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乎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是,葡萄牙最高法院作出一項令人震驚的裁決,決定將一名婦女引渡到中國。這項決定與歐洲的明顯趨勢背道而馳。

中國共產黨一直試圖擴大其全球警務影響力。中共的這項努力經歷了多年挫折,特別是在歐洲——這個中共的主戰場。但如今,葡萄牙為中共提供了勝利。該裁決涉及43歲的張海燕。自她2019年4月在北部小城市維塞烏(Viseu)首次被國際刑警組織逮捕令拘留以來,張海燕一直在上訴,以免被引渡到中國。

張海燕,她的丈夫和他們的第一個孩子於2018年來到葡萄牙。不久之後,這對夫婦迎來了雙胞胎。然而,當張海燕被拘留和逮捕,並且被當地法院裁決引渡到中國時,他們的生活徹底改變了,就像歐洲和其它地方經常發生的情況一樣。

不幸的是,地方法院批准引渡到中國已成為常態,但在歐洲法律領域,辯護律師、檢察官和法官對中國的無知和缺乏了解的程度也是常態。令人擔憂的是,地區上訴法院在1月份維持了這一決定。今年春天,當該案提交葡萄牙最高法院(Supreme Court of Justice)審理時,它作出了同樣的決定。

這是葡萄牙已知的第四宗引渡中國的案件,也是唯一一起被送往最高法院的案件。第一宗案件於2014年被拒絕,而另外兩宗案件於2018年跟進,均獲得批准。

一個重要的問題是,地方法院往往批准案件,而高等法院則駁回案件。那些擁有資源和高度專業律師的人通常可以對他們的案件提出上訴。這意味著,從本質上講,窮人比富人更有可能被引渡。

在這場運動開始於習近平上台後,北京在引渡方面取得了越來越多的成功,但這一系列勝利於2019年結束。

2019年10月6日,民主派抗議者在香港灣仔區一次示威活動中被警方逮捕。(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2019年10月6日,民主派抗議者在香港灣仔區一次示威活動中被警方逮捕。(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從那時起,瑞典和捷克共和國的最高法院拒絕向中國引渡,因為它們宣布中共的外交保證不可信,而且向中國引渡將違反具有法律約束力的《歐洲人權公約》(European Convention on Human Rights)的兩個關鍵部份,即免於酷刑和公平審判權。波蘭、法國甚至土耳其的地方和上訴法院也紛紛跟進。

從2019年到2021年,北京試圖將其警務影響擴展到歐洲,同時破壞法治和人權保護的企圖遭到了反擊。

中共了解歐洲的軟肋,主要是葡萄牙、西班牙、希臘和塞浦路斯等國家,就像俄羅斯了解塞爾維亞、匈牙利和奧地利一樣。中共正在全力以赴地利用它們。

在一個案例中,北京去年年底派出了一個重要的「專家」代表團出席塞浦路斯的一次審判,這是它在其它更引人注目的聽證會上從未做過的事情。但由於中國首席「專家」的可怕表現,該計劃適得其反。當他被問及中國的刑事司法制度或中國共產黨的角色時,他變得慌亂和充滿敵意。

現在我們回到葡萄牙的案子。

張海燕被指控欺詐性籌款,但這對中共來說不是個甚麼重要的事。她的案子只是一個令中共扭轉歐洲潮流的機會。葡萄牙給予中共這樣的待遇是相當令人沮喪的。

令人震驚的是,葡萄牙最高法院與歐洲其它高等法院直接對立。法院認為中共措辭鬆散的「外交保證」可以按表面價值來看待。中共甚至不必給出具體的保證。對葡萄牙高院來說,中共外交部僅僅說他們會保證就足夠了。

更糟糕的是,這兩項判決甚至都沒有觸及《歐洲人權公約》的兩個關鍵方面。沒有討論虐待、酷刑以及在中國進行公平審判(這本身就是不可能的)的問題。如何使用供詞沒有被提及,一次都沒有。中國監獄的條件也沒有被提及。

我希望張海燕的案件能夠提交歐洲人權法院。那是以前從未發生過的事情。與其說是為了阻止引渡本身,不如說是為了確保中共不會因為這些引渡請求而繼續破壞歐洲的法治和人權。因為事實就是如此:當歐洲的法院未能在司法程序中評估具有法律約束力的人權標準時,從某種意義上說,中共政權已經贏了。在這種情況下,這種司法評估不僅不符合現實,而且實際上根本就沒有評估。

北歐人意識到,像葡萄牙這樣的南歐國家,儘管它們自己有最近的獨裁和壓迫歷史,但經常會在任何時候對現實視而不見,因為它更願意執行命令而不是堅持原則。但是,原則難道不是法治和人權的基礎嗎?

由於葡萄牙缺乏對法治的承諾和逃避現實的企圖,我們不能讓葡萄牙成為敵對獨裁政權破壞歐洲聯盟和我們最基本價值觀的另一個特洛伊木馬。難道我們不得不與作為俄羅斯代理人的匈牙利打交道還不夠嗎?

為甚麼英國外交部警告英國許多以批評中共而聞名的人不要前往葡萄牙和其它幾個與中共保持引渡條約的國家?很明顯,這些國家的法院系統無法保障基本權利,儘管他們聲稱相反。

葡萄牙司法部未能教育其法院系統和該國法院系統本身,現在應該感到羞恥。

作者簡介:

Peter Dahlin是非政府組織「保護衛士」的創始人,也是總部設在北京的中國非政府組織「中國行動」(2007-2016)的聯合創始人。他是《媒體審判》(Trial By Media)一書的作者,也是《失蹤者共和國》一書(The People's Republic of the Disappeared)的撰稿人之一。他從2007年起住在北京,直到2016年被拘留並被關進秘密監獄。隨後他被驅逐出境並被禁止入境。在去中國之前,他為瑞典政府工作,處理性別平等問題。他現在住在西班牙馬德里。

原文Portugal Is Being Used by China to Undermine EU's Human Rights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