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是克格勃也是東正教徒。既冷酷也忠義的多面普京如今陷入困境。俄烏兄弟相殘,做慣「老大哥」的昔日強人卻要屈身為中共小弟?「俄羅斯大帝」前途未卜。(「時事人物 還原真相」製作組)
曾是克格勃也是東正教徒。既冷酷也忠義的多面普京如今陷入困境。俄烏兄弟相殘,做慣「老大哥」的昔日強人卻要屈身為中共小弟?「俄羅斯大帝」前途未卜。(「時事人物 還原真相」製作組)

雄霸俄國政壇20多年的俄羅斯總統普京既是很多俄羅斯人的崇拜偶像,也是一個在中國大陸長期受寵的網紅。今年年初爆發的俄烏戰爭卻讓這個似乎公認的強人形象變得越來越帶有戲謔的色彩。原本志在必得的大俄羅斯復興夢卻隨著俄烏戰事一步步的演化成了一場加速俄羅斯衰敗的噩夢。普京也陷入可能招致身敗名裂的不堪處境。

雖說「自古風雲多變幻,不以成敗論英雄」,但普京發動的這場招引眾怒的俄烏戰爭未嘗不是「一失足成千古恨」的遺憾。這期時事人物節目將為您還原一個真實的普京,展示這個爭論性人物的多面人生。

問題少年惹出大問題

普京曾在一次接受採訪時稱自己小時的教育很大部分在街頭完成,那時他還是個常遲到和打架的問題少年。

普京生活在一個平凡甚至是貧困的家庭,父親是個在二戰中瘸了腿的退役老兵,母親靠著打零工來維持家用。住在大雜院中破舊房子裡,老鼠是普京兒時的玩伴。常調皮搗蛋,和同學打架,上課好動不安,老是偷看別人試卷,是老師眼中的「問題學生」。為不受欺負,普京很小就愛上了摔跤柔道,最後還成為功勛教練和格鬥高手。

在普京小學時期的學生手冊上,一位老師寫道:「今天普京在上課前把黑板擦往同學身上砸去。」該手冊還記錄了普京在那一年中經常和學校的體育老師打架。普京當時成績一點都算不上優秀,在蘇聯時代的5分制學習成績中,他的算術和自然課只得了3分,而繪畫更是只拿了2分。

普京年少時最喜歡的小說是美國作家馬克吐溫的《湯姆索亞歷險記》。昔日的問題少年如今成了俄羅斯總統,小時候打架升級成了血腥的戰爭。普京冒險策動的這場俄烏戰爭不僅傷害了烏克蘭,也給俄羅斯本身和整個世界帶來了大問題。烏克蘭和俄羅斯這兩個曾經親如兄弟的國家大打出手,在標誌冷戰結束的蘇聯解體30年後,世界格局因這次戰爭再次面臨重組。很多烏克蘭城市在戰火中被炸成廢墟,而普京治下俄羅斯也將因戰爭的拖累及經濟制裁而淪入三流國家的行列。

冷酷之外也有忠義

普京是俄羅斯政治強人,從2000年開始至今執政長達22年,宛若一個現代版的「俄羅斯帝王」。普京對待反對者的手法,備受爭議。

普京的反對派領導人涅姆佐夫在葉利欽時期擔任過第一副總理,並一度被看作葉利欽接班人。2015年的一個深夜,涅姆佐夫在莫斯科中彈身亡。他在被刺殺前就曾表示「很害怕普京會殺掉我」。2006年,女記者安娜·波利特科夫斯卡婭在電梯裡被謀殺。安娜反對普京及其主導的第二次車臣戰爭,曾出版《普京的俄羅斯》一書。

2003年,俄羅斯前首富霍多爾科夫斯基因公開揭露普京政府的腐敗而遭逮捕。霍多爾科夫斯基被控欺詐、逃稅及其他經濟犯罪。2013年11月,獄中的霍氏向普京低頭,他寫信請求赦免。

2006年11月,普京反對者、具有英國籍的前蘇聯克格勃特工利特維年科在倫敦一家酒店喝茶時被人用放射性元素毒死。他在死前聲稱,普京在下令暗殺他。此案曾引發英俄外交風波,雙方互相驅逐外交官。

不過,冷血的普京似乎也有俠義的一面。最典型的就是他為了救自己的老師而冒死報恩的故事。

索布恰克是普京在聖彼得堡大學讀書時的授課老師,也是把普京帶入政壇的領路人。索布恰克曾是時任俄羅斯總統葉利欽的政治對手,因為政治角力失敗而被對手起訴和軟禁。當時正為葉利欽工作且仕途看好的普京甘冒喪失政治生命的風險,暗自找包機把自己的恩師偷偷送往法國巴黎躲避迫害。

