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繼續荒謬 中共連離境都不准

上海雖然有社區解除「封城」,不過只是很少數,大部分地方仍然還未解封。而「封城」的亂象可以說是「日日新鮮,日日甘」。當中,亦不乏互相「篤灰」這類荒唐的事發生。這幾日,就有一單孕婦送雞蛋給鄰居,誰知被人「篤灰」的事情發生。搞得這名孕婦要交出雞蛋,還要寫「保證書」。

這件事發生在上海浦東的禹州藍爵區,孕婦事主因為在團購群裡面多買了雞蛋,就想著好心送給鄰居,收禮的鄰居又有一點不好意思,就給了30元人民幣當作回禮。結果就被社區裡面的防疫人員舉報,稱她是「私自搞團購」。自稱是防控辦的工作人員深夜上門,叫這名孕婦退錢給鄰居之外,還要簽「保證書」,孕婦的情緒當然很激動啦。她質問那些防疫人員說:「我都將錢還給鄰居啦,為什麼你們還要這樣咄咄逼人?半夜三更上來,我連保證書都簽啦,又退了錢,你當我請大家吃雞蛋,有什麼問題呢?」

好啦,那麼到底是誰「篤灰」的呢?「篤灰」的人有傳說是同一區裡面的其中一個業主,也是這名孕婦的鄰居。當防疫人員上門時,原來他也在場,不過他就雙手插在褲袋裡面,好像事不關己一樣。而這麼孕婦的丈夫就與防疫義工講,他太太是孕婦,有事上來要這班義工負責。義工就說,自己沒有對孕婦做過任何攻擊,所以不用負責。之後,更離譜的是,有一個掛著工作證的人說,上頭要求收回物資,所以要沒收這麼孕婦的雞蛋喎。孕婦就反駁說:「你讓我先看下『上頭指示』」,「你先確定我是不是搞團購」,「你先定義下什麼叫團購」。孕婦說,自己不是搞團購,只是有鄰居覺得不好意思,給了她30元錢,而30元賣一盒雞蛋其實賺不到什麼錢。

為什麼30元一盒雞蛋都要搞成很大大件事呢?上傳這段影片的市民透露,「篤灰」那個人原來自己也有「搞團購」賣雞蛋,不過他就賣40元,還說其實這兩個人都只是義工,沒有拿到任何部門的授權,去沒收孕婦的雞蛋,更加無權要人簽什麼保證書,只是「揸住雞毛當令箭」的義工而已。而收雞蛋的鄰居,在5月11日就對傳媒講,大家其實只是不想「白食白拎」,所以才在群組派利是比佢她。這名孕婦一開始也不肯收,但是不少人說,不收利是就不會拿走雞蛋,她猜勉強收下。

不過,被指「篤灰」的義工就說,這件事不是他舉報的,其他人才是始作俑者,而孕婦簽的也不是什麼保證書,而是承諾書。他更否認自己有搞團購,還說這麼晚上門沒收人家的雞蛋,是因為擔心這些蛋會影響到社區的疫情。

到底這些義工是不是代表政府呢?相信大陸市民也很想知道。有人說,如果這些義工真的代表政府的話,即政府不讓人自己搞團購,只讓你一定要經政府的人」搞團購、買東西啦,是貪污啊。又有人說,就算做義工應該也無權叫普通市民簽什麼承諾書、保證書。更有人說,今次這件事不可以刪走影片就當什麼事都沒有,因為裡面涉及的問題太多啦。如果那些義工自稱要執法,就可以亂來的話,那樣還有王法嗎?

