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拜登周日(5月22日)訪問日本,期間將正式推出《印度-太平洋經濟繁榮框架》(又稱印太經濟框架),該框架被認為是華盛頓希望聯合盟友,加強在印太地區的經濟存在,以對抗北京影響力的經濟政策。

量身定製的印太經濟繁榮框架(Indo-Pacific Economic Framework for Prosperity,IPEF)旨在對抗北京的影響力,同時保護美國工人,但IPEF並不是自貿協定。這個框架跟過去熟知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全面進步協定》(CPTPP)以及中共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RCEP)不一樣。

到目前為止,一些亞洲國家政府對印太經濟框架作出了積極回應,包括日本和南韓在內的一些國家已經表示有興趣加入。

以下是綜合日經亞洲評論文章和其它內容,總結的關於印太經濟框架的五件事。

1.美國為甚麼要發展印太經濟框架?

拜登2021年10月在東亞峰會期間提出了印太經濟框架(IPEF)構想,稱該框架將專注於數碼經濟、供應鏈韌性、脫碳、基礎設施和工人工作標準。

美國貿易代表戴琪在3月出席國會參議院金融委員會聽證會上說,印太經濟框架不是一個傳統的自由貿易協定。IPEF還包括建立可持續食品體系和基於科學的農業監管措施,以及監管實踐和貿易便利。

亞洲協會政策研究所副所長、前美國副貿易代表Wendy Cutler告訴日經新聞,IPEF將是「美國在印太地區重新進行經濟接觸的工具」,希望它將「幫助填補美國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時產生的空白」。

在美國退出TPP後,之前的11個國家在日本的帶動下繼續推進了《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全面進步協定》。2021年,北京申請加入CPTPP。英國和台灣也在申請加入CPTPP。

同時,北京也是15個成員組成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RCEP)的成員,該協議於1月生效。美國不是RCEP的成員。

也就是說,美國現在缺乏一個在印太地區參與的經濟框架平台,北京不僅本身就在該地區,同時也是自貿協定的成員國。

11個CPTPP成員國包括:澳洲、汶萊、加拿大、智利、日本、馬來西亞、墨西哥、紐西蘭、秘魯、新加坡和越南。RCEP則包括東盟十國、中國、日本、南韓、澳洲和紐西蘭。

2.美國為甚麼不重新加入CPTPP?

雖然拜登政府取消了特朗普對美國盟友的一些關稅,但也明確表示,美國將不會重新審視CPTPP。戴琪說,自由貿易協定是「非常20世紀」的工具。在3月的國會聽證會上,戴說,這種自由貿易協定導致美國人「相當大的反彈」,他們對美國就業機會的離岸和外判感到擔憂。

日經說,拜登政府是「中產階級的外交政策」,它希望讓普通美國公民從美國的貿易和外交中看到更大的好處。

這一點上,拜登政府與之前的特朗普政府保持一致,他們都認為不受約束的貿易自由化會傷害美國工人。

3.IPEF與CPTPP和RCEP有甚麼不同?

與《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全面進步協定》(CPTPP)和《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RCEP)不同,印太經濟框架(IPEF)不涉及降低關稅的內容。美國是希望尋求在戰略支柱方面跟其它國家合作,如供應鏈的韌性和數碼經濟。

日經說,IPEF像是一個更加量身定做的機制,在尋求貿易夥伴關係的好處的同時,也使美國免受貿易自由化的不利影響。

當然,因為不是傳統的自由貿易協定,IPEF也不需要經過多年的談判、更不需要參與國國會的批准。

Cutler告訴日經,IPEF將是「循序漸進」的。

「我希望它能在很大程度上填補我們離開TPP時造成的真空。也許,隨著時間的推移,美國會意識到需要做更多的工作,我們會更接近於類似TPP的模式。」她說。

4.哪些亞洲國家可能會加入IPEF?

日本已經對IPEF表示歡迎。日經說,拜登在訪問日本期間啟動該框架,這反映出他對亞洲盟友將參與該框架寄予厚望。

美國的內閣成員,包括國務卿布林肯、商務部長雷蒙多(Gina Raimondo)和貿易代表戴琪陪同出席。

日經表示,儘管日本仍然堅持認為美國加入CPTPP是最好的選項,但美國這次重返區域貿易舞台也是一個值得歡迎的進展。

南韓以及一些東南亞國家,如新加坡和菲律賓,也對IPEF表示了興趣。

菲律賓貿易和工業部在一份聲明中說:「IPEF的目標條款——如推進韌性、包容性和競爭力,以及技術、創新、數碼經濟、能源轉型、氣候目標和公平增長——與菲律賓的貿易優先事項一致。」

泰國內閣周二批准了一份聲明,通知美國他們會參加談判。

不過,也有些國家持觀望態度。日本富士電視台周三報道說,印度和印度尼西亞對加入IPEF表示保留。印度尼西亞總統維多多(Joko Widodo)在上周華盛頓的美國—東盟峰會上說,IPEF下的合作「必須是包容性的」。

還有一些國家質疑IPEF的好處。越南總理范明正在5月11日出席華盛頓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一次線上活動時說,IPEF的具體內容還不清楚。他說:「我們準備與美國一起討論,進一步搞清楚這些支柱的內容。」

有專家表示,IPEF的勞工、環境標準可能成為抑制東盟國家加入的重要因素。

5.IPEF對亞洲經濟可能產生何種影響?中共反應如何?

當地時間周一(5月23日)下午,拜登倡導的「印太經濟框架」新聞發布會將在東京六本木和泉花園畫廊舉行。

華盛頓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貿易專家Matthew Goodman對路透社表示,白宮似乎決定讓IPEF的啟動(儀式)更像是一個開放式聚會,所有人都被邀請參加,真正的工作將於周一早上開始。

「如果(美國)政府想要讓各國參與進來,最終將不得不提供更多切實好處。」他說。

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在空軍一號上告訴記者,台灣不會參與IPEF的啟動,但美國正在尋求深化與台灣的經濟關係。

新加坡智庫東南亞研究所(ISEAS)的地區經濟研究項目客座研究員Jayant Menon告訴日經,外界關注IPEF推動提高供應鏈的韌性實際上是離岸工作重組的代碼,是「試圖將中國擠出供應鏈」。

他補充說,一個擔憂是IPEF不是自貿協定,它是否能持續下去?在拜登政府之後的繼任政府能否繼續?

無論如何,好戰的中共已經把IPEF視為一種威脅。中共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在與東盟輪值主席國柬埔寨的同行舉行視像會晤時,在沒有點名美國的情況下說,有人把「冷戰思維」引入亞洲,煽動製造「陣營對立」,他表示,要進行抵制。

周日,王毅與巴基斯坦外長比拉瓦爾(Bilawal Bhutto)在廣州進行會談。根據中共外交部發布的聲明,王毅在講話中對拜登的這次亞洲行極為不滿。他說,美國炮製出來的「印太戰略」打著「自由開放」旗號,卻熱衷於「拉幫結夥」搞「小圈子」。美國聲稱要「改變中國的周邊環境」,目的就是「企圖圍堵中國(中共)」。#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