最為傳奇的是普京在送走索布恰克後居然毫不遮掩,直接找到葉利欽認罪,坦承自己的這個膽大妄為之舉,並遞上自己的辦公室鑰匙,靜候葉利欽的暴怒和抓捕。誰料,普京的這一仗義行動竟然深深感動了葉利欽,藉此認定普京是個知恩圖報的忠義之士。據葉利欽後來在書中透露,在這個事件之前他對自己的接班人是另有人選,正是普京的這個忤逆之舉反而讓他對普京刮目相看,越加信賴普京,對他頻頻委以重任並不斷提拔,直至最終把總統大位交到普京手裡。

一對勢同水火的政敵都成了普京生命中的貴人,普京一舉兩得的因禍得福成為佳話。

克格勃背景與東正教徒 矛盾合體

除了「俄羅斯大帝」這個稱號,普京的克格勃(KGB)背景也是坊間津津樂道的話題。

1975年,普京在大學畢業後就直接被分配到克格勃工作。俄羅斯官方對普京在克格勃供職的這段經歷一直守口如瓶。普京本人雖曾公開承認,始終不願多談。從1975年到1991年,普京的十多年克格勃生涯一直是個難解之謎。

普京本人曾透露,他是在大學高年級時被選入克格勃的。那個年代,在大學校園內招募情報人員非常普遍。普京的一位同學回憶說,在大學的末尾時間,普京突然有了一輛在當時算是奢侈品「扎波羅熱人」牌小轎車。普京說是他抽獎中的,沒幾個人相信他的解釋。大學畢業後,普京就杳無音信地消失了,直到報紙上刊登他當上聖彼得堡市副市長消息,同學們才知道其蹤跡。

克格勃是蘇聯期間的情報機構,在當時被認為是全球效率最高的情報收集者。克格勃的前身是早在列寧時期就建立的肅反委員會,是共產黨用來搞情報和政治清洗的利器。冷戰期間,克格勃職能甚至凌駕於蘇聯的黨、政府和法律之上,涉及國內所有領域,也同時負責監管國家意識形態安全,剷除國內反對蘇聯社會主義制度的異議人士。

克格勃不信神,而且擅長用共產黨的意識形態監控和打壓不同宗教信仰。不過,普京掌權後卻在俄羅斯大力推崇東正教,普京本人也常常表現出一個虔誠的教徒形象,這和無神論的克格勃顯得格格不入。

一百多年前,俄國的革命領袖列寧斥責宗教是「精神上的劣質酒精」。列寧把對神的信仰描述成「齷齪、可恥的傳染病」。列寧死後,他的繼任者把他也搞成了「教主」,到處掛著列寧畫、豎著他的雕像,還在紅場為他建了一座廟一樣的紀念堂,把他的遺體供奉在水晶棺裡。

1953年列寧的接班人史太林死亡。1952年出生的普京和史太林在世交叉的時間只有150多天。

普京母親篤信東正教。她在普京出生後不久,就背著當黨支部書記的普京父親,跟同為教友的鄰居大嬸一起,把小普京帶到教堂受了洗。

1990年柏林牆倒塌,在前東德為KGB效力的普京回到列寧格勒(聖彼得堡)。隨後,他很快退出克格勃和蘇共。

1993年,步入政壇的普京訪問以色列。行前,他鄭重地戴上了四十年前母親為他洗禮的那個十字架。同年,普京再次以私人身分帶領全家專程到耶路撒冷朝聖。

普京任俄羅斯聯邦安全局(Federal Security Service)局長時,還經常前往莫斯科修道院。在乘飛機旅行公幹時,普京會在飛機上放置聖像等聖物,並閱讀《聖經》。

1999年12月30日,普京在千禧年前最後一天登上了俄羅斯政治舞台的最高處,旋即提出:「如沒有東正教的信仰與文化,俄羅斯或許無法成為一個國家。」

東正教推崇傳統的家庭價值觀,強調生育,反對墮胎。東正教也同樣不認同離婚和同性戀。從2013年6月開始,普京連續簽署多項反同性戀方案,禁止向未成年人傳播同性戀文化,禁止同性戀者領養兒童等。

在寒冷的冬季,為表現虔誠慶祝東正教主顯節,普京會和其他民眾一樣把自己浸入刺骨的冰水。天主徒受洗時僅需將水灑向頭部,而東正教則需要教民全身浸沒在水中。據統計,每年主顯節(1月19日)當天,俄羅斯境內4000個冰水洗浴場,全國有150萬人全身浸入冰水中洗禮。人們滿懷熱情地在極度嚴寒中完成這一儀式,成了傳揚俄羅斯民族堅毅勇敢的象徵。

