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5日,習近平於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上針對疫情防控發表講話,稱中國的防控方針「是由黨的性質和宗旨決定的」,強調「堅決克服輕視、無所謂、自以為是等思想,始終保持清醒頭腦,毫不動搖堅持『動態清零』總方針」,並「堅決同一切歪曲、懷疑、否定防疫方針政策的言行作鬥爭」。

習的講話一錘定音,對外傳遞的信息就是,堅持「動態清零」方針絕不動搖,哪怕付出死成千上萬的人為代價以及慘重的經濟後果也在所不惜。而對於一切「歪曲、懷疑、否定」者,還要堅決地與之「鬥爭」。

習這個意有所指的講話發出後,5月6日和7日,分別代表黨政軍紀委的媒體,《人民日報》、《經濟日報》、《解放軍報》、《中國紀檢監察報》均在頭版刊發評論。

隸屬於中共中央的《人民日報》在評論員文章《毫不動搖堅持「動態清零」總方針》中,重複並解釋了習為何要堅持「動態清零」方針,以及堅決要與一切「歪曲、懷疑、否定」的言行作鬥爭,要求「各級黨委、政府和社會各方面要把思想和行動統一到黨中央決策部署上來,自覺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動上同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文章兩次提到「以習近平為核心的黨中央」。

此外,文章還以「目前吉林及其他多地聚集性疫情得到有效控制,上海疫情防控取得階段性成效,全國疫情呈波動下降趨勢」,來說明「動態清零」方針是正確的,是最終可以取得勝利的。

代表軍方表態的《解放軍報》則連續在6日和7日發表兩篇評論員文章。6日的《堅決鞏固住來之不易的疫情防控成果》和7日與《人民日報》題目相同的文章中,也基本在重複習的講話內容,即為堅持「動態清零」方針辯護,要與反對言行鬥爭等,要求軍隊「自覺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動上同黨中央、中央軍委和習主席保持高度一致」。兩篇文章一次提到「以習近平為核心的黨中央」,多次提到「習主席」,以彰顯其在軍隊中的地位。

再看代表中央紀委表態的《中國紀檢監察報》,也是連續兩天發表評論員文章,標題是《從「兩個維護」高度堅決 落實黨中央決策部署》和《深刻完整全面認識黨中央確定的疫情防控方針政策》,內容則與《人民日報》和《軍報》差不多,同樣是堅決支持習的「動態清零」方針,強調這是現階段「最佳選擇」,堅決與一切「歪曲、懷疑、否定」的言行作鬥爭,要「自覺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動上同以習近平為核心的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兩篇文章各有一次提到「以習近平為核心的黨中央」。

值得注意的是,由中共國務院主辦的中央直屬黨報《經濟日報》在5月7日的評論員文章中,卻發出了與習近平,與上述黨報、軍報、紀委監察報略有些不同的聲音。

首先在文章標題焦點上就與其不同。與其它三家關注的是習中央的政策區別的是,《經濟日報》的題目是《把人民至上生命至上貫穿始終》,著重突出了「人民至上生命至上」。這句話是習在講話中的套話,所有人都心知肚明,但其它三家都沒有作為重點,而《經濟日報》卻抓住這一點並加以發揮,開篇第一句就是「人民至上、生命至上,始終是疫情防控工作的第一要務和根本遵循」。

其後,文章圍繞著一點加以闡述,文中提到「對人民生命健康的態度,最能體現一個政黨、一個國家是不是真正把人民放在第一位」,稱「2021年國民經濟持續恢復,發展水平再上新台階,經濟規模突破110萬億元」,「一個個新突破,也見證著『人民至上、生命至上』的力量。」

文章最後一段才提了一句要毫不動搖堅持「動態清零」總方針,要「統一思想、凝聚共識」,「堅決克服輕視、無所謂、自以為是等思想」,稱「努力用最小代價實現最大防控效」。

顯然,文章並未為習的「動態清零」總方針大唱讚歌,也一句未提到與一切「歪曲、懷疑、否定」的言行作鬥爭,更沒有提到一句「以習近平為核心的黨中央」。這不難推斷,身為總理的李克強正以某種隱晦的方式表達自己的看法,即經濟受到嚴重影響,民生受到嚴重影響,因此並不贊同「動態清零」但卻不得不違心表態。

不過,如果文章不是故意反諷,那麼文章中的罔顧事實,稱「每一個生命都得到尊重護佑,每一個人的尊嚴都得到悉心呵護」,以及中國經濟的增長,其實都在打中共的臉。看看上海、長春的民生慘況,那麼多人無辜地死去,那麼多人沒飯吃,從中共高層口中說出的所謂的「人民至上生命至上」,是多麼可笑啊。

事實上,從以往的跡象看,李克強在「動態清零」問題上一直與習有分歧。就在5月5日習講話當日,李卻在國務院召開的會議上提出「幫扶外貿企業」等,表達了對經濟的擔憂。要知道,在嚴格的清零政策下,經濟復甦發展談何容易。

此外,習近平於4月10日至13日前往海南省考察時,在講話時仍堅持「動態清零」方針,隨即中共官媒密集發文力挺「動態清零」,中共的專家也聲稱此政策符合中國實際。但在同一時期,李克強卻連開三次經濟會議,要求全國各地做好貨運物流保通保暢工作,保障產業鏈供應鏈安全穩定,特彆強調不准擅自阻斷或關閉高速公路、普通公路、航道船閘,嚴禁在高速公路主線和服務區設置防疫檢查點,等等。

而此前習李已有多次不同調。如在經濟議題上,習主張「國進民退」,李克強強調「國退民進」;習稱已實現「脫貧摘帽」,李卻指還有6億人口每月收入不到1000元人民幣;習著重以內需為主、對外為輔的「雙循環」,李則強調對外交流、改革開放;李鼓勵地攤經濟,習卻認為有損城市形象而驅趕。

外媒報道,在2016年兩會期間,李克強發表政府工作報告時,習進平首度出現「三無」:沒有鼓掌、沒有交流、李宣讀完政府工作報告後沒有與之握手,似將兩人分歧公開化。因此,目前李在「動態清零」政策上不認同習,也並不奇怪。

那麼,李克強的不同調能否改變習的清零政策呢?答案是否定的。在李克強等政治局常委權力早被削弱的情況下,李也無力改變。一個問題是,李為何還要發出不同音呢?可能的原因是在今年兩會期間,李克強公開表明自己將離任後,少了不少顧及,也因此不願意繼續為中共的經濟倒退、崩潰承擔罪責,因此在一些場合表達了自己真實的看法,為自己開脫。其在保黨的本質上與習並無不同,只是在具體問題上存在分歧。

雖然從中共黨政軍紀委的表態上,習似乎統一了思想,達到了自己的目的,但這並不意味著其防疫政策得到了廣泛的支持,在「鬥爭」中,黨內外「歪曲、懷疑、否定」的人即使被封口,也不會真正改變真正的想法,而「動態清零」造成的經濟大蕭條,以及民心的喪失和民怨的沸騰,乃至隨之可能發生的黨內政變,才是最高層在國內面臨的最大挑戰。#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