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3日,美國總統拜登和12國首腦共同參加印太經濟繁榮框架(Indo-Pacific Economic Framework for Prosperity)峰會,稱該框架將重新書寫印太規則。實際上,這13個國家以美國為首,重新塑造印太地區的政治和經濟版圖,對中國可能產生的巨大影響無疑迫在眉睫了。

印太主要國家的經濟聯盟排除了中共

13個印太經濟繁榮框架發起國中,美、日、印、澳四國是核心;紐西蘭是「五眼聯盟」之一;美國邀請東盟各國參加白宮的峰會後,東盟10國中有7個國家加入美國印太經濟框架,包括印度尼西亞、馬來西亞、菲律賓、新加坡、泰國、越南和汶萊,只差老撾、柬埔寨、緬甸。南韓是美國著重爭取的一員。至此,印太地區各主要國家悉數選邊站,中共在自己的家門口被孤立。

美國爭取到南韓和東盟多數國家後,印太經濟布局大致完成;拜登仍不忘囑咐了一句,「該框架將對未來希望加入的其他人開放」。拜登沒有明說的應該是,除了中共以外,其它國家都可以加入。

拜登還說要「擴大美國在該地區的經濟領導地位」。美國正在運用政治和軍事的領導地位,重新拿回印太經濟的強勢領導地位,很可能會令中共再無力挑戰美國,更無力爭霸和統治世界。

美國並未失去在印太地區的領導地位,只是遭遇了中共不自量力的公開挑戰,國際規則正面臨被打破,最壞的情況應該是中共像俄羅斯一樣發動戰爭。雖然中共也無法取勝,但可能造成的破壞性卻更大,遠不只是石油價格飛漲、糧食危機,還有供應鏈嘎然中斷、印太經濟陷入嚴重衰退,短期內無法復原;甚至可能戰火不斷、失去經濟長期平穩發展的環境。

一個排除了中共的印太經濟繁榮框架,正試圖儘快降低這一風險。

美國不得不修正以往錯誤的印太布局

冷戰結束三十年後,美國才徹底認識到中共的威脅,之前恰恰是美國扶植了中共。2001年美國幫助中共加入WTO後,美歐供應鏈潮水般湧入中國,在中國打造了一個世界工廠。美國市場的中低端產品嚴重依賴中國,導致了莫大的經濟風險;美國的高端科技也成為中共不斷剽竊的目標;美國無法抵擋中共的出口補貼和傾銷,持續送給中共大量美元,不斷幫助了中共軍隊的現代化。美國政商界並非沒有人看到巨大的風險,但中共的滲透、收買,唆使不少美國人替中共發聲、獲得了更多的發言權,直到特朗普一鳴驚人地當選美國總統,情勢才被扭轉。

美國誤判了中共,在印太地區的布局嚴重失策,曾經在中國布下的眾多供應鏈,如今又不得不重新轉移到其它國家。

特朗普的貿易戰曾遭受不少美國人和西方國家的質疑, 2020年中共隱瞞疫情、故意散播病毒後,更多人才醒過味來,意識到風險有多大。即使如此,特朗普之後的美國政界也沒有公開提出對中共的直接追責,而是曲線式地提出了「競爭」。美國在太平洋給自己培養了一個最大的敵人,如今又擔心局勢失控,不得不小心應對。白宮為防止與中共的政治、軍事對抗演變為衝突,更多著墨於經濟「競爭」,印太經濟繁榮框架也因此而產生。

印太經濟繁榮框架的優勢顯而易見,政治、軍事對抗被降格後,更多國家當然樂於參與這類的經濟「競爭」;美國是全球最大的市場,誰會願意放棄呢?儘可能地接收從中國轉移出來的供應鏈,應該是印太多數國家的急迫願望,在經濟問題上選邊站,難度小得多,也幾乎是必然的選擇。

拜登政府希望儘快削弱中共的經濟能力,令中共軍隊的現代化難以為繼,也必將失去對周邊國家的政治影響力,假以時日,各國也會在政治上選邊站。拜登政府和特朗普政府採用了同樣的削弱中共的經濟策略。多數東盟國家看清了這一路線圖,當然願意成為印太經濟繁榮框架的發起國之一,最令美國棘手的是南韓,不得不等待新總統尹錫悅上任後改弦更張。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是壞事,卻幫助美國推動了印太戰略。多數國家似乎更清醒了些,跟住美國才能在西太平洋避免類似的局面,美國的保護才可能讓自己的國家安然無恙,選邊站更主動了些。無論是打造聯網經濟、有彈性的供應鏈、清潔經濟或公平經濟,多數國家都沒有拒絕的道理。

