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學到的最大教訓是,加拿大是一個多麼了不起的國家,這種(殘酷清零)絕對不會在加拿大發生。」31歲的韋弗(Myra Friesen Weaver)女士坦率地說。

她接受加拿大媒體《滑鐵盧檔案報》(Waterloo Region Record)採訪時表示,在上海經歷封城,感覺毛骨悚然。這次遭遇讓她意識到專制體制可以隨意限制民眾的自由,而自己的國家加拿大擁有民主和自由。

對在上海利文斯頓美國學校教書的韋弗女士來說,這次上海被封鎖後,以前七年在上海「歲月靜好」的日子,一下子畫上了句號。

殘酷的「清零」政策席捲了上海,韋弗也成為了被封閉的2,500萬居民中的一個。韋弗幾乎每天都要接受「大白」(身穿白色防護服的防疫人員)的檢測,她非常怕被送入COVID-19集中營(方艙)。

韋弗將這段經歷寫入了網誌,稱之為「記錄世界上最嚴厲的新冠狀病毒(COVID-19)封鎖中的日常生活」,她描述那種情況是「非常糟糕的……一部現實版的令人毛骨悚然的科幻小說」。

「我知道(加拿大)在推行COVID-19限制和口罩方面存在很多阻力,但這要與我們被鎖在(上海)公寓內的情況相比,那裏自由太多了。」她感嘆。

韋弗說自己不被允許離開公寓,只能在80米長的行人路上走來走去。但有一個時刻她能出門——就是跟附近的居民出來接受COVID-19測試,揚聲器會告訴他們「大白」來了。

她詳細介紹,為了給五天的封閉期做準備,她如何在最後一刻瘋狂購物。五天之後封鎖卻繼續進行,她被迫使用送貨服務,曾為三箱瓶裝水支付了高達100加元的費用。

她在網誌上寫道,居民現在可以選擇花大約100到200加元購買三天內送達的緊急「主食」,或者他們可以與鄰居一起「團購」,每單不能低於1,000加元。

韋弗在加拿大的父母對她非常擔心,他們經常通過視像對話,她父親說,「封鎖本應是五天,現在成了一個月,這就像被軟禁一樣。」

中國大陸社交網站上一些影片顯示,憤怒的上海居民崩潰、哭泣,貓和狗被裝在巨大的綠色垃圾袋中,送去屠宰。還有一段傳遍世界的影片顯示,當主人被帶到方艙時,一個「大白」用鐵鍬將他的寵物狗打死。

韋弗是一名動物愛好者,她有兩隻寵物貓娜拉(Nala)和蘇西(Susie)。韋弗一想到如果自己感染病毒,這兩隻貓的下場難測,她就變得情緒激動。

「如果我被帶到方艙,那將是非常可怕的,但我會活下來,但不知道它們是否可以得到一個安全的環境。」她說。

自封鎖以來,韋弗一直在網上教學,儘管她在過去一個月經歷了很多可怕的事情,但她計劃履行與學校的合同,在中國至少待到2023年,「我在學校已經五年了,我不想讓學校在這種情況下雪上加霜。」#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