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5月18日)FBI公開一份起訴書,指控一個美國公民和四個中國情報官員,在美國針對知名民運人士、異見者和人權領袖進行間諜活動,威脅他們的安全。那四個屬於中共國安部的官員分別是賀鋒、紀傑、李明(又稱「小李子」),以及呂可清,而那名美國公民則是學者作家兼「民運人士」王書君。五人中,只有王書君被捕,賀、紀、李、呂則仍然在逃。

這宗案件中,王書君的角色尤為重要,事關他是蒐集和輸送情報的主力,多年來藉著自己的「民運人士」身份,接近各地知名異見者,包括香港民運人士、支持維吾爾和西藏的人士等,套取情報後即記錄於電郵「日記」,供中共國安部查閱。王書君接觸並套料的人當中,有大家熟悉的何俊仁。王為甚麼能取信於「仁」呢?不妨看看他的背景。

73歲的王書君本身是學者,畢業於山東大學歷史系,其後在青島市社會科學院任教。1994年,他在知名歷史學家唐德剛推薦下,赴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東亞研究所訪學。2003年,入籍美國。2006年,王書君與王丹等人,在美國發起成立紀念胡耀邦趙紫陽基金會,並出任秘書長一職。2021年起,他改任基金會副會長。單看這份履歷,儼然一個有學識和良知的精英。

據起訴書說,在2016年11月16日前後的一次通訊中,王書君告訴綽號「小李子」的國安人員,他剛剛與香港一位人權活動人士(起訴書中沒提名字,只稱為Hong Kong Dissident #1,但我相信即何俊仁)通電話,已問了「必要的問題」(「necessary questions」),並得到「坦誠」(「candid」)的答覆。小李子回道「很好」,並給予豎起拇指的表情符號,更指示王書君把對話記錄到「日記」裏。

2019年4月,王書君搜集到一批香港民主派人士的名字和聯絡方法,這些人隨後也因為在2019和2020年涉嫌組織、宣傳、或參與未經批准集會而遭中共拘捕,可見王書君也有份向國安部提供有關這批港人的情報。這樣一則新聞,究竟對香港人或海外民運人士有何啟示呢?

共諜假扮異見人士、滲透民運組織,應該不是新聞吧。程翔曾以十六字概括中共對海外民運組織的策略,就是「加入民運、領導民運、分化民運、消滅民運」。事實上,中共也不在乎你們知道「有鬼」,它就是想你們互相猜疑,從而達到分化的目標。

還有另一個情況,不是共諜假扮異見人士,而是異見人士變成共諜。有人猜測,王書君是在2015年回故鄉青島出書的時候,才被中共拉攏的。換言之,今日是民主鬥士的人,明天可能是最強共諜。像王書君之流,肯定不止一個,豈非防不勝防?這個問題貌似跟政治有關,但我覺得不是。世上很多問題,歸根究底是人的問題,比如這個王書君。

在今天看到這則新聞之前,我根本不知道美國有個胡耀邦趙紫陽基金會,也不清楚海外民運現況,但「王書君」這個名字卻似曾相識。想了一下,咦,忽然想起:八、九年前我為張愛玲小說《少帥》寫考證文章的時候,不是在註腳引過王書君的書嗎?查一查,果然是同一人!當時我在註腳中寫了甚麼呢?是這樣的:

「順帶一提,王書君這本書(《張學良世紀傳奇》)雖記錄了張學良的說法,卻把張(學良)趙(四小姐)認識時間定於一九二六年四月,不知何據。又王書君在少帥的口述後附記故事,大多採自坊間舊聞,未經核實,是一部體例混亂的書。」

王書君身為歷史學者,寫一本書,卻連我這個不是唸歷史的人也看得出問題來,單憑此點,就知道這個王書君不對勁吧?治學寫文章,很容易看到一個人正不正直、有沒有integrity。學者寫一部專著,若是正派人,是不可能像內容農場一樣,胡亂摻雜無稽的坊間傳說的。

今天翻查王書君的背景,才知道他編寫那本《張學良世紀傳奇》,引用了從唐德剛處借來的十一盤採訪張學良的錄音帶,出版時也署名「訪錄者唐德剛」,但原來出版前並無徵得唐德剛的授權!這簡直是巧取豪奪了。然則撇除共諜身份,王書君又是怎樣的人呢?咪就係好人有限囉。

共諜被抓到之前,你永遠不可能知道誰是共諜。但一個人的品格好壞,卻是有眼珠的人都看得見的。唉,只要何俊仁上維基百科,看一看王書君出書的醜聞(包括被控抄襲),就知道這個人是決不能信賴的(即使他不是共諜)。

所以我的結論很簡單:你無法提防共諜,但可以慎交朋友。一個沒有integrity的人,就算今天是人,明日也會變鬼,這不難理解吧?遠離契弟,自然可保平安——這不是政治,是常識。(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

作者簡介

馮睎乾,作家,在多家媒體任專欄作家。 www.patreon.com/sefir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