南韓急劇轉向

5月21日,美韓首腦會談後,尹錫悅說,與美國的聯盟是「全面的、戰略性的聯盟」;「69年來,韓美聯盟已發展成為該地區和平與繁榮的關鍵」;「只有共享自由民主和人權的普遍價值觀的國家走到一起」,才能應對諸多「挑戰」;「邁出的第一步是參與印太經濟框架」。

南韓重新向美國站隊,中共早已感受到,怎奈沒有更多牌可打,在北韓核問題上又繼續裝傻,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南韓轉向。

尹錫悅並不打算直接刺激中共,但他仍然說,「我們提倡民主、人權和自由。即使是那些沒有分享這些特定價值觀的國家,為了世界和平,我們並沒有試圖將它們排除在外,但我們希望這些國家接受普遍價值觀」。 因此,「我們希望在志同道合的國家和擁有共同價值觀的國家之間開始這種密切的團結與合作」;「穩定供應鏈很重要」,「這就是為甚麼我們需要處理經濟安全問題」。

尹錫悅的話相對含蓄,但中共領導人聽了應該很不是滋味。拜登的話更直接,他說,美國經濟的增長速度有望「45年來首次超過中國經濟」;「我已經說了很長時間了:與美國對賭從來都不是一個好賭注」(It’s never a good bet to bet against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拜登還提到雙方討論的話題包括朝鮮半島完全無核化、台海穩定、確保南海及其他海域的航行自由。

5月21日的晚宴上,尹錫悅致辭說,「1950 年,當共產主義入侵,將我心愛的祖國置於危險之中時,美國的兒女們齊心協力,犧牲了自己的生命來捍衛一個他們從未了解過的國家的自由。因此,韓美同盟是在韓戰的戰場上用血鑄成的」。5月22日,尹錫悅和拜登總統一起訪問烏山空軍基地,再次稱,「美軍士兵和軍官之間的友誼,以及與南韓士兵和軍官之間的友誼,才是韓美之間真正的力量」。

這些話應該句句剜在中共領導人的心裏,中共每年紀念韓戰,是當年入侵南韓的侵略者,還攻入過漢城。中共如今仍然是北韓核問題的始作俑者,金氏政權始終是南韓的最大威脅,背後的最大支持者還是中共;南韓確實沒有理由疏遠美國、倒向中共,或者做騎牆派。

日本獲得最大機遇

5月23日,美日首腦會晤後的新聞發布會上,日本首相岸田文雄直截了當地稱,「強烈反對在東海和南海以武力改變現狀的企圖」;「日美將在應對包括人權在內的涉華問題上密切合作」;「台海和平與穩定的重要性,是國際社會和平與繁榮不可或缺的因素」。

中共的挑釁令日本放棄了含蓄。因為有美日同盟的保障,日本也將中共的挑戰視作了機遇。岸田文雄說,「有必要改革和加強聯合國,包括對國際社會和平與安全負有重要責任的安理會」;「 總統表示,美國將支持日本成為改革後的安理會常任理事國」。

日本在太平洋戰爭中戰敗、投降後的77年裏,一直保持低調,不敢越雷池半步,專心發展經濟;如今,中共挑戰美國、威脅日本和台灣,無意中給日本創造了最大的政治機遇。美國全方位對抗中共,最倚重的盟友就是日本。歐盟領導人和德國總理剛剛訪問日本,也把印太戰略的基點放在了日本,估計會跟隨美國支持日本承擔更大責任。無知的中共領導人正在把亞洲的主角地位讓給日本。

拜登稱,「一個強大的日本和一個強大的美日同盟是該地區一股向善的力量」。

美國正在帶領印太主要國家重新布局,重新塑造印太地區的政治和經濟版圖,不只是「書寫新的規則」。

拜登的亞洲行啟程之前,中共急忙與美日對話,但也知道無濟於事,只能再次洩憤。5月24日,新華社仍然稱,「團結合作方是正途」;停止在「亞太製造分裂、搞地緣對抗」;停止「以意識形態劃線、脅迫其它國家選邊站隊」;「停止製造經濟科技脫鉤、破壞全球產業鏈穩定」。

中共的口號無法阻止印太版圖的重新劃分,被中共謊言欺騙的人們,可能還沒有真正意識到中國可能面對怎樣的未來。無論中共的「清零」防疫何時結束,中國經濟的凋敝都可能成為常態。中共政權多存在一天,中國就會離世界越遠,每一個旁觀者的無所作為,就如同眼看著自己的下一代沒有未來而無動於衷,還在被任意封閉的中國人,是否該儘快徹底醒過來並有所作為呢?#

(大紀元首發)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