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19年的民主抗議活動中,他們堅持了下來;然後在中共和港府實施的疫情限制中,他們堅持了近兩年。但今年,他們說已經受夠了。

2022年,香港居民正在成群結隊地離開這個昔日的東方明珠。幾個人告訴CNBC,這不是因為他們想離開,而是因為COVID-19(新冠病毒)限制和他們看到的民主規範被侵蝕,迫使他們離開。

2020年,中共政權不顧民意和國際呼聲,在香港強行推出「港版國安法」,許多居民擔心香港民主和自由不復存在。在COVID-19大流行期間,香港政府跟隨大陸實施「清零」政策,越發使香港人失去信心。

3月份,在Omicron變種毒株帶來COVID-19病例激增之際,香港人才流失達到白熱化。

路透社報道說,現在,香港越來越多的生活網站,正專注於向讀者提供搬家和告別禮物指南。

港人「大規模出走」

在過去60年裏,香港人口幾乎每年都在增長。根據香港統計局的數據,1961年這一數字約為320萬人,到2019年香港人口達到750萬人。

從2015年到2019年,該市平均每年新增53,000名居民。然而,根據該市移民局的數據,這與僅在3月前兩周離港的人數大致相同。

2020年,香港失去約9.3萬名居民,隨後2021年又有2.3萬人離開。但早期估計顯示,今年將有更多人離開。

「在過去幾年裏,人們曾想過離開,但在過去六個月裏,絕對是大規模出走。」在香港居住了17年的裴女士對路透社說。出於敏感性,她要求只透露姓氏。

港府極端的清零政策是觸發因素。她解釋說,眾所周知,今年早些時候,港府強行將感染COVID-19的兒童與父母分開。許多人在接受CNBC採訪時也這麼說。

「可以理解,很多父母被嚇壞了。」她說,於是他們登上了「第一批出走航班」。

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辦公室沒有立即回應評論請求。

關於人們離開香港的問題,林鄭月娥稱,進出是他們的「個人自由」。

裴女士估計,她的朋友中有60%—70%的人在過去6至12個月內離開了,其中包括在香港有生意和家庭的人,以及那些曾經執意要留下來的人。

出走港人去了哪裏

總部設在香港的搬遷公司Silk Relo行政總裁凱‧庫特(Kay Kutt)說,封鎖和檢疫政策,加上學校關門輪番轟炸,許多來自美國、英國、澳洲和其它國家的外籍人士回國後,一去不復返。

但她說,「根深蒂固」的當地人也在離開。

在香港出生的楊錦麟說,他的家人正在遷往他兒時住過的悉尼。

「我們確實認為(香港)是我們的家,特別是考慮到我們在這個城市投入了諸多感情,離開很難。」他說,「然而,從2019年的抗議到當前的大流行形勢,以及看到朋友們已經離開……使我們的決定更容易一些。」

庫特說,也有很多人搬到了英國和加拿大。

在大流行期間,這兩個國家都推出了簽證計劃,給予合格的香港居民在其管轄範圍內居住的權利。

據加拿大移民網站CIC News報道,從香港移民到加拿大的人數正在「激增」。然而,更多的人正在搬遷到英國,截至3月,有超過10萬人申請搬到那裏。

庫特說,Silk Relo成立40年,過去三年是該公司姐妹公司Asian Tigers有記錄以來最繁忙的一年。她說,他們看到從香港轉移到日本、南韓和泰國的趨勢在「上升」。

Kerry Consulting的辛西婭‧昂(Cynthia Ang)說,杜拜也在吸收來自香港的人才。她說,對於那些已經在杜拜有業務的美國和歐洲僱主來說,情況尤其如此。百事可樂、聯合利華和寶潔公司紛紛將員工從香港轉移到杜拜。

「沙特阿拉伯也在努力爭取分一杯羹。」她說。

還有一些人正在延長假期,以逃避香港嚴格的COVID-19限制。今年,許多外籍人士回家住了幾個月。裴女士說,她注意到這些人中有很多人都不回來了。#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