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正式指會出兵 軍事上援助台灣

美國總統拜登今次的亞洲行去了韓國、日本,就是不去中國大陸,是這二十幾年來的第一次。而拜登今次去亞洲,是宣布啟動被指是針對中共的「印太經濟架構(IPEF)」,這個IPEF的第一輪名單有13個成員國,佔了全球經濟生產總值大約四成,包括日本、澳洲、汶萊、印度、印尼、馬來西亞、新西蘭、菲律賓、新加坡、韓國、泰國及越南,但是沒有台灣。

台灣經濟部部長王美花說,台美兩國經貿關係之後會有不同的做法。台灣外交部說,雖然因為政治因素在第一輪名單中沒有台灣是有遺憾的,但是在未來仍然會爭取進入第二輪名單。而行政院政務委員鄧振中說,幾個星期之後會再與美國貿易代表戴琪見面,討論未來的經貿關係。而台灣外交部副發言人崔靜麟就說,最近美國參眾兩院的跨黨派議員都大力支持台灣加入IPEF,加上美國國務卿布林肯也說過不會對台灣關門,所以會積極爭取參與其中。

中華經濟研究院WTO中心副執行長李淳說,台美關係複雜,不可以想著「朋友做甚麼都要算你一份」。不過,他認為美國之所以要搞IPEF,只是保持美國在印太地區的領導地位,就不是大家外界所想的「圍堵中國」。他說,台灣之所以沒有在第一輪名單中,是因為台灣第一輪就加入的話,很容易令人覺得IPEF的存在是不是為了抗共,令部分本身就覺得IPEF不夠吸引的國家有更多疑慮而不肯加入。

而台灣財信傳媒董事長謝金河就分析說,第一輪名單沒有台灣,其實也在預料之中,因為美國不想太刺激中共,而台灣也是時候要自己考慮一下,在未來世界經濟要怎麼發展。他說,雖然由美中貿易戰、科技戰再到金融戰,令不少中小企都離開了中國大陸,但是今次中共封城才發現,大型電子代工生產線如今都還在中國。他解釋說,由1990年以來在大陸投資的大型台商,一直都很難擺脫大陸,不過現在Apple就表態說,之後的生產基地會在越南、印度,所以可以預見到東盟和印度會是這些大型電子代工未來的基地。而今次拜登的亞洲行,第一個就去見尹錫悅,反映韓國由親共改為親美,令三星再次備受重視,可以看得出美國要在亞洲地區穩住半導體產業。加上之後「四方會談」裡面的澳洲,即使出現了政黨輪替,仍然講明堅持抗共。謝金河認為,台商雖然在中國大陸投資了30年,但是未來因應美中局勢的變化,台商在中國大陸一定有很大的改變。

而總體經濟學家吳嘉隆就說,美國與中共脫鈎,東南亞及印度有足夠的勞動力可以取代中國的供應鏈,但是基建、教育及訓練方面仍然有進步空間,所以取代中國也要一個過程,而台灣就是其中一個操盤人。他還說,如果美國繼續搞印太戰略去維持國際秩序,台灣就會是關鍵地區,沒有了台灣的話,美國的印太戰略及IPEF就沒有意思啦,就算今次IPEF的第一輪名單沒有台灣,台灣也是重中之重,這些不需要全都講出來啦。不論是抗共原因,還是保持領導地位,有IPEF存在,就可以制衡中共,怎樣都是一件好事啦。

講起拜登,他昨日(23日)說,如果中共武力攻台,美國就會出動軍事力量保護台灣。之後白宮很快就發出一份聲明說,正如總統所言,美國的政策沒有變過,會繼續按台海和平穩定的承諾去做,還說根據《台灣關係法》,美國承諾了會向台灣提供軍事手段,協助台灣進行自我防衛。路透社就直接說,拜登現在放棄了過往美國一直採取的「戰略模糊」政策。

中共國務院參事、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時殷弘對台灣傳媒中央社講,美國如果有極重大的政策改變,不會只是講一次,所以現在美國不算是改變了「戰略模糊」策略,不過有越來越清晰。時殷弘說,目前西方國家的行動主要都是用威懾的方法,如果阻止不了中共,西方國家就唯有備戰,現在他們也未決定是不是真的打仗,但是準備功夫一定要做,不是說「戰略模糊」就永遠都模糊。

連內地的學者都講如此反常的言論,不知道中共聽不聽明民的呢?又或者可能像這位學者所講,拜登的戰略雖然越來越清晰,但是還是定義為「戰略模糊」,所以中共理解不了。拜登想要威嚇的話,是不是應該「畫公仔畫出腸」之外,還要畫出心肝皮肺腎呢?

