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痘成全球新一輪疫症?專家指不同意

猴痘病毒陸續在不同國家出現,搞得許多人都擔心會不會是新一輪疫症爆發呢?世界衛生組織說,會在未來幾日為不同國家就猴痘疫症提供指引及建議,看可不可以減輕猴痘的傳播。猴痘在非洲以外的國家其實很少見,世衛目前暫時在全球發現了大概80宗以上的案例,以及50宗疑似案例。

香港衛生防護中心傳染病處首席醫生歐家榮說,今次爆發主要影響的都是比較年輕的男性,而部分屬於男男之間的性接觸,有機會與同性接觸傳播有關。他說猴痘對香港的風險不算高,目前來到香港的人,如果發現有病癥就會安排進入醫院,或者會進行隔離。當有猴痘個案出現時,公共衛生化驗服務處也會檢驗到。這好像是給香港市民派了一顆定心丸,我們不如先來看下外國的情況和當地政府怎麼說。

挪威公共衛生署昨日(22日)說,一個由5月6號至10號去過奧斯陸旅行的外國旅客回到自己國家之後,證實確診。挪威現在正在尋找在奧斯陸有沒有其他疑似的猴痘病人。挪威當局暫時沒有透露這名外國旅客本身是來自哪個國家。而美國紐約州的衛生官員前晚(21日)亦宣布,發現一單懷疑是猴痘的案例,現在也正在調查中。

美國總統拜登昨日表示,猴痘是每一個人都應該關注的事,他又對傳媒講,美國政府已經在處理。而英國就表示,當地最初2名確診者都去過尼日利亞,而第3名確診者就是照顧這兩位病人的醫護人員。之後也有幾單案例,有些在倫敦發現,有些則在英格蘭的東北部發現。英國政府推斷他們應該是在英國本土感染的,因為在他們之間找不到有什麼關係,而他們的旅行史亦不一樣。不過,政府正跟進與這些患者有密切接觸的人,必要時追蹤、監視他們的病情。不少政府當年在COVID-19開始蔓延時的反應和實行的措施太差,結果令全球COVID-19大爆發。他們被民眾批評的同時,亦令不少人因此而過身,可以說是打亂了我們本身的生活節奏。「信政府不如信自己」,不如我們先看一下猴痘到底是怎麼來的。

英國BBC前日刊出了一個專題講解猴痘,資料顯示猴痘是由猴痘病毒引起,與天花
屬於同一個家族,但是比天花輕微很多,傳染能力亦很低。它本身主要出現在中非及西非兩個地方,靠近熱帶雨林的邊緣地區。患者最開頭出現發燒、頭痛、背痛、肌肉酸痛及全身無力,之後就開始出痘,由臉開始,再到身體其它部分,最常見的就是手掌和腳底,這些痘會令患者非常之癢,如果特意去抓,有機會有疤痕,而這些猴痘症狀通常在14至21日內就會自己消失啦。

一般來講,除了性接觸之外,猴痘也會透過受了傷的皮膚、呼吸道眼、鼻、口腔等等進入人體。而猴痘亦可以因為與受感染的動物或者是受病毒污染的物品接觸而傳染,也就是說,你碰到那些帶病毒的猴子、老鼠,或者是傳單、被鋪,都有機會中招。目前並沒有針對猴痘的治療方法,只可以做預防措施,減少感染。而天花疫苗就被證實有85%機會可以預防猴痘。

Nottingham大學分子病毒教授鮑爾說,每50個與猴痘患者接觸的人中,只有1個人會被感染,由此可見,猴痘的傳染能力其實很弱。他更批評到,市面流傳「英國處於猴痘爆發邊緣」這個說法是錯的。而英格蘭公共衛生署國家傳染服務中心副主任尼克也說,猴痘對公眾整體的風險很低。網友講過,「鍾南山靠得住,母豬都會上樹」,因為鍾南山開頭說「COVID-19不會人傳人」,信他就真是要死啦。今次是英國的專家對大家講不用太擔心,不知道大家對英國專家的信心又是怎樣呢?

澳洲變天新總理親中?小粉紅一廂情願

澳洲工黨領袖阿爾巴內塞(Anthony Albanese)成功贏得大選,預計今日(23日)宣誓就職,成為澳洲第31屆總理。今次在澳洲的華人選民因為期望工黨可以令澳洲恢復與中共的合作關係,所以民調顯示他們主要都投給了工黨。現在工黨贏得大選,過去由Morrison政府主導的親美抗共政策又會不會延續下去呢?

