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大的城市之一上海,在疫情中遭中共極端封控50天後,在經濟和民憤雙重壓力下,勉強開了變相解封的小口子。隨之,大批上海居民蜂擁而出,讓全世界看到了上海世紀大逃亡的景致。

上海上演世紀大逃亡    

5月15日,中共上海副市長陳通宣布,從16日開始分階段推行復商復市。16日,上海副市長宗明又宣布,上海進入三階段防控程序,有序放開社會活動保持低水準,但還是要求市民足不出戶。此政策變化被外界稱為「微解封」。

上海官方表示, 22日進入此前宣布的「常態化防控轉化階段」。將依據有無出現染疫患者等條件,劃分封控區、管控區、防範區三種區域。上海封控區2,051個,涉及人口數約51萬人;管控區9,742個,涉及人口數約177萬人;防範區59,650個,涉及人口數約2,168萬人。

劃分「三區」始於4月12日。當日,上海衛健委第一次公布封控區、管控區與防範區的數量與涉及人數。當時的防範區1萬323個,僅涉480萬人。

上海當局宣布部分區域解封後,據稱是上海唯一陸上通道的虹橋高鐵站,突然人山人海,人們拖家帶口,大包小裹擠在不夠寬闊的進站通道和候車大廳,前後相隨,一步一挪,上演了類似「末日大逃亡」的辛酸景象。微解封當天,大陸微信、微博、抖音和海外油管、推特、臉書等社交媒體上出現大量短影片,可見虹橋車站和浦東機場上眾多上海人、外地人包括外國人義無反顧的逃離潮。有消息指,每日的逃離大軍過萬。

申通地鐵集團副總裁邵偉中表示,22日起,上海軌道交通3號線、6號線、10號線、16號線將恢復營運。營運時段均為早上7時到晚上8時,行車間隔20分鐘。

大陸多家媒體直播了「上海地鐵復駛4條路線」的「盛況」,但只有前往虹橋站的10號線擠滿乘客,顯然目的是離滬。有微博照片顯示該線幾乎滿載,大批乘客拖著行李箱,穿著防護服、手套、防護罩。其餘路線乘客寥寥。

中國數字時代刊登了一篇上海外賣小哥「擺渡」逃亡者的故事。安徽籍26歲的余林,解封幾天裏拉載了十幾個逃亡者。

5月15日晚,他在短影片中看到許多人發「找人拼車」去虹橋火車站的消息。他看到同在徐匯區的吳先生說,打算步行二十公里去車站,就聯繫上吳,並在17日凌晨送他去車站。

4月30日晚上10時多,他在徐匯區路邊看到一位拉著行李箱、背著雙肩包的三十多歲女性。她說要走著去虹橋火車站。在小余送她的路上,她說,她是湖南人,在徐匯區的一家店鋪做收銀員,店關了,她交不上房租,實在扛不下去了才決定離開,買的還是黃牛票。

5月初,小余擺渡了徐匯區一家餐館的一位三十七、八歲的廚師,廚師的老婆孩子都在老家,自己到上海掙錢。餐館生意不好,老闆連底薪都壓著不給。小余問他,這次走了之後還回來嗎?「我再也不會回來了。」他絲毫沒有猶豫。

小余擺渡逃亡者的電動車(受訪者供圖)
小余擺渡逃亡者的電動車(受訪者供圖)

上海私企老闆和中產階級損失慘重

近3個月來,2,600萬上海百姓被中共「動態清零」的管控鐵拳打翻在地,損失慘重的還有企業主和白領們。

上海電商麻先生對大紀元記者說,他看到眾多互聯網公司、實體企業紛紛裁員迎寒冬,甚至破產倒閉,估計(逃離)這只是開始。在眾多城市被「靜止」的那一刻,注定會有更多的老百姓承擔經濟下滑、收入銳減,未來充滿不確定甚至險境,這恐怕不是三兩年就能熬過去的。

某公司的李先生說,閉關兩月有餘,看不見解封的希望。企業和城市債臺高築,破產者眾。現在大批人逃離上海,有錢人去歐美,打工人回老家,等解封後會加劇這股風潮。

思光(化名)告訴大紀元記者,他的父親是一個只有五、六十個員工的小私企老闆,做外貿的,在疫情之前,家裡收入就已經在下降了,但還可以撐一撐。而現在,他每天想著要把廠子關了,但是又不敢。如果關了,以後就沒有收入了,也沒有退休金。而那些工人也都是中年婦女,失業之後無處可去。

思光說:「工人的工資加上工廠的租金,一個月就是二十幾萬,還要跟貨主交涉能不能晚點交貨,每天焦頭爛額。我們不是外貿公司,只是做產品的小廠子,接外貿公司的單子來做而已。」

一家上海企業的女行銷總監風華(化名),向大紀元記者披露了她瞭解的情況:

上海秀場相關的業務都在虧損。4月份封城無法外出,模特演員能狠得下心的都去做主播,但並不是每個都成功。至於場地相關的業務方,收入都是零,如果場地是自有的還好,如果場地本來就是租的,那就是血虧。

設備道具搭建服務商、印刷製作服務商,有一部份直接關門了,或者轉行了。有很大一部分工廠老闆這幾天在拖家帶口搞直播帶貨,大到已在上海鋪設了19家門店的薈品倉,小到一些漁具店的老闆。你說他們身家夠高了,幹嘛還要去抛頭露面?沒辦法,需要現金流啊!

風華說,已經看到很多老闆在問「這樣的特殊情況,能不能少給員工發點工資」,也有一些老闆在問「這個時候裁員,能不能少給一點」。雖然封城是2個月時間,但是對於真受影響的行業,耽誤的就不僅僅是2個月。封閉期間業務如果流失了,解封就能挽回嗎?商業合作不是熱戀期的情人吵架啊!業務沒有感情,沒有了就是沒有了。

對上海未來的評估,麻先生比喻道:經濟,不是地上的卡車,而是天上的飛機。你踩一腳刹車,它不是停下來,是掉下來。你想重新起飛,不是踩一腳油門,而是需要跑道和很長的爬升過程。

世界名城淪為傷心地

上海是中國最早開放的通商口岸之一。到1920年代,上海已成為遠東首屈一指的國際都會,堪稱亞洲金融之都。公認東京第一、上海第二的排名延續了幾十年。

1949年中共建政,發動各種政治運動,不僅消滅了上海的資本家,也將無數私企、百年老號收歸共產黨之手,幾年便摧毀了上海在亞洲的地位。

直到文革結束,1978年推行所謂改革開放後,上海才又開始依賴尚存的基底,逐漸成為中國經濟最發達的城市,也成為世界500強企業亞洲區機構的重要選擇地。

僅僅幾個月的封控,使上海的經濟活動幾乎歸零,一切都超出了人們的想像。外企、中企、私企老闆和百萬白領中的很多人,在遭到中共極端的「動態清零」鐵拳無差別的捶打後,終於醒來,選擇逃離。

除了上海居民選擇出逃他省,中國網絡資料顯示,近期各大搜尋平臺上關於「移民」的搜尋次數暴增。僅微信搜索量即近5,000萬次。百度「移居加拿大條件」的搜索量衝到第一名,環比上漲2,846%,「出國哪裡好」的搜索量位居第二,增加了2,455%。

對移民的關注也在網絡上掀起「潤學」(跑路,英文run的諧音)熱潮,大眾互勉能逃就逃,逃離中國。有網民說:「潤出去還有許多機會能回來;不潤的話,你不知道這些荒誕還會演變成啥樣。」@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