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機構更新《法官行為指引》 中共要求退休領導幹部與黨一致

中共現在什麼都管,就連法官的私人生活也要管一下。昨日(16日)司法機構就更新了《法官行為指引》,叫法官不要直接回應批評及接受訪問,更加提醒法官,在用Social Media時,要格外留神。這份《法官行為指引》是自從2004年發表以來第一次更新。

終審法院首席法官張舉能說,法官及司法人員一定要對公眾及自己負責,所以在行為方面要時時刻刻都做到最高標準。他又說,因為最近審理的案件涉及的範圍越來越複雜,而且公眾又很關注法官及司法人員怎樣履行職責,所以就覺得是時候檢討及更新這份指引。

指引裡面講得最多的就是與社交媒體有關的啦。指引說,法官在自己的私人事務上面用不用社交媒體,是屬於自己的個人選擇,理論上不會引起人們討論。如果法官對社交媒體連基本認識都沒有,更加會令市民覺得法官與現代社會脫節。好為法官著想呀,不過有溫馨提示的:當法官用社交媒體時,就要留意他們的行為有機會帶來什麼風險,從而謹慎行事。指引又提醒法官,在使用社交媒體時一定要確保,就算那些行為被人公開也不會對自己構成風險,或者令他們的地位和尊嚴受損,更加不會導致公眾對整個司法機構的信心減少。這份指引實際是怎樣寫的呢?我們一齊看下。

(1) 法官應合理謹慎,確保自己或至親和摯友使用社交媒體時,不會不必要地公開自己的個人或聯絡詳情或私人生活資料。

(2) 法官應避免在社交媒體評論案件、法律議題、訴訟人、證人或律師。

(3) 對於將任何人士、團體或單位「加為朋友」、給予「讚好」或「追蹤」,抑或是以其他網上或社交媒體方式與之聯繫,法官都應格外審慎,特別是當有關聯繫可能會削弱外界對法官公正審理個別案件的觀感或破壞公眾對整體司法機構的信心。

(4) 訴訟某方或其律師和法官之間透過社交媒體作出單方面溝通,其不恰當的程度等同於其他方式的單方面接觸。倘若法官收到此等信息,必須毫不保留及迅速地知會其他有關各方。

指引又補充說,在互聯網上辱罵法官,針對法官而起底等這些情況,其實在香港和其他司法管轄區都會發生。如果法官遇上這些情況,應該避免直接回應。如果法官真是覺得要做些事,就應該請示法院領導,不應該匿名回應和發表意見,亦不應該在傳媒面前回應、批評,就算覺得報道失實,也要請示法院領導,由司法機構採取行動。

其實法官也是一個活生生的人,有七情六慾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他們的日常社交也應該被尊重。法官的判決好壞,由公眾去判斷再合理不過,如果法官對公眾的輿論有什麼意見,去表達自己的想法,如果要法官失去人身自由是因為要維護所謂的法庭尊嚴,那麼這個尊嚴就是自欺欺人而得出來的。其實說到底,還是不想那些有立場的法官在社交媒體反映他們的政治立場。在外國有不少法官都有自己的政治立場,但是他們只要是公正判決,公眾其實不會覺得法庭的尊嚴與威望會受損。

不過,不知道是不是「管開有鋪癮」呢?中共現在除了連香港的法官也要加多規矩之外,連退休的領導幹部也要管一管。原來幫中共做事和違背良心一樣,是一個永世的枷鎖呀。中共前日(15日)發出一份叫《關於加強新時代離退休幹部黨的建設工作的意見》的文件,裡面要求退休幹部,特別是做過領導的要與習近平為核心的黨中央高度一致,不可以妄議中共大政方針。除了不讓退休的人駁嘴之外,這些退休人士還要每年上一次黨課,要他們繼續聽黨話跟黨走,也真是有夠恐怖的。聽黨話跟黨走還不夠,這些退休人士還要「在大是大非面前聽黨指揮」,似乎是要他們做啦啦隊,為中共所有的政策吶喊助威。除此之外,這些退休的幹部黨員亦不可以傳播負面的政治言論,也就是連發晦氣講兩句都不可以。

對退休幹部諸多限制,似乎是中共想在11月二十大前後維繫好整個共產黨上上下下,不知道是否就是說,許多退休的人對現在的中共很不滿呢?否則為什麼會挑這個時候發出這樣的文件呢?俗話說,打壓越大,反抗越大,他日如果那些退休黨員真的反抗的話,中共現在當權的人會不會地位不保呢?不過就算中共連退休黨員都禁聲,也不代表中共做的事沒有人有異議,旁觀者清,國際上總是看得一清二楚。

​​​​中國歐盟商會主席:封城比六四更可怕

斷斷續續在中國住過33年的中歐商會主席伍德克,最近接受「美國之音」訪問時說,中共強硬的封城及「清零」的作風令人恐懼,更說目前的危機感大過當年「六四」和「97金融危機」。

上星期,新華社又呼籲外資要與中共「共度時艱」,叫外資留在中國,拼命勸說外資不要走。不過,伍德克在訪問中就說,「清零」對中國的經濟造成無法逆轉的傷害,如果中共繼續動不動就封城,更加會令供應鏈搬離中國,就算部分中共官員知道「清零」的代價非常龐大,但是也似乎沒有希望在今年之內會放寬「清零」政策。

