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突然有消息傳出,習近平患上了較嚴重的疾病,有關報導雖然在國內的平台迅即被刪除,但北京官方沒有公開否認,難免令人作出種種揣測。

另一方面,有一些媒體近日又較大篇幅地報道李克強總理的動態及談話,甚至突出其語錄。這種情況在過去幾年很少出現,令人對習近平是否仍然獨攬大權產生了懷疑。

習近平登位以來,從一開始便為自己的權力一尊製造條件,把國務院總理的角色大幅度壓縮。

所有新增的委員會、工作小組及各種事務組織,差不多全都由習近平自己領導及親自指揮。李克強作為總理,在很短時間之內便顯然由原本權力格局中的第二線不斷後退。

而這種後退,也不獨是他個人或國務院的後退,而是在一尊獨大的情況下,所有其他人都靠邊站往後退。

中央權力班子再沒有第二線,也沒有第三線,連最初被視為準備培養作兩屆之後接班人的,也慢慢消失在公眾的視野中,到今天已經看不出如果習近平不連任下去,有誰有足夠的實力接班。

沿著這個勢頭,經過這近十年,李克強這個總理也變成了自從改革開放以來最沒有角色的國務院總理。

政治、經濟、外交,社會、民生、各種事務差不多全都由政治局常委一手抓,由習近平集其大成,也緊握住黨國大權。

過去幾年,就連出現了水災或其他事故,往前線視察災情,國務院往往也是後知後覺,要等一尊有所表示及作出反應之後才知道應該如何定位。

由黨中央控制的各級傳媒機構,也很少對習近平以外的其他領導人作深入報道,報道總理發言機會也不多,有人懷疑總理的看法及國務院的政策指示往往也不能有效向各級政府傳達。

李克強作為國務院總理當然有其角色,但顯然都被不斷矮化。因此,不時有揣測認為國務院與黨核心在多方面並不一致,一尊顯然也不容許國務院搶風頭。但李克強似乎也偶然會看準時機作出反撲。

令人印象最深刻的一次,自然是前一年兩會結束之後,循例進行的總理傳媒答問會中,李克強對一尊說的「已經消滅貧困,達致全面小康」作出完全不同的陳述,指全國有六億人收入仍然在1,000元上下。

從各種跡象所見,如果說習近平希望回復毛澤東那種一人獨尊的地位,那直到今天,他面對的最大困難就是現在這位總理似乎不是當年的周恩來。

當年的周恩來可以說是對毛澤東俯首貼耳,就算他要在恢復國民經濟秩序抓具體工作,但他對毛澤東可以說是言聽計從,盡量配合,毛澤東要鬥爭誰,他便鬥爭誰,他也會歌功頌德,帶頭搞對毛澤東的個人崇拜。

但現在這位總理李克強,過去幾年絕少在一尊的種種舉措上打邊鼓助威。近年在打擊巨富、割韭菜、抗疫暴力清零這些問題上,他往往也只是保持沉默。

由此可見,習近平要如毛澤東般建立那一種難以匹敵的絕對個人權威,並不如想像般容易。

另一方面,上海封城一事延續至今,加上其引發的種種討論,顯然都帶有權力鬥爭的苗頭。無論是之前的武漢封城,或後來的西安封城,其實都造成了不少令人憤怒及慨嘆的後果,也出現了各種各樣的悲劇及投訴。

但上海這次封城,竟然流出了大量錄影及錄音片段,也有不少網民的微博言論及文章,大幅度地揭露了社群反抗暴力清零、與大白的武力對峙、地區組織的中飽私囊,這全部都直接挑戰北京中央堅持的清零策略。

從一開始,上海的管冶高層以上海特殊論來否定上海封城,本身已經帶有挑戰中央的味道。

結果是中央突然重壓下來,一定要封,還要把早期較溫和的「先封浦東,再封浦西」的漸進策略全盤否定。這一種先軟後緊的轉變,便令後來出現的種種抗議及對抗事件更突出了。

上海作為全國最開放的城市及最重要的經濟中心地區,出現如此長時間的封城及持續的對抗,就算不是有人刻意經營這個局面,其出現的種種事故也足以成為向中央領導層抓辮子的大好材料。

而習近平在主持完中央高層經濟會議之後,會議發出的文件也充滿了政治鬥爭的味道,連懷疑論者都要鬥爭到底。把抗疫變得如此政治化,顯然隱含著北京最高權威與其他力量較勁的意味。

延伸開去,如果真的要向上海封城造成的惡劣影響問責,就算不一定能夠對習近平在二十大之後連任下去的部署全盤推翻,也有可能對新一屆政府的人事部署構成影響,削弱習近平的一尊地位。

在這個時候傳出他患病的消息,又突然間突出總理李克強,顯然也是十分重要的政治訊息。在中共這種封閉的政治體制下,對最高領導人的健康狀況及私生活一向都是諱莫如深。

領導層各人的生活狀態及互動也是在黑箱中,外間的報道一般都不會得到官方證實,領導人的健康就更是禁區,因為各種消息及潛在影響都可能會對高層的權力互動產生連鎖反應。

這一次習近平患病之說,不能排除是政治對手製造的訊息或刻意傳出機密消息,意圖為高層權力鬥爭製造條件。

加上李克強突然間被突出,習近平要在二十大順利繼續連任下去的如意算盤是否真的會出現變數,這一點很值得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