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台全面染紅 節目顧問團停止運作

舊事物充斥空氣內,一呼一吸都有害。不想舊事被人重提,直接抹殺歷史,扮無事發生過。相信這個做法也是未來在中共統治下,不少公營機構的新作風啦。

不知各位觀眾有沒有聽說過「香港電台節目顧問團」呢?香港電台在這十幾年來都廣泛邀請不同立場的人士加入這個顧問團,對香港電台的節目發表意見。當年的廣播處處長梁家榮說,這個顧問團的意見代表這個社會不同範疇的聲音,港台很珍惜每次開會的機會。不過,港台在去年2月就已經表示,為了精簡架構,不會再有節目顧問團存在。

為什麼呢?我們看到成員當中有部分是民主派人士,例如前灣仔區議會主席楊雪盈、香港民意研究所主席及行政總裁鍾庭耀、前社福界立法會議員邵家臻、前資訊科技界立法會議員莫乃光等等。外界質疑,不知是不是因為這些人物的存在而停掉節目顧問團,在今年4月份,他們的任期就完啦。可能有人心裡面會想,他們留下的就只有歷史,錯啦,原來歷史都沒有啦。

自從《港區國安法》實施之後,中共就全方位收緊香港的自由,清算港台也不是什麼新鮮事啦。但是港台不知道基於什麼原因,不知是不是不想被人舊事重提,如今在港台的官方網頁,不僅找不到2020年顧問團會議的短片,就連當年顧問團成員名單都顯示「404 NOT FOUND」啦。但是,不知是不是有人做事不認真呢,網頁裡面的「會議摘要」就還在那裡啦。到底是有人覺得「無眼屎,乾淨盲」,「眼不見為乾淨」,還是純粹是更新網站而出錯呢?這就要由港台自己解答啦。

先來看一下「成員名單」,大紀元在專門紀錄網站留下的痕跡的Time Machine網站裡面,找回了當年的「成員名單」。我們發現,裡面有不少現在香港政府都視為「不歡迎」的人參與其中,像是中國國情專家劉銳紹、少數族裔傳媒人碧樺依、學者阮穎嫻、李立峯、前區議員袁嘉蔚、民主黨前立法會議員單仲偕、前民協區議員何啟明等等。當中,楊雪盈、何啟明、及袁嘉蔚更是因為「國安法」而被捕,而袁嘉蔚至今仍然在還柙。

港台這個顧問團,其實不是只偏向民主派人士的,不少親政府的人也在這個顧問團名單裡面。像是幫警方寫專家報告,稱示威當中的口號怎樣鼓吹「港獨」的劉智鵬、團結香港基金顧問何漢權、前灣仔區議員伍婉婷等等。可以看得出,這個顧問團真的很多元,不論你的政見是什麼,都會邀請你成為顧問。2020年,時任廣播處處長梁家榮更提到,感謝那些參與會議的顧問,還說他們的看法對港台的前景非常有參考價值。

有網民說,現在真是「一朝天子一朝臣」啦。港台現在連當年的「成員名單」都不敢重提,可以反映出他們到底有多心虛。難道當年的親中人士就沒有付出嗎?裡面亦有很多沒有政治立場的人,人家也是成員嘛,怎麼可以因為這些政治上的顧忌,而抹殺其他人的努力呢?網友更說,看來港府真是什麼都害怕,當中有些人已經入獄,被無理關押,連他們存在的歷史都要刪除掉,怕成這個樣子,這麼不能光明磊落,是不是心虛呢?

「大白」爆門入屋消毒 黨媒高官未夾口供

除了心虛之外,強硬也是「中共特色」。最近,網絡上流傳一段位於江蘇的防疫人員,硬闖入確診者家中消毒的短片。除了屋裡的傢俬被噴上消毒劑之外,還把雪櫃裡面所有的菜都扔掉了。這樣硬來,當然引起市民的討論啦。

中共宣傳部就解釋稱,消毒是按照專家意見,扔掉那些菜是「正常的處置方式」,稱這樣做是為了「萬無一失」,還說確診者在隔離完回到家裡,政府就會配送米、麵、油、菜,還有消毒套裝呢。不知黨媒是不是也覺得太過份呢,就展示了一份叫「新冠肺炎疫情消殺技術指南」出來反駁。裡面寫道:「冷凍食物如果疑受污染,可以將其恢復常溫,然後煮熟30分鐘」。