「揸住雞毛當令箭」,在中共的統治下確實無處不在。雖然在內地騙子真的很多,但是真的想不到連防疫人員也有假的。不過,上海的社區團購就好似MIRROR一樣,到處都是,到處都有,中共是control freak來著嘛,又怎麼會「完全不理」呢。

上海居委會現在稱,團購只可能買肉、奶、蛋這些必需品,酒水、零食這些就不准團購啦。不過,正所謂「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大家也不要太小看民間智慧。上海人現在就和居委會玩文字遊戲,以暗號去避過審查。就好像薯條就叫作「脫水薯仔」,啤酒就叫作「低濃度酒精消毒液」。有人發出一張照片,上面有幾盒Haagen-Dazs雪糕,不過文字就寫這些是「固體牛奶」,還說質素不錯,希望下次再團購。

除了改名這招來對付居委會之外,上海人現在還學會一招叫「靜靜地贏」。上海不少社區現在正在搞「一人確診,全棟隔離」,居民就說去樓下做核酸檢測時,自己在家裡先做一次快測,如果知道自己是陽性,就不要出去做核酸檢測,自己呆在家裡休息,等到自己養好算啦。聽起來也很像香港人之前一樣,寧願自己好轉也不上報,以免入方艙啦。

今次上海的防疫措施搞得沒有什麼上海人再相信政府講的話。更有不少人從中學會獨立思考及Fact Check,判斷消息是真是假,或者去估計政府下一步會做些什麼。就像上星期有人不斷在網上吹風說,上海「解封在即」,但是就有人和地鐵職員聊天,發現地鐵根本未消毒和維修,所以沒有可能在短期內「解封」,結果上海不僅沒有「解封」,還要所有地鐵的列車停止運作。又有人見到有花王在延安高架路兩邊擺滿鮮花,像是「迎接大人物」,人們就說,那些花最多只有一個禮拜壽命,也就是代表那些大人物應該會在一個禮拜內去到上海,然後說今次的大上海抗疫成功呀。

面對「封城」和瘋狂的防疫政策,民間都使出不同的辦法去應付。不過,三十六計當中,走為上計呀。離開上海或者大陸,當然是最簡單、直接的選擇啦。不過中共現在也未必讓你走啦。中共移民管理局在5月10日指,要嚴格執行出入境政策、從嚴限制中國公民非必要的出境活動,嚴格審發出入證件。原來當日,中共移民管理局黨組書記局長許甘露開了一次黨組會議,會議稱要繼續「外防輸入、內防反彈」,堅持「動態清零」防疫是重中之重。不僅要嚴緊處理出入境政策,更要嚴密搞邊境管控,不讓人非法入境。

他們搞了個行動名,改得好像香港警方的行動似的,叫「獴獵行動2022」,不知道的話真是會嚇死人,知道的說就笑死人啦。這個行動是什麼呢?原來只是加強打擊非法的出入境活動,說是避免疫情,因為這些非法途徑傳入。簡單點講,就是叫入境處做好一點,多巡邏一兩次,講什麼「獴獵行動2022」,你當自己拍戲嗎?

中共不是說要嚴格限行的非必要出境活動嗎,那麼什麼叫非必要呢?原來就是旅遊和探親這兩樣都暫時不允許,而境外留學、工作、做生意等也一樣要經過審核才放你走。早幾日更有人流傳,不少由海外回中國的人,入境個時被人剪護照和綠卡。既然中共這麼想「清零」,大陸人口下降的話,自然「清零」更就加容易做,應該支持人出境才對。所以說嚴格限制入境,大家都不會有什麼異議,但是,出境人們走啦,為什麼要嚴格審查呢?大陸越少人不是越快「清零」嗎?難道說其實嚴格限制出入境是有其它原因?