強人也有落寞之時

普京在俄羅斯獨霸政壇,罕有敵手,在世界舞台上也長期縱橫睥睨風光無限。他血洗車臣,閃擊格魯吉亞,強奪克里米亞,出兵敘利亞等屢屢得手無一敗績。他上天能開飛機,下海能開潛艇,陸上能駕坦克,肉搏時還擅長摔跤格鬥。

但看似強悍、無往而不勝且屢屢志得意滿的普京也有不少失落折腰的時候。

1983年,年輕的普京與美麗的空姐柳德米拉結婚。2013年,在他們30周年結婚紀念日前夕,普京夫婦在看完根據《巴黎聖母院》改編的芭蕾舞劇《埃斯梅拉達》後黯然宣布離婚。柳德米拉給出的理由是他們失去了正常生活。

前段時間,俄羅斯電視一台首次播出《俄羅斯·當代歷史》(Russia. Recent History)紀錄片,披露了普京一段不太為人知的為米折腰的往事。1991年蘇聯解體後,俄羅斯經歷了一場經濟大動盪,普京在受訪中承認,他當時也失業了一段時間,為養活家餬口他被逼靠跑的士賺錢。

普京曾接連目睹了柏林牆的坍塌和東歐劇變,他還親自見證了蘇聯帝國的轟然解體。那種面對衰敗卻悵然無助的失落感在普京的記憶中留下了刻骨銘心的烙印。普京把蘇聯解體說成是20世紀最大的地緣政治災難。

網上盛傳普京曾誓言「給我20年,還你一個更加強大的俄羅斯」,雖說這句話並非普京所言,但普京確實借用俄羅斯歷史上另一位政治強人的話表達了他試圖重振俄羅斯的雄心壯志。

有人調侃說,變強大的是普京,不是俄羅斯。其實,普京也有弱不禁風的時刻。有些西方國家為加大制裁俄羅斯侵烏行經居然禁演俄羅斯最具代表性的音樂家柴可夫斯基的作品,普京只能無力地抗議說,這是納粹式的「取消文化」,國際媒體卻取笑普京連累了柴可夫斯基。

芭蕾舞劇《天鵝湖》、《胡桃夾子》、《睡美人》都是俄羅斯天才音樂家柴可夫斯基編曲的不朽經典,也是普京嚮往的俄羅斯輝煌文化的象徵。可理想和現實的差距是如此之大,芭蕾舞台的高貴典雅取代不了格鬥場上殘酷和狼藉。普京掌權20多年後,俄羅斯依舊雄風不再,經濟羸弱,可想像,俄烏戰事結束之後的俄羅斯將更加凋敝。

也許習慣強硬格鬥的普京始終沒體會到跳舞那種優雅從容的感受。

俄烏本同根 都是布爾什維克惹的禍

早在2013年7月,普京在基輔參加紀念基輔羅斯王子皈依基督教的紀念活動時就誓言要保護「我們共同的祖國,大羅斯」。這也為他今年出兵烏克蘭早早地埋下了伏筆。

普京口中的大羅斯就是基輔羅斯,也叫羅斯,是存在於882年至1240年的一個位於現代烏克蘭以基輔為首都的歷史上的國家,它作為東斯拉夫民族的共同文化母國而存在。到了弗拉基米爾大帝時,基輔羅斯全面引入拜占庭帝國的東正教文化和古東斯拉夫文化融合,最終成為全羅斯民族的共同文化遺產並一直存續到現代。

後來,基輔羅斯被蒙古帝國毀滅,基輔羅斯遂分裂成多個羅斯民族,並獨自演化出以原基輔為根基的烏克蘭、西北莫斯科的俄羅斯、白羅斯三大分支文化,直到數百年後的俄羅斯帝國才將所有舊基輔羅斯的版圖和民族完全統一。

2021年7月,普京發表題為《論俄羅斯人與烏克蘭人在歷史上的統一》文章,重申俄羅斯人和烏克蘭人是「一家子」。相關歷史學家認為普京的這一思想屬於帝國主義。

普京在出兵烏克蘭之前的演說中宣稱烏克蘭原是俄羅斯的一部分,他把烏克蘭問題歸咎於布爾什維克,也就是俄羅斯的共產主義者。普京在過去也曾多次暗示烏克蘭是一個虛構的國家,並稱基輔是所有俄羅斯城市之母。

普京破壞和平的戰爭行為顯然不可接受,他說烏克蘭是虛構的國家也並不準確。但烏克蘭和俄羅斯有著共同的文化根源這一點卻沒爭議。

1991年12月25日晚,克里姆林宮上空飄揚了近70年的錘子鐮刀紅旗緩緩降落。被視作世界上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的蘇聯正式解體。蘇聯的解體也直接導致了烏克蘭等加盟國的紛紛獨立。

