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4日,一條關於「北京英國簽證中心關閉」的消息,讓很多計劃「潤」去英國的中國人陷入焦慮,隨後就是各種猜測滿天飛,有人甚至猜測,是因為俄羅斯和中共聯合軍演,飛到日本領空,激怒西方國家,而且還預測接下來,可能有更多的西方國家會暫停中國的簽證。那麼,情況真是這樣嗎?英國關閉簽證中心,到底是主動還是被迫呢?此外,在人們紛紛逃離上海時,會出現另一個逃港大潮嗎?我們今天就來聊聊這個話題。

簽證中心關閉

我們先來看這則關於北京英國簽證中心關閉的消息,根據VFS Global官方網站的消息,從2022年5月23日開始,位於北京的英國簽證申請中心所處的大廈,將會停止訪客進入大廈並等待進一步通知。

據網民提供的消息,已經有不少人收到了來自北京簽證中心的電話或者是郵件,已經預約時間遞送簽證的,可以在簽證中心重新開放時,帶著之前的預約單前往簽證中心辦理。

我也查了一下,北京英國簽證中心所處的大廈,位於北京東城區東水井胡同,最近,周邊地區也新增了疫情風險點,而英國簽證中心的通知中,也提到,是因為北京英國簽證中心所處的大廈停止了訪客進入 。

另外,英國簽證中心,還暫停了所有留學、工作和家庭訪問類簽證的「優先」和「超級優先」簽證服務。

到目前為止,在北京和上海的兩大英國簽證中心,都處於關閉狀態。這種情況,也立刻引發了一些民眾的恐慌,因為通知中雖然提到是暫時關閉,但是,並沒有說明甚麼時候恢復,所以,未來如何,存在很大的不確定性。

同時,在英國之外,還有加拿大、意大利、愛爾蘭、紐西蘭、以及南非等多個國家,也都關閉了在北京的簽證中心,而這些簽證中心在發布的通知中,都提到了暫時關閉的原因,是因為北京疫情防控應急指揮部的要求、或者是響應疫情防控措施的安排。而其它多個城市的簽證中心,仍然在營業中。

不過,北京英國簽證中心,再加上上海英國簽證中心的關閉,對於很多留學生來說,很可能會是一場噩夢,因為,目前雖然還不算秋季開學的遞簽高峰期,但是計劃讀語言班的學生,卻已經要開始遞簽了。

而且,中國大部份留學生,多是來自於北京、上海這兩大城市,然而,目前這兩座城市都在封控中,所以,即便是其它城市的簽證中心沒有關閉,但要在疫情管控如此嚴密的情況下,跑去其它城市辦理簽證,恐怕也是非常困難的。

原本,中國的一些中產階層,自己沒能出國,所以,一直希望能把子女送到國外。而這次,因為上海的嚴酷「清零」,也讓很多中國人的這種想法變得更加急迫和堅決。

逃離上海

大家知道,在中共的「清零」政策下,現在又多了一個時髦的詞兒,叫「潤學」,「潤」對應的就是英文單詞「RUN」,在現今的中國,「潤」的意思,就不只是跑了,而是要急速逃離,這是不是很形象地反應出當下中國人的心態呢?

現在中國的各地封城,可以說是極端變態,又無情腦殘。有調查顯示,現在有超過四成的上海居民精神抑鬱,而且已經曝出了多起跳樓自殺事件。最近,像是資深演員李立群,也傳出了怒砸傢俱和古董的消息,為甚麼呢?因為天天被關在家裏,想找一個發洩口讓自己緩口氣。李立群本人還表示,這種方法還真有效果,但是3,000萬砸沒了。

但是,普通中國人也砸不起啊!想逃,又談何容易。比如,有報道提到,5月11日,從吉林到上海打工的一名女子,終於花了2,700元買到了回老家的機票,於是,從上海浦東南路出發,拖著行李箱徒步走了8小時好不容易到了機場,結果呢,飛機起飛了,人被滯留在了機場,這真是欲哭無淚的感覺。

