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村鎮銀行無法取錢事件發酵持續一個多月,涉及近百萬儲戶,存款規模上百億。連日來大批儲戶趕到銀行和河南銀保監局前維權,但卻遭到警察的毆打和抓捕。

新唐人電視台報道,自今年4月18日以來,豫皖兩地的6家村鎮銀行先後發布通告稱,因「系統升級」,暫停網上銀行和手機銀行的服務。在此之前,這6家銀行的眾多儲戶已發現無法取款。

這6家村鎮銀行,4家在河南省、兩家在安徽省,分別是:河南省許昌市的禹州新民生村鎮銀行、駐馬店市的上蔡惠民村鎮銀行、商丘市的柘城黃淮村鎮銀行、開封市的新東方村鎮銀行,以及安徽省蚌埠市的固鎮新淮河村鎮銀行,黃山市的黟縣新淮河村鎮銀行。

上述6家村鎮銀行中,有5家銀行的發起行和大股東均為許昌農村商業銀行(簡稱 許昌農商行)。

為上述4家村鎮銀行提供數碼化轉型服務,並為銀行互聯網存款業務對接外部互聯網平台的君正智達公司在報告中稱,4月18日4家村鎮銀行強制關停線上渠道資金支付業務,導致互聯網存款客戶無法提現取款,已出現線上線下擠兌情況及大量負面輿情。

君正智達公司稱,上述4家村行在各大互聯網平台的存續互聯網存款規模上百億(人民幣,下同),涉及客戶近百萬人。4月20日,《許昌日報》曾報道,截至4月13日,許昌農商銀行各項存款餘額達101億元,較年初淨增7.75億元。

隨著輿情發酵,中共銀保監會5月18日回應稱,相關銀行涉嫌「違法犯罪」,公安機關已立案調查。5月20日,銀保監會有關部門負責人又聲稱,該事件「不簡單是社會公眾和村鎮銀行間的交易,還涉及其它主體,有很複雜的交易結構」。

銀保監會有關部門負責人聲稱,這4家村鎮銀行的大股東——河南新財富集團「利用第三方平台或通過資金掮客、吸收公眾資金」,涉嫌違法犯罪。

不過官方的解釋引發眾多儲戶不滿,有儲戶擔心,他們的存款會被定性為「非吸」資金,意味著他們的儲蓄可能拿不回。連續兩日眾多儲戶來到河南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門口維權,要求還款。

網上有影片和圖片顯示,5月20日,約數十人手舉寫有「河南銀行還我存款」字樣的紙牌,在鄭州銀保監局大門口,要求河南銀行還錢。很快有警車來到現場,使用辣椒水等噴灑手無寸鐵的民眾。有影片顯示,有儲戶被5、6名警察按倒在地毆打,隨後被強行抬上警車帶走。

21日,有更多儲戶繼續到河南銀行監督委門口維權。儲戶高喊「還錢」的口號,並唱中共的國歌抗議。

對於官方的解釋,儲戶認為,他們是正常在銀行存款,不管銀行拿他們的存款進行了甚麼操作,這都與儲戶無關,都不應該限制儲戶的正常提現行為。

儲戶紀先生擔心的表示,如果我們的正常存款被定性為正常存款,那我覺得我能拿回自己的錢,即使銀行破產,可一旦這些錢被定性為「非吸」,他就沒有信心。

河南政府企圖將近百萬 儲戶存款扭曲為「非吸」

不少人在大陸社交媒體上斥責銀保監會和河南政府企圖向儲戶身上推卸,企圖將近百萬儲戶的標準定期存款扭曲為非法吸收公眾存款,並斥中國銀保監會農村銀行部主任王勝邦「玩忽職守、履職不力、歪曲事實」。

「王勝邦,監管失職,歪曲事實,污衊儲戶,欺上瞞下,在遼寧任職時,遼寧多地銀行出現問題,約80%中小銀行淪陷;升職後,現在就河南多家村鎮銀行違法一事上又來禍害全國合法儲戶。」

媒體近日也披露,早在今年3月,許昌市公安局曾發布《懸賞通告》,懸賞10萬元通緝涉嫌「嚴重經濟犯罪」的在逃嫌疑人孫振甫。從2018年起,孫振甫擔任許昌農商行的副行長。

根據中共銀保監會數據顯示,截止到2021年12月31日,中共國共有金融機構4,602家,其中村鎮銀行有1,651家,相較於安全性更高的國有大型商業銀行,由於高息等原因,有不少異地儲戶願意在村鎮銀行存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