澳洲國安大學亞太學院講師宋文笛對BBC說,澳洲未來會更加附和美國的戰略主軸,但是可能在戰術上會有一點調整。原因是澳洲與美國的盟友關係是由第二次世界大戰開始就已經形成的,親美也是澳洲兩大黨的共識,所以美國要與中共競爭,澳洲就一定會和美國站在同一陣線。而澳美英安全協議AUKUS的軍事工程要到2040左右才會完成,所以澳洲和美國在外交上同聲同氣,可以說是必然的事。加上AUKUS的成本那麼大,如果因為外交立場轉為親中而搞得澳洲的軍事發展一團亂,無論之後是哪一個黨執政,都不會有什麼好結果。而工黨亦在選舉期間清楚講明他們支持AUKUS的軍事行動,工黨亦提出要搞個澳洲太平洋國防學校出來,用來培訓各大太平洋島國的安全部隊成員。這樣看來,似乎在澳洲的華人和小粉紅所希望見到的「中澳關係緩和」,似乎就不會在短期內發生啦。

而澳洲新總理上場,外交禮儀方面當然少不了太平洋島國的祝福啦。最近與中共簽署秘密協議的所羅門群島總理索加瓦雷也發聲明說,所羅門群島仍然是澳洲堅定的朋友和首選的發展夥伴,感謝澳洲這麼多年來在財政、醫療及國防上的幫助。他又說,保證在未來阿爾巴內塞的任期裡面,所羅門群島與澳洲的合作會昇華到另一個層次,還說馬上就有很多事要做。而斐濟總理巴依尼馬拉馬就特地在Twitter發出一個帖文,恭喜阿爾巴內塞當選,還說在他的政綱裡面,氣候優先計劃最受歡迎。

澳洲換政府,長期盟友紐西蘭當然不會缺席啦。紐西蘭總理阿德恩更是直接打電話對阿爾巴內塞說,澳洲和紐西蘭兩國聯手,有助兩國一齊發展得更好。大家對新總理上位的語氣都好像很有期望,澳洲以後可不可以帶領南太平洋延續一貫的外交方針,就要拭目以待啦。

阿爾巴內塞一贏了選舉,除了即時上位之外,還要即刻準備出發,聯同未來外長黃英賢(Penny Wong)出席在東京舉行的「四國峰會」,而這位澳洲未來外長的身份又會是另一個影響澳洲對華政策的因素。有華裔血統的黃英賢在馬來西亞沙巴出世,8歲移民去澳洲阿德萊德,大學畢業之後就在工會裡面做事。她在2001年第一次以工黨成員身份當選參議員,之後在2007年,2013年及2016年都成功連任,現在更是工黨第一位女性參議院黨團領袖。

黃英賢致力推動澳中關係,加上華裔的身份,令她在選舉上被對手稱她親中,但是她亦曾經批評澳洲的Morrison政府在處理所羅門群島與中共的秘密協議這件事上,犯了二戰以來最大的錯誤。她說Morrison政府令中共乘虛而入,填補了南太平洋的權力真空,令所羅門群島不再是盟友選擇之一。

雖然現在沒有消息證明黃英賢與中共有很密切的關係,但到底華裔的身份及推動澳中關係的立場,會不會令她之後很容易地被中共統戰,從而影響到西方聯盟的對華政策呢?相信要讓時間去考驗啦,不知道各位觀眾,現在又會不會對新上場的工黨及黃英賢充滿信心呢?

曼谷選市長不談政治?學者指是民眾「撐不撐保皇黨」的民調

講到選舉,今年不同的地方都一樣有選舉,像是韓國和英國一樣,都有翻天覆地的變化,而昨日泰國也有選舉,不過只是市長選舉啦。市長選舉到底應不應該講政治好呢?還是專心講與地方生活有關的政策就算了呢?泰國首都曼谷昨日舉行近10年來第一次市長選舉,今次前所未有的有30個人參選。

自從泰國在2014年發生政變之後,整個地方選舉就被取消了,而曼谷市長這個職位一直都由政府任命。雖然泰國在2020年有大規模示威,要求政治改革,以及改革君主制度,但是就算如此,今次曼谷市市長的選舉也是以日常生活的問題為主,不太講政治。

泰國有民調顯示,市民關心的議題都是與交通、政績及防洪有關,那麼多位候選人裡面,呼聲最高的是前政府交通部部長差察,他說會解決曼谷差得出名的交通問題,又承諾會推出不同的環保措施,以及會改變選民目前因為政治而分歧的局面。

而他的對手現任市長阿斯溫就得到總理巴育的支持,之前他亦是警方的首長,他的政綱主要就與水患有關。不過阿斯溫這6年做市長的表現就不怎麼樣啦,特別是早前幾日曼谷部分地區在大雨過後仍然出現水浸,這些新聞都很影響他的選情。

民調顯示,目前差察的支持度接近四成,比阿斯溫多了30%。雖然大家主力都是講民生上的政策,但是朱拉隆功大學的政治分析家蒂提南說,今次曼谷市長選舉可以令人知道,曼谷的市民是否還支持保皇黨及軍方一齊支持的候選人。雖然曼谷不等於整個泰國,但是今次選舉結果算是一個民意指標。

這次曼谷的選舉令不少人想起香港2019年的區議會選舉,大家其實都是在選一個與政治沒有什麼關係的議會,但是那次的選舉,民主派大獲全勝,就反映出香港市民對抗極權的民意指標啦。所以就算今次的選舉,在政綱的比較上與政治完全無關,但是在選民的投票上,或多或少都反映出市民對總理及皇室的支持度。由此可見只要是選舉,其實怎樣都離不開政治立場,只是看政治立場到底有多麼影響投票意向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