而相對於大陸歌手羅中旭來說,似乎還比較幸運,他分享了自己離開上海的過程,他說,在離開前,他先到居委會辦了出門條,又寫了「承諾書」才被允許出門。還好,羅中旭提到,自己經過一番艱難的搶票,最終搶到了一張高鐵的二等座。

當天,他提前3個小時到火車站排隊,乘坐高鐵時,還全程穿著防護服,把自己包裹得像個粽子一樣,嚴嚴實實。不過,在經過十個小時的折騰後,已經在喊「太不容易」的羅中旭,到天津之後,還要再迎來一場14天的隔離,羅中旭本人表示,真是「要瘋了」。

不過有網民安慰他說,好在,你已經從無期徒刑轉為有期了,至少還有個盼頭。不過,剛剛有壞消息傳來,就是27日的時候,天津又宣布封城了,這簡直就像是從一個火坑跳到了另一個火坑裏。當下的中國,就是逃離了上海,你也逃離不了封控,所以,對一些中國人來說,想要從根本上解決這個問題,就是要想辦法「潤」出國門。

逃離中國

中國網絡數據也顯示,近期各大搜尋平台上,關於「移民」的搜尋次數暴增。比如,「微信指數」增加4倍多,搜索量達到近5,000萬次。百度關於「移居加拿大條件」的搜索量,也衝到了第一名,環比上漲高達2,846%,還有,像是「出國哪裏好」的搜索量,排在了第二位,增加了2,455%。

百度搜索數據還顯示,移民檢索量增幅最高的前三座城市,分別來自上海、天津和廣東。移民目標國家搜索最多的前三位,分別是澳洲、美國和加拿大。這些國家,這兩年和中共的關係都是越來越緊張,但可以看到,中國人還是務實的,這些國家是不喜歡中共,又沒有說不喜歡中國人,所以,照樣還是想跑過去。

上海這一次的極端封控,讓很多原本沒有移民打算的人,也改變了想法,因為很多人在反思,中共政府能毫無顧忌的、一意孤行地採取這麼極端的防疫政策,那麼,如果將來又有甚麼事情發生,政府是否一樣會使用極端手段來處理呢?

我們看到,在上海的外國人也在紛紛逃之夭夭。一位34歲的澳洲人薇薇安,丈夫是上海某高校的外教,薇薇安在接受ABC採訪時,就描述了她和丈夫帶著兩名子女,逃離上海時所經歷的驚心動魄的過程。

薇薇安說,上海政府此前採取的,強制把確診嬰幼兒和父母分離的措施,讓她感到揪心。同時,半夜巷子裏,那些被強硬從家中帶走隔離的人,他們發出的尖叫聲,也讓她更為恐懼。

這些都促使她決定儘快回澳洲,薇薇安因此加入了兩個住在上海的外國人組成的微信群,群裏,大家都在討論如何離開上海,而每個群都達到了五百名群成員的人數上限。

首先就是要搞定機票,從3月1日到5月3日的兩個月裏,很多飛往澳洲的航班被迫取消,最終只有40架航班成功起飛。薇薇安終於訂到了4月26日從上海飛往悉尼的機票。

接下來,薇薇安必須獲取社區開具的出行許可證,以及有效的核酸檢測陰性結果。為了規避任何可能發生的風險,她沒有親自去醫院做檢測,而是花了3,000元人民幣,請一名護士上門進行私人核酸檢測。

但讓薇薇安最頭疼的是,女兒的護照還在蘇州崑山。而上海嚴格的封控措施,意味著跨城取件根本不可能。

在和澳洲駐上海領事館進行了長達數周的溝通後,薇薇安拿到了女兒的臨時護照。但是,她擔心臨時護照因為沒有簽證信息,可能導致女兒無法登機。

因此,薇薇安委託丈夫的同事,把護照從蘇州帶到了上海,她支付了往返上海和蘇州近2,000元人民幣的打車費,最終,在登機前的48小時,她終於拿到了護照原件。

當飛機起飛時,薇薇安一家人才終於鬆了一口氣。

回到澳洲後,薇薇安說,她很感恩能出門散步、買咖啡,能夠體會這些稀鬆平常的小事。但她也感到難過,因為還有很多人仍然被困在上海。

關閉國門?

