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禧年出生的一代正值大學畢業,開始步入社會,但是等待他們的是畢業即失業的窘境。專家分析,多項中國經濟數據不佳,大環境對他們求職不利,內卷情況只會更嚴重。

2000年千禧之年,出生率非常高。官方數據顯示,2022年中國高校畢業生規模1076萬,同比增加167萬人。2021年畢業的全國高校畢業生超過了909萬人,同比增長了35萬人,2020屆高校畢業生874萬人,同比增加40萬人。

據《21世紀經濟報道》報道,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教授盧鋒表示,畢業生人數增加的背後,和「推後就業」密切相關,中專生畢業想考大專,大學生畢業後很多人考研,人數一年一年累積,導致2022年新求職人數可能會出現一個峰值。

車廠毀約校招生頻傳 反映車市蕭條

在理想汽車被曝出毀約2022年畢業的校招生之後,小鵬汽車也被曝出了同樣的情況,「小鵬汽車被曝毀約20逾名應屆生」的話題5月19日還衝上微博熱搜榜。

廣州大四王同學說,他去年通過校招途徑,與小鵬汽車簽署了就業協議,但今年5月公司HR(人資主管)稱業務調整,無法提供就業崗位,為學生提供5000元補償。

《每日經濟新聞》報道,4月上旬小鵬汽車還被傳出裁員計劃,有員工在招聘社交平台上留言稱,公司部門正在調整中,部份部門裁員比例可能達到30%。

根據中汽協公布的數據,中國全國汽車銷售4月份同比下降47.6%、環比下降47.1%,首4月累計銷量按年下跌12.1%。

旅美經濟學家Davy Jun Huang告訴大紀元,最近中國大陸汽車銷售市場非常蕭條。在電動車的生產端方面,蔚來、理想、小鵬等中高端車型均受到疫情影響出現停產和減產,在銷量端方面,作為中高端車型主要銷售地的東部沿海城市,多個城市被封控和靜態管理,造成門店歇業,影響訂單和交付。

多行業受疫情衝擊 青年失業率創新高

此外,據中共國家統計局近期發布數據顯示,4月份全國城鎮失業率為6.1%,比上月增加0.3個百分點,創下自2020年武漢封城以來的新高,其中16~24歲青年失業率衝上18.2%,史上僅見。

Huang表示,在中共疫情防控措施之下,自2月份中國新年以來,全國2.9億農民工中約有三分之一沒有返回他們就業的城市。據研究公司美奇金(J Capital Research)根據對中國勞工機構的採訪,中小企業的就業人數已縮減了約30%。

他分析,最新的PMI數據顯示,中國經濟持續下行,由於中國個體工商戶佔市場主體總量的三分之二,而且九成集中在服務業,以批發零售、住宿、餐飲和居民服務等業態為主,而這些行業恰恰是受疫情衝擊嚴重的行業。

綜合上述情況,Huang說,企業的營收陷入困難,就業機會不足,已經出現裁員,中國今年有創紀錄的逾千萬名大學生畢業,空缺職位數量無法滿足就業需求,應屆畢業生更難找工作。

北大博士生當城管 武漢大學畢業生薪三千

據網易新聞報道,國企、事業單位年年擴招,但仍有九成大學生進不去事業單位,一位國企的老員工說,大學生沒有什麼經驗,很多國企只招收具有一年以上甚至五年以上工作經驗的人。

與此同時,越來越多大學畢業生加入考研大軍。2022年,全國碩士研究生報考人數為457萬人,招生人數約為120萬左右,有四分之三的報考人員只能陪考。

但是研究生畢業後仍面臨就業窄門。近日北京市朝陽區公布公務員錄用名單,多數擬錄用公務員畢業於名牌大學,而廣受關注的某街道城管執法崗位,錄用一名北京大學物理博士生。

有網民質疑,「一個小小的城管崗位,吸引北大的博士來參與,內卷都到了這種程度了嗎?」

湖北某市企業主柳先生告訴大紀元,「在武漢,一般人對上大學沒甚麼興趣了,只有學霸,才對上大學有興趣。因為多年來,央企、國企先錄取一本(指第一批次錄取的本科大學,多指211學校)的學生,二本、三本大學的,找工作全憑自己社會關係和能力。」

武漢一名企業主告訴大紀元,武漢是高校數量全國第二的城市,每年的畢業生很多,僅次於廣州。在武漢,本科生畢業找工作問題不大,但薪資普遍很低,大部份只能拿到三千多,而且每周單休一天。

這名企業主說,最主要還是經濟大環境「不升反降」,他認識的小企業主,很多都在陸續關停中。今年網上有個很火的段子,是說應屆畢業生在武漢應聘,HR問期望薪資是多少,答六千,HR直接說:你是來應聘老闆嗎?

互聯網裁員潮襲來 加速社會內卷

5月19日,騰訊宣布對PCG旗下的騰訊體育業務進行調整後,綜合陸媒報道,騰訊新一輪的裁員還涉及多個事業群,包括雲端業務、遊戲業務,其中遊戲部門裁員比例大約在10%左右。

相關業務調整引發網民批評,也引來騰訊創辦人馬化騰在朋友圈吐苦水,他轉引一名公眾號帖子並且評論說,「這段描述得太形象了:部份網民關心經濟的方式是:企業可以破產,但不可以裁員;企業可以破產,但不可以加班。」

騰訊創辦人馬化騰在朋友圈轉引一名公眾號文章並評論。(網絡圖片)
騰訊創辦人馬化騰在朋友圈轉引一名公眾號文章並評論。(網絡圖片)

其他互聯網企業,包括阿里巴巴在今年3月份就傳出裁員消息,京東近期也通過裁員進行新一輪瘦身。

旅美經濟學家Davy Jun Huang分析,北京當局這兩年出手整頓所謂的科技公司,這些科技公司也就是互聯網應用公司,這些公司過去被嚴重高估,認為互聯網應用無所不能的,吸引大量資金流到這兒,大學也培養了很多這方面的專業,但是到頭來猛然發現,這些公司其實就是以資訊、娛樂為主,而中國需要的是實在的生產製造。那種一窩蜂的培養方式,其實本末倒置。

Huang說,再加上中美貿易戰、晶片短缺,以及製造業缺少資金與人才支持,整個經濟結構及就業形勢非常不樂觀。這問題現在被北京當局作為一個重點工作來做,但是,能否在短期內逆轉發展,可能還是相當困難的。

Huang說,「而且在過去這種靠講故事賺快錢的時代,已經改變了整個社會對工作就業的想法,年輕人乃至中年人,很多人都不願意去做具體的生產製造,想一招發達,加上各種上市融資的圈套,也加速了社會的內卷。」#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