伍德克說,上海「封城」而造成的影響很嚴重,亦令人很痛苦。上海310萬間公司裡面,只有幾千間可以運作,其餘全部都停止運作。所以今次封城不可能對經濟沒有影響,而且今次的影響一定會是非常嚴重的。他以車流量舉例子說,上海「封城」令上海的車流量跌了八成,而「半封城」狀態的北京就跌了三成,就算4月和5月沒有「封城」的地方如廣東,車流量也跌了有15%,反映「封城」對經濟及供應鏈的連鎖反應牽連甚廣。他說,就像你有一間工廠,明明可以運作生產,但是「封城」搞得沒有客戶,又沒有原材料,就會什麼都做不了。

他說,現在供應鏈面對的挑戰,比2020年第一次爆發COVID-19是麻煩了好多。他說2020年時,其實很快許多事情就恢復正常運作啦。而供應鏈受影響,除了影響中國內部的經濟之外,亦影響整個國際的經濟。因為中國現在是全球出口冠軍,每日都賣出13億歐羅的貨物給歐盟,雖然到現在仍然沒有國家可以取代中國的貨源,但是供應鏈已經慢慢地在離開中國。而它們離開中國,同時也代表了它們在其它地方有培訓人才,以及修建不同的基建,所以這些「封城」的決定伴隨的成本就是全世界不會等中共「睡醒」解封,再回去中國投資,也就是指,這些供應鏈會永久消失。他說,目前中共的經濟是在一個災難裡面,而這個情況還要維持多久還是未知數。

以「財新服務業PMI」為指標,目前指標是36.8,也就是說服務業深度收縮。本身許多人在服務業工作,但是現在就沒有什麼人上班,證明了許多人失業,同時也代表消費下降,需求減少。上一次PMI如此之低已經是2020年2月的事了,而本身這些經濟的影響可能是短期的,好像當年武漢一樣,經濟很快就恢復正常,但是「封城」的影響太深,會帶來長期的影響。他說中國應該有四成人口正在面對不同形式的封閉狀態,就像北京一樣,餐館關門,學校停課,什麼活動都沒有,這些狀態和「半封城」沒有分別。

而他們之前的調查結果亦看得出,今年1、2月的數據其實不錯,誰知3、4月直插谷底。調查裡面,三分之二的企業都說,他們預計今年在中國賺到的收入會打九折。伍德克就認為,同時長江三角洲「封城」很久都未解除,所以實際上會再跌多少沒有人知道,就連他自己本身那間公司的管理層也擱置了許多在中國的新項目。伍德克說,但是就算如此,歐洲的企業也未算撤出中國,現在只是將那些新的投資項目拿去其它地方。不過現在不同公司都擱置大大小小的項目,就已經對中國的經濟,造成一定的負面影響啦。

當前世界不同地方的政要都去各大企業的總部遊說他們去投資,以前中共也很擅長這招,不過現在中共就因為種種旅遊限制,無論是官員還是商人,都未必那麼容易到處走,所以現在中共就沒有這些事啦。他還說中共國務院的人,特別是商務部完全知道現在中國發生了什麼事,但是他們自己也實在理解不了,為什麼中共還要繼續搞「清零」,就算對經濟造成如此嚴重的傷害,都仍要繼續這樣做。現在不同國家都見到人類是要與Omicron共存,但是在中國,Omicron就被當成和Delta一樣。伍德克說,自己有兩個小朋友在德國,一樣確診Omicron,一樣什麼事都沒有,反觀在大陸的人,就當Omicron是瘟疫。

他又說,雖然目前中共做了許多措施,比如降低銀行存款準備金率及利率等等,但是都沒辦法改善外資的投資信心。他說,中共現在做的事情只是平時對付一般的經濟危機的做法,但是現在外資面對的是信心危機,所以這些手段是行不通的。雖然這些方法是可以令中小企拿到一點應急錢,但是卻無法挽救在中國投資的信心他說,外資最看中中國市場的原因是中國經濟很容易預測,但是現在就不是啦。

他說,就當上海、吉林、瀋陽解封,恢復正常,之後又怎樣呢?Omicron就是預測不到的呀,如果之後每次都有確診,都繼續封城,像是西安和深圳一樣,還哪裡有企業會來投資呢?他說企業最希望見到中共學會與Omicron共存,雖然一開放就一定怎樣都有人死啦,但是這些永遠都只是少數,而全世界其實都是這樣啦。他還說,就算整個中國大陸沒有Omicron,但是世界各地都有Omicron,那麼中國大陸是不是整世都封閉自己呢?

他接受採訪時說,自己見到中共連最大最好的城市都封鎖,現在對這個體制感到恐懼和焦慮,又說搞成這樣很令人沮喪和失望。他覺得就算過了二十大之後,在「清零」政策這個問題上,中共應該也會有什麼改變。

一個如此熱愛中國大陸的德國人,就算經歷過「六四」和「亞洲金融危機」之後,仍然留守在中國大陸做生意,可以看得出他有多麼喜歡這個地方,偏偏今次的極端「封城」,就令他受到前所未有的挫折。由他的感受和用詞都很明顯看到,他不斷流露出很強烈的傷感,而這個傷感,相信不少人都曾經經歷過。大家曾幾何時都覺得中國這個地方會好有希望,以及會進步,結果大家現在有看到了,現實的中國在中共的统治之下,總是會事與願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