現在,上海的外國公民,想逃出上海都如此艱難,何況是中國公民,自然更是難上加難了。

5月12日,中共公安部移民管理局發出了聲明,要求從嚴限制中國公民「非必要」出境活動,嚴格出入境證件審批簽發。據了解,旅遊、探親、訪友都成了「非必要」 活動。

而且,北京邊檢還稱,持有「必要事由」的中國公民,也要被嚴格查驗證明文件,還要說明為甚麼出境。最終能不能出境,北京邊檢稱,還要以現場執行情況為準。如此一來,即使是有必要事由,出境前景也不容樂觀。

可能大家也聽到了,這段時間網上也傳出了,有人從上海、廣州、大連等地離境時,受到了百般刁難,甚至還發生了護照被剪、外國永久居留卡被剪的遭遇,不過,類似的消息很快就被封殺了,同時,官媒也群起「闢謠」否認。

不過,中共越是闢謠,就越是讓民眾相信這是真的。其實,中共過去兩年的防疫政策,本身就已經在限制中國人出境了,除了飛往境外的航班遽減之外,去年中國的出入境人數,比起2019年,減少了80%,而去年上半年,當局發放的護照數量,也比2019年上半年減少了98%。

從上海封城以來,中共再三強調「堅持動態清零總方針」,中國海關甚至還發布公告說,各級機關「都應認真學習習近平總書記的重要講話,並將講話精神付諸於實際行動」。顯然,加強嚴控「非必要出境」,已經上綱到了最高政治任務,如果接下來,中國發出更嚴苛的出境管控措施,也不會讓人太意外了,留在中國的人們要想「潤」得順利,恐怕是難上加難了。說不定,想方設法偷渡的人會越來越多。看來,現在在中國,是不管大小門都要被堵得嚴嚴實實了,顯然,關閉國門也是進行式了。

事實上,在中共1949年篡權之後,冒險外逃的中國人就一直不斷。比如,三年大饑荒和文革後期,都出現過成千上萬的人偷渡香港的逃港潮。前年香港《國安法》施行後,港人又要開始了新一波的大逃離。如今,人們又開始逃離中國了。

此前,在4月27日,中共移民局發言人、政策法規司司長陳傑,曾經向中共黨媒介紹了公安部開展的「獴獵行動2022」。這個「獴獵行動」,是中共在3月初開始的一項嚴打嚴防各類非法出入境活動的舉措。

而「獴」是甚麼呢,是一種不常見的尾巴長、四肢短的動物,號稱蛇的天敵。中共當局以「獴獵」來命名這個行動,意思就是要打擊所謂由「人蛇組織」安排的「非法出入境」活動。不過,這也間接證明,如今「非法」出境的人數越來越多了。

大家知道,歷史上有一場非常知名的集體大逃亡事件,就是出埃及記,在這個故事中,跟隨摩西逃亡的人們,最終得到了救贖,那麼,如今那些想逃亡的中國民眾呢,是否也能順利逃出升天呢?但是,即使逃了出去,相信很多人還是會心有不甘,因為自己生於斯、長於斯的地方,在被中共鳩佔鵲巢之後,自己卻無法安身立命了,也沒有主人翁的正當權益了,最終被迫離開這片熟悉和熱愛的故土,這樣的離開,終究是意難平吧。我想在很多人的心裏,最好的結果,並不是自己「潤」出中國,而是讓中共徹底從中國消失。@

財商經濟研究所
策劃:宇文銘
撰文:陳思雨
編輯:蔚然、宇文銘
粵語配音:Ada
剪輯:曲歌
監製:李松筠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