有微博用戶就疑似爆料說,這類進屋的「消毒人員」簡直粗暴,在消毒之前是不會聯絡住戶的,上門消毒亦是在住戶不知情的情況下做的。市民很辛苦才搶到菜和物資,這班防疫人員胡亂破壞,所謂的領導講得好聽,前線工作實情是怎樣,領導又知不知道呢?亦有一位住在上海的市民說,他在4月23日去隔離,之後消毒人員上門說要進屋消毒,就算他已經由陽性轉為陰性都要做。不過,他遇到的消毒人員就說,其實他可以拒絕的,才令他鬆了一口氣。有市民就批評說,「強硬入屋消毒」的做法很有問題,因為住宅怎麼說都是「私人空間」,僅是想到自己搞裝修和買回來的東西都會無端端浸在消毒液裡面,就覺得好瘋狂啊。他還說,中共不應打著防疫的口號,就不顧科學地擴充權力,踐踏法律。

另外,有傳上海黃浦區也有同類情況發生,不過上海政府竟然回應黨媒查詢稱,消毒的工作要居民同意才可以做,所以不會有爆門入屋,去強制消毒這類情況出現。似乎江蘇和上海政府的口徑都有不同,不知道他們商量好口供了嗎?不過就算講得多麼冠冕堂皇都好,始終都是找「大白」去執行,所以到時候情況怎樣,又會是另一回事,否則上海政府這麼值得人民信任的話,上海虹橋又為何會有大逃亡呢?

上海虹橋大逃亡 澳洲指中共有內鬼不斷爆料

近日,上海有部分區域宣布解封,上海虹橋火車站就出現了喪屍片一樣的「逃亡潮」。大批民眾拖著行李去火車站,當中不少人都穿著全身的保護衣物,好像世界末日一樣。

由於上海的公共交通至今仍然停擺,許多逃亡的市民只能自己走去火車站和機場。亦有短片可以看到,現在市民離開上海要寫「保證書」,拍影片的人問在簽保證書的男子,還會不會回來上海,這名男子說,下輩子都不來啦。亦有影片拍到目前在上海,防疫人員在社區裡面拿著大聲公叫居民不要出門口,因為如果有一個確診,整棟樓的人都要隔離啦。

見到大陸市民搞成這樣,真是「我見猶憐」。不過,如果有中共官員因為這些政策而受影響,到底大家會覺得他們是「抵死」,還是覺得他們也只是在中共制度之下,在沒有選擇的情況下才助紂為虐的呢?

中共因為抗疫政策越來越極端,令越來越多心中不滿的中共官員向澳洲「篤灰」爆料。澳洲《悉尼先驅報》報道,澳洲秘密情報局局長Paul Symon在一個公開場合演講時說,不少中共高官寧願承擔不同的風險,也要對外爆料,倆表達對習近平保守的封閉政策的不滿。Symon說,習近平強迫大家「思想統一」,而且在習近平廢除了中共國家主席的連任上限之後,更加統攬了所有的權力,這種做法令許多體制內的人士都不滿,而這班體制內的人因為不高興,就不斷找人爆料,令澳洲的情報活動「漁人得利」啦。

他說,現在中共簡直是自製信任危機,批評中共當其它國家只是工具,而不是真正的Partner。而中共現在實行是「戰狼方向」,更是誤判了全球公民的智慧。Symon還說,雖然不知道中共之後會發展成怎樣,不過現在就見到中共越來越多官員,私底下想與澳洲打好關係。到底是中共官員自己真心敢怒敢言,還是有系統地在背後操作,製造一個假的跡象,令人以為習近平地位不穩呢?真是考驗大家的智慧啦。不過,中共向來都是「一言堂」的啦,這班所謂官員去爆料講習近平壞話,與權鬥有關的可能性很高,畢竟目前是在「二十大」的敏感時刻。

Symon又講到中共最近與所羅門群島的「秘密協議」,他說對這個協議深表關切,認為中共這樣做,會將中共海軍的艦艇部隊擺在距離澳洲東岸不到二千公里的地方,萬一有衝突時,就可以切斷澳洲通往美國及亞洲的補給線。他又說,留意到澳洲附近區域的民主制度有被人操縱的可能,政治領袖因為有人捐錢,而被指揮控制。雖然他沒有點名講是哪個國家以及怎樣控制,不過相信都是劍指中共啦。他說,這件事情事關重大,無論是對澳洲,還是對太平洋區域來講都是大事。

Symon是在2003年代表澳洲與時任所羅門群島總理凱馬凱札會面的成員之一,當時澳洲就開始幫所羅門群島執行為期10年的「維和任務」,幫所羅門群島在騷亂之後恢復穩定,例如打擊非法軍火或者貪污等。執行任務時,所有外國部隊都要由當時的所羅門政府指揮。時隔差不多20年,Symon說,現在的所羅門群島就完全不同啦,多了許多令人覺得「不太對勁」的壓力和想法。

他還說,這個「秘密協議」就算對於所羅門群島上的平民來講,也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議題。所羅門群島如今「泥中深陷」而不知,不過現在「生米已經煮成熟飯」,看來下個月的「亞洲安全會議」真是要衡量一下,怎樣可以減低中共對區域安全的禍害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