒謬」,一個普通市民正常出入香港,竟然會被別人知道日子,在機場「兩張報紙一起嚟招呼」,「佢地自己覺唔覺得羞恥?」引述黃毓民的觀點,是否上司給的任務如此卑鄙,自己就要去做,質疑該等記者「有冇自己思維?」「係咪老闆叫你食屎,你走去照食屎?」

「都係要返香港,香港都係我屋企嚟」

為何想離開?周小龍說,以往年年暑假都會外遊,只不過近年因疫情沒有,現在也是平常心,「一個準備離開一兩個月的人,你話而家返唔返香港?你見到呢啲咁荒謬嘅野,某程度上你真係好正常會返香港,都會被佢嚇驚,係咪?那張回程嘅飛機票,唔知可唔可以退錢?都要考慮下先得,因為真係好荒謬」,但自己都會做完自己要做的事,想到品牌在海外延續的方法,「都係要返香港,香港都係我屋企嚟」。

他認為香港人一定要向荒謬說不,自己作為一個普通的平民,自己只不過作為一個生意人「做咗少少野同其他生意人唔同」,「係生意人入邊企得前咗少少」但招致無操守的傳媒這樣的對待,香港的傳媒操守處於歷史新低點,所以香港人一定要支持講真話的傳媒,否則香港會越來越荒謬。

他分享,離開香港「冇特別嘅感受,好似平時去trip咁」,自己亦覺得不需要好像不能回來香港一樣,先去香港的不同地方,「但即時嘅答案,我都係覺得唔需要」,自己會回來,「但返唔返到嚟我控制唔到」。早前在自己的Facebook回憶往事,是要感謝有恩於自己的人,說出自己想說的話。

左報記者滋擾公司

左報記者在他離港當日的下午去了他的公司,「佢自己衝入嚟影相,被我的同事趕走」,「邊度會有啲咁卑鄙嘅傳媒?走入人地嘅公司資料人地運作,再去我啲舖頭」。據他的同事說,最荒謬的是,倒楣記者去了他助手的家。親共傳媒的記者「那個地址都知道,個個都要搞」,應用此等行為卑鄙,「你搞我冇所謂,你搞我周圍的人」,他一早已講會結束在香港童裝的業務,在外面找其他商機,「執笠」一早已不是新聞,強調自己的品牌不會死。

周小龍坦言,「我地仲有幾百萬要還畀中銀」,質疑親共傳媒這樣做,「我係咪要叫中銀來搵你叫你還?」他的童裝、成人衣服業務已被惡勢力斬斷供應鏈不能繼續,他現在正在找商機,來還以上的中小企貸款,卻遭親共傳媒持續的打壓,反問「未還到錢之前就執笠,你地就開心喇?」他又形容,現在文匯大公的重點是「千古罪人」,回憶1989年時,兩份報紙都譴責中央政府在天安門的大屠殺,「今日俾你地一手一腳摧毀」。

商界已沒有藍絲

周小龍認為,商界已沒有藍絲,指責他們「撐獨」的商人,「少到10隻手指都數得曬」,因為親共傳媒這樣的行為,不擇手段滋擾他的業務和員工,「要我地提早執笠」,「商界又點會有藍絲?一得罪唔知邊個?政權?你就會徹底得到周小龍咁樣嘅對待,仲有藍絲喺商界?」

他提到,原本有外國傳媒邀請她分享被打壓的經歷,但是他當時拒絕,不過現在「係咪要逼我同世界講,香港已經變成咁卑鄙?發生咗咁多野,都仲未有官員出嚟譴責,我地好鍾意譴責(別人)那個保安局局長鄧炳強,出嚟譴責下啦!你係咪容許呢啲行為?」他相信,這樣的卑鄙下流在香港沒有市場,香港人不會看這樣的報紙。

正常做人,正想講人話

至於這段時間有甚麼打算,周小龍說,「正常做人,正常講人話」,希望繼續向荒謬說不,正常過這個假期,如果假期後想回來,就要看候任特首李家超能否做到領導人要做的事,還是一個猜度中央心意的人,是否繼續要香港處於「無人駕駛」的狀態。他又提到,在香港也是這麼說,不會到美國就特別批評得特別厲害。@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