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股神」巴菲特的擁護者而言,可能最為關注的,就是每年2月份他寫給股東們的信了,再就是每年5月初的巴菲特股東大會。那麼,在今年的股東大會上,巴菲特和他的搭檔芒格,又給出了甚麼樣的投資建議呢?對中國股票又是如何評論的呢?

另外,4月份的數據顯示,中國經濟前景進一步急速惡化,這也讓中共高層如坐針氈了,所以計劃暫停對網絡平台經濟的監管,並且計劃和一些大型科技企業會面進行安撫。然而,中共現在的這些措施,能起到拯救中國經濟的作用嗎?我們今天就來談談這些話題。

巴菲特和芒格:通脹、比特幣和中國股票

今年的巴菲特股東大會,4月29日,在巴菲特的家鄉奧馬哈市舉行。時隔兩年,這場被投資界矚目的股東大會,終於從線上回歸到了線下,儘管有疫情干擾,但投資者的熱情依然不減,據安檢人員透露,本次股東大會參與的人數,有大約3萬人。

在長達6小時的股東大會上,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的董事長兼CEO——92歲的巴菲特,和副董事長——98歲的芒格,兩人再度搭檔,回應了外界關注的諸多問題,比如投資理念、持倉變動、是否會卸任,以及人生哲學等等。這其中,就包括了熱點話題——通貨膨脹、比特幣和中國股票。

目前,全球的經濟環境,不但增速趨緩,而且是通貨膨脹高企,因此,不少人關注要如何投資股票。對這一點,巴菲特的回答,可能要讓一些想要打快拳的朋友有點失望了,因為巴菲特認為,最好的投資就是開發你自己,開發自己是不會徵稅的,要做自己擅長做的事情,成為對社會有用的人,這樣,就不用擔心口袋裏的錢會因為高通脹而貶值了。

巴菲特說,這是他給所有人的最真摯的建議。他認為,未來10年通脹到底會多嚴重沒人清楚,但是,如果你的能力夠強,你的才能是不會受到通脹影響的,你的錢也許會,但你的才能永遠不會。

而對於這兩年的投資熱門——比特幣,巴菲特和芒格兩人都持反對態度。

巴菲特的觀點是,和農場、公寓不同,比特幣並不會產出價值,它的價格只會取決於下一個購買它的人願意出多少錢。現在或許因為炒作,加密貨幣彷彿擁有了魔法般的吸引力,但是它本身沒有生產能力。巴菲特還說,如果有人擁有了全世界所有的比特幣,要25美金賣給他,他會說他不要。

芒格是甚麼看法呢?芒格說,在他的生活中,會儘量避免愚蠢、邪惡,以及讓他和其他人相比看起來很糟糕的事情,而比特幣,就兼具了這三點。芒格針對加密貨幣的評論非常直接了當,他說,加密貨幣是愚蠢的,因為它的價值可能會降到零;而且,加密貨幣還是邪惡的,因為它真的降低了美元和美聯儲系統的能力。

另外,巴菲特和芒格也都批評了資本市場的投機情緒。

巴菲特提到,在過去兩年,股市動盪,難以捉摸,就像賭場一樣,大家都在裏面賭博,這可能是因為股市在過去兩年確實非常牛。他認為,這是受到了華爾街的驅動,因為華爾街賺錢的方式就是投機,在大家投機、賭博的時候,這些投資經理、這些交易員才能賺錢。

芒格也認為,從來沒有過像現在這麼瘋狂的一個情況,大家瘋狂地賭博,很快地買、很快地賣,看起來真的不美好。芒格說,他也不會覺得這是資本主義的榮耀。

我們再來看,巴菲特兩人是怎麼看待對中國的投資的。大家知道,在過去一年中,許多在美國交易的中國股票價格下跌,因為投資者擔心,這些中概股可能涉及會計違規、更嚴格的控制,甚至可能會從美國交易所退市。

芒格的觀點是,投資中國公司確實存在緊張和風險,中共政府讓在中國投資的美國投資者感到擔憂,最近幾個月和幾年更是如此,中概股確實受到影響,尤其是互聯網股。

而芒格認為,儘管存在風險,市場還是有投資中國的好機會。他提到,他在中國投資的原因是,他能夠以更低的價格買到更好的公司。所以,他願意冒更多的風險。不過,在這個問題上,巴菲特保持了沉默,只表示自己沒有甚麼要補充的。

中概股面臨全面退市風險 中共監管層主動讓步

事實上,投資中國股票的風險是顯而易見的,這樣的風險,就連芒格這樣的資深投資者也不能倖免。

根據媒體的報道,在去年第一季度,芒格屬下的對沖基金,曾持有中國科技巨頭阿里巴巴的股票,後來還提高了倉位。這些,也都被中共的媒體大肆宣傳,作為外國投資者看好中國的佐證。

但是,在過去一年中,阿里巴巴的股價,縮水超過58%,今年截至5月3日,也已經下跌了16.5%。根據今年早些時候的消息,芒格的對沖基金,已經把在阿里巴巴的持倉減半,從去年底的60萬2,060股,減到了第一季度末的30萬股。

而且,投資中國的風險還在繼續加大,因為,除了中共的行業監管之外,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針對中概股的監管行動也在持續。

4月21日,美國證交會,已經將第三批「預摘牌名單」中的五家公司,包括百度、愛奇藝等,轉到了「確定摘牌名單」。同一天,又將理想汽車、貝殼、知乎、瑞幸等中概股公司,列入到了第五批的「預摘牌名單」。

目前,由於美國證監會加強審計監管的態度強硬,中共監管層已經開始主動讓步。因為,當前全球,也只有美股能夠容得下這些公司,如果中概股全部回流,對港股和A股的流動性衝擊太大,所以中國肯定會盡全力想辦法,不讓那些公司走到退市的那一步。

在4月初的時候,中共證監會網站上,已經發布了通知,對10多年前發布的「加強在境外發行證券與上市相關保密和檔案管理工作的規定」徵求修訂意見。

修訂稿中,刪除了原規定中的一段表述,就是「現場檢查應以中國監管機構為主進行,或者依賴中國監管機構的檢查結果」,而且明確,境外監管機構在中國境內進行調查取證、或者是開展檢查時,證監會等機構要提供必要的協助。

另外,彭博社報道,中美兩國監管機構正在商討,如何讓美國上市公司會計監督委員會(Public Company Accounting Oversight Board)的檢查人員,前往中國檢查審計程序,並查閱261家在美上市公司中大多數公司的審計底稿,但是目前,最終協議還沒有達成。

為避免經濟進一步惡化 中共暫停整頓平台經濟

除此之外,中共當局似乎也意識到了,中共對於網絡平台經濟的監管,已經讓中國經濟遭受重創,所以在態度上開始轉向。

4月29日,習近平主持了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會議分析討論了中國當前的經濟形勢和經濟工作,並強調,要促進平台經濟健康發展,完成平台經濟專項整改,實施常態化監管,並推出支持平台經濟健康發展的具體措施。

一些觀點認為,這表明「平台經濟專項整改」已經接近尾聲,中共對平台經濟的態度發生轉變,不再強調整頓,而是強調發展。

《南華早報》引述消息報道,當局準備在五一假期後,和中國大型科技公司召開座談會,向科企高管表明,監管機構將不再提出整改要求或突然處以罰款,並給予互聯網平台在提振經濟中更多的角色和空間。

《華爾街日報》也報道說,為了阻止經濟前景迅速惡化,中共當局計劃暫停對科技公司的監管行動。據知情人士透露,中共監管機構正計劃,暫緩實施限制年輕人花