為什麼包括烏克蘭等諸多小國急於擺脫俄羅斯的控制靠向西方自由陣營?很明顯,忍受多年共產主義極權暴政,好不容易等來了這個千載難逢的逃脫機會,他們再也不願意重回過去共產專制下的各種思想禁錮和物質貧窮。而承襲蘇聯衣缽的俄羅斯讓他們心有餘悸,敬而遠之。

俄羅斯雖然表面上拋棄共產制度,但是長期以來形成的共產文化的貽害卻像癌細胞一樣並沒有被徹底剷除,象徵蘇聯共產黨鼻祖的列寧遺體至今依然安置在莫斯科紅場紀念館內,列寧雕像以及蘇共錘子和鐮刀的標誌依然隨處可見,共產主義意識形態造成的貪腐、專制、僵化等制度性弊端還在蔓延惡化。

經過冷戰後數十年的和平生活,共產主義思潮在西方發達國家也開始改頭換面以所謂的進步主義重新出現,人們越來越沉溺於頹廢的物慾消費和濫交,這也間接導致了西方的軟弱和分裂。再加上心懷鬼胎的中國共產黨對俄羅斯暗中支持,更助長了普京的膽氣。

說白了,之所以俄烏兄弟相殘,前後都是共產制度和意識形態惹禍。

大哥小弟換位 世界格局重組

在歷史上,俄羅斯和中國人一直在邊界上爭端不斷。在二戰末期,中國東北的居民親眼見識蘇軍士兵姦淫擄掠,對蘇聯人的負面情緒甚至超過了對日本人的恨。在中共掌權以後,中國和俄羅斯的前身蘇聯在東北烏蘇里江的珍寶島和新疆鐵列克提也爆發過激烈的戰爭衝突。

雖然這樣,中國人對俄羅斯的情結依然根深蒂固。中共早期領導人大都接受蘇聯的委派和認定,中共經費也主要由蘇聯提供。曾經的中共政策取決於克里姆林宮的指導方針。中共能從國民黨手中奪取政權也仰賴蘇聯這個後方基地直接軍援,曾自嘲為土八路的人民解放軍靠俄國人用日本人投降後留下的大量先進武器裝備來武裝。

1949年中共奪取政權以後,蘇聯給中共大量援助。留蘇、蘇制、蘇式和蘇聯專家一度很風靡,學俄語,唱俄羅斯歌曲,看俄羅斯電影曾經很時髦。應該說,沒有蘇聯老大哥就沒有共產中國。在全盤造就自己的俄國人面前,中共甘稱小弟。前中共黨魁毛澤東號召全國向蘇聯老大哥學習。中國從政治、經濟到軍事,幾乎一切都照搬蘇聯的模式。即使是中共現在引以為傲的所謂舉國體制,追根究源也完全是昔日蘇聯模式的翻版。

中共曾高喊「蘇聯的今天就是我們的明天」,蘇聯的解體讓中共對自己未來的結局憂心忡忡。自那以後,穩定壓倒一切的維穩機制成了中共的「主旋律」。

近期以來,有俄羅斯媒體稱,俄羅斯如今已成為中共的小弟。

在中國人的眼裡,普京接手後的俄羅斯自然也繼承前蘇聯老大哥的身分。只是昔日財大氣粗的老大哥已淪為窮鄰居,整個俄羅斯經濟總量還趕不上中國的一個大省。面對制裁的俄羅斯,反而更像小弟一樣需要中共像當年蘇俄援助中共一樣給以救助。普京在出席北京冬奧會時,儼然把這種落寞無奈表情寫在臉上。

俄烏衝突不僅讓俄羅斯暴露了軍事上的衰老,更顯出經濟上脆弱性。考慮到俄烏衝突帶來的衝擊,如今的俄羅斯已在西方一輪接一輪的各式經濟、文化和政治的封殺圍剿中和世界主流脫軌,今年的GDP還將繼續大幅萎縮。

雖然,普京的俄羅斯已不再是共產國家,但它和中共畢竟有著馬列鼻祖嫡傳的血緣關係。曾長期在共產文化中浸淫出來普京,始終沒完全甩掉蘇聯滅亡後留下來的那張帶有共產標記的印記。在試圖恢復傳統同時,習慣的共產專制作風還是讓它極不情願卻無可奈何地倒向中共。就像踏上黑道難以回頭的兩兄弟,雖互相勾心鬥角,但是面對外界還是會抱團取暖,互頌讚歌。

俄羅斯逐漸降級成三流國家,現在中共要把中國和俄羅斯綁在同一條船上對抗西方,「今日俄羅,明日中國」的傳言會變成現實嗎?大家拭目以待。

【時事人物 還原真相】製作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