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歷中共及港府的「泛民大清洗」後,現時只有民協和民主黨擁有少量區議會議席,但前路未明。適逢李家超將於7月1日出任下屆特首,有傳媒報道兩黨打算向李家超「敲門」甚至「破冰」,以試探新政府對民主派的態度。學者黃偉國在向本報表示,民主派需研判自己在《港區國安法》下的政治定位,與李家超「破冰」猶如抱薪救火。

提交意見書「投石問路」

親建制報章《星島日報》旗下的《頭條日報》在5月13日報道指,政府換屆在即,民協和民主黨考慮「試水溫」,以提交意見書方式「投石問路」,試探李家超政府對民主派的態度。民協正起草「二次過渡」文件,打算向李家超提交書面建議,主要涵蓋扶貧、房屋和地區行政三方面,將會在7月1日前向李家超提交。有民協成員指,向新特首提交書面建議某程度上是釋出善意,拋出橄欖枝,期望與政府互動,改善僵化的情況。

報道又指民協新任主席廖成利打算借用前立法會議員馮檢基的網台場地,開設網台加強民協的宣傳工作,又打算成立「顧問團」,並邀請馮檢基擔任成員。而馮檢基近年一直被民主派支持者視為「已經離開了民主派」甚至加入「建制派」,他在2018年立法會補選、2019年區議會選舉和2021年立法會選舉中均落敗。

《香港01》亦有類似報道,指民主黨下星期將向李家超提交政策意見書,重申一貫政策立場,有民主黨中人形容只有幾頁紙,不會有驚喜,唯「李家超回唔回信,相信都係一種訊息」。《頭條日報》報道則指,有少量民主黨中委不滿提交政策意見書的做法,認為向新政府釋出善意,不需要特別向新政府提交意見;但亦有其他黨員認為,作為政黨有責任向政府反映民意,是一貫做法。

將舉辦集思會和籌款晚宴

民主黨將於5月15日起舉辦多場黨內集思會,邀請所有黨員出席,思考民主黨的長遠定位。有民主黨中人指出,集思會除了收集黨員意見外,還想告訴黨員,民主黨仍然會運作下去,「集思會並沒具體議程,區選立場只會待政府有明確方案才回應」。不過,黨員對於集思會的迴響並不積極。

自從大批區議員和立法會議員辭職和被DQ後,民主黨出現財政困難。司庫袁海文今年4月上旬在接受《香港01》訪問時表示,目前財政狀況只能維持多一年,希望今年內籌到300萬元。《香港01》近日報道,民主黨將於今年7月中舉辦籌款晚宴,但規模不如以往黨慶般大,定位為黨友街坊聚會,不會邀請李家超、新班子或技術官僚;亦會嘗試邀請公共服務機構。

黃偉國:「冇水飲,就飲砒霜」

浸大政治及國際關係前助理教授黃偉國在接受本報訪問時分析指,李家超會否與民主派「破炒」是偽命題,重點是民主黨和民協怎樣研判自己在《港區國安法》下的政治定位。他認為如果兩黨的領導想跟李家超「破冰」,猶如抱薪救火、「冇水飲,就飲砒霜」。他質疑與李家超「破冰」是幫助在囚黨友,還是出賣他們;會否成為暴政下的政治花瓶、為政權搽脂抹粉。

在民主派初選大搜捕中,民主黨的胡志偉、尹兆堅、林卓廷、鄺俊宇、涂謹申、黃碧雲和趙家賢被捕,當中只有鄺俊宇和涂謹申未被起訴,而黃碧雲則獲准保釋。而同案的民協何啟明和施德來亦被起訴,但獲准保釋。現時,民主黨和民協分別各有6名區議員,是僅餘擁有區議會議席,以及區議會辦公室仍然運作的民主派政黨。

前區議員:民主派願接受委任嗎

李家超參選政綱並無提及區議會的去向,在4月30日由傳媒舉辦的答問會上,李家超被問及是否由政綱中建議成立的十八區地區服務關愛隊取代區議會,他回應說自己未有立場,現時持開放態度,將來會有諮詢。

前油尖旺區議員林兆彬在接受本報記者訪問時估計,廢除民選區議會只是時間問題,民主黨和民協難以再透過選舉成為區議員。他又指出,過去幾個月,面對第五波疫情,政府完全無視民主派區議員,政府的大量抗疫物資全部交由建制派議員、建制派組織和落選區議員派發。他認為,立法會選舉已經足夠扮演「民主花瓶」,所以不需要再多一個區議會選舉,估計李家超將以委任產生的「分區委員會」取代區議會。他質疑:「到時候,民主黨和民協願意接受委任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