港大降低收生標準 中英得2都可以入讀

不知香港是不是太多人走,沒有什麼人留在香港讀書呢?港大突然推出新的收生安排,本身中、英文至少要得到3,數學、通識要至少得到2,再加選修科至少3,才是最低的入學要求。現在門檻又降低啦,中、英文、及兩科選修科可以有其中一科拿到2,都有機會入到HKU呀。HKU還說,之所以有這個安排,是因為今屆DSE考生受的苦太多,疫情又搞得不時停課,令許多同學擔心考試時失手,說「依個時候唔做啲嘢就唔太應該」。

HKU講得如此冠冕堂皇,上兩屆DSE考生受的苦不多嗎?這個安排應該是由COVID-19疫情開始,就有這個安排才對。為什麼到今年才推出這個政策呢?還有這個改動是不是COVID-19一結束,就沒有了呢?HKU就說,這個新安排不會只是在今年才有效。那也就是說不關疫情的事啦,是其他因素導致要降低收生標準啦。港大畢竟是香港第一大學,如此輕易降低收生標準,不知道算不算反映香港的倒退呢?

林夕移民台灣 職工盟教育基金撤銷註冊

香港這兩三年倒退得這麼快,就要變成中共治下的一個普通小鎮,就連填詞人林夕也一樣深受其害。

在2019年,林夕為香港人發聲,結果受到中共報復,他亦因此移民台灣,以作家身份出書。他說,可以在台灣好好生活,很感恩。林夕很幸運地沒有加入過什麼組織,可以全身而退。相反,「職工盟」的成員就沒有那麼好運啦。就算沒有被國安騷擾,也要搞一大輪手續。

之前註冊做非牟利慈善機構的職工盟教育基金,以往為基層、失業人士、長者、婦女、少數族裔及傷健人士提供不同的就業培訓,但是因為稅務局在去年9月修例稱,如果團體做的事情不利於國家安全,就會撤銷免稅資格,就算職工盟之後已正式解散,黨媒仍然不斷攻擊職工盟名下的公司及組織,稱他們是企圖漂白,甚至稱他們搞影子機構。

網友說,一個如此有意義的組織,就這樣因為所謂的「國安法」而解散啦。這樣搞法,本身他們平時服務的基層又怎麼辦呢?還有許多失業人士、長者等等,需要這類型的培訓,難道指望那些站在工人對立面的機構嗎?

前中共駐烏克蘭大使指俄羅斯已戰敗

前中共駐烏克蘭大使高玉生在一場中共的內部學術研討會上,用VideoCall說,俄羅斯其實已經打輸了仗,他更說,普京治下的所謂「復興」,根本從來都不存在,俄羅斯更加係歐亞地區和平的最大威脅。這條影片在大陸流傳之後,很快就被人刪除了。目前大家暫時可以在網上看到一點經修改後的內容。

不要小看這位高玉生,他除了被派去烏克蘭之外,亦在烏茲別克及土庫曼這些前蘇聯國家做過大使。他說,俄軍現在越來越被動,其實已經聞到陣打仗的輸味,而俄羅斯越來越弱,是因為由管治集團到外交政策,都有許多失誤。他指出,軍事實力與經濟不成正比,打仗對俄羅斯經濟的負擔越來越重。加上現在打的仗都是「混合戰爭」,一定涉及經濟、外交、輿論和情報,但是俄羅斯在這些範疇都輸了,所以正式被打敗只是時間問題。

不過,高玉生也說,戰事有可能升級擴大,因為大家的底線都明顯南轅北轍。好像繼續控制克里米亞及烏東地區,擺明是俄羅斯的底線,但是烏克蘭就講明不會在領土問題上讓步。同時,美國出動租借法案,北約和歐盟也不斷支援,看來今次要打到俄羅斯知道怕為止。

話說回來,芬蘭總統尼尼斯托及總理馬林發出聯合聲明,支持芬蘭加入北約,指加入北約可以加強芬蘭的防禦能力。而瑞典亦計劃在下個禮拜申請加入北約。這次俄羅斯的暴行,可以說是加強了歐洲之間的合作,看來俄羅斯這次也很頭痛。戰爭到底有沒有令人類從中吸取到任何教訓呢?希望真是有啦,戰爭現在與我們越來越近,說不定隨時下一個戰場就是我們附近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