滴滴撤出美國股市 SPACEX集資創新研發

滴滴昨晚在北京開了個臨時股東大會,決定美國「存託憑證」(ADR)由紐約證券交易所退市,他們以每一股一票投票,表決結果以「7.8億票贊成,3千萬反對」通過。滴滴表示,6月2日之後就會向美國證交會正式交表,由紐約聯合交易所退市,預料交表之後10日就會生效。

有公司退市,亦有公司就繼續集資。SpaceX向全體員工發出了一份Email指,SpaceX馬上會以每股70美金募集17億美元的資金,比SpaceX在2月份的股票分拆後多了25%。作為第一間將太空人送上地球軌道的私人公司,今次的舉動令該公司估值上升到1270億美元。而今次的集資主要是用來發展下一代的Starship太空船火箭,以及目前在烏克蘭幫忙的Starlink全球衛星互聯網系統。

股市的事情真是有人歡喜有人愁,有人慘到要退市,有人就集資發展更新的科技,哪個國家在走衰運?大家都一目了然啦。再者SpaceX集資並不是因為財困,而是為了開發對人類更有用的科技,相比起那些只是為了賺錢而上市的公司,SpaceX的集資給人的感覺就顯得更有價值啦。

經濟學者刷卡12元惹銀行關注

不知你有沒有試過有一兩個月沒有刷卡,但是就被銀行職員打來關心你呢?我們這些平民當然沒有試過啦,不過原來這樣的事真的有在上海發生。中共「封城」衝擊經濟,復旦大學兼任教授林采宜說,她5月的信用卡賬單只是刷了11.4元人民幣,搞得銀行關心她,看下她發生了什麼事?林采宜同時也是中國首席經濟學家論壇研究院副院長,她上星期在微博講出了這件事。

她說,招商銀行的私人銀行部客戶經理打電話比給,問她這2個月在用信用卡方面是不是有什麼不開心的事?林采宜就說,自己因為「封城」而被困在家裡2個月,所以沒有什麼要花錢的。誰知客戶經理就問她為什麼不在網上買東西花錢呀?林采宜就說,物流都停了,網購買什麼呀,這11.4元是騰訊音樂的費用,不用物流就買啦。

她評價這次的經歷說,無人流,無物流服務業全停,網購買東西的動力也沒了,連一個私人銀行的客戶都只是刷了11.4元,有多少商戶捱得住呀?如果這2個月不在上海,真是體會不到「封城」的代價呀。有網友就留言受,「繼續靜默,繼續清零,是會見到代價的。」而林采宜亦有所體會地說,所謂「不惜一切代價清零」的人,是因為自己不是那個「代價」。似乎略有所指,不過招商銀行打電話去,原來不是關心客戶是不是真的發生了什麼不愉快的事,而是打去盤問客戶「你為什麼不花錢呀?」是不是代表經濟差到要銀行經理打電話催客不花錢消費呢?如果是的話,中國的經濟應該是真的太差啦,至少香港暫時沒有發生這些事啦。

612基金律師會指收到投訴

不知道大家現在覺得在國安法下,還有多少在香港的專業團體可以完全獨立地按程序、很客觀咁做事呢?如果有涉及國安法的投訴,你還會不會覺得這些專業團體可以完全沒有壓力地按照自己的規章處理這些投訴呢?講的是香港律師會呀,最近警方調查「612人道支援基金」時,大鑼大鼓地說懷疑有律師及大律師在提供服務時,專業上行為失當。

昨日香港律師會就特地開記者會回應這件事,他們確認說,今次的投訴是第一單收到警方國安處的投訴。身為濟南市政協、曾經稱《港區國安法》完善了香港法治的律師會會長陳澤銘說,因為要保密,所以不會透露涉事的律師、律師行數目以及有關失當行為的資料。他亦講明會由律師會自己調查,不會與大律師公會合作,不與大律師公會交換資料。而曾經參加「反佔中」的副會長湯文龍就說,因為社會對這件事有許多不同的揣測。所以不會披露任何資料,否則就會對公眾及個別律師很不公平,不可以未審先判。

律師會說,今次的投訴會按投訴機制處理,由1個3人小組獨立審訊。如果發現真的有違規,輕則書面提醒,重則轉介去「律師紀律審裁組」跟進,隨時會搞到涉事律師在律師登記冊上面除名,還說如果涉及刑事的話,更會交給警方處理。

網友說,政府針對「612基金會」做了許多事,可見中共秋後算帳沒完沒了。上星期就拘捕「612基金」的信託人,包括何韻詩和陳日君,現在就處理幫忙打官司的律師,之後可能就是其它團體。中共今次不是用國安法對付這些律師,而是用其它渠道去處理,所以什麼不會「秋後算帳」的承諾,都是「歷史性文件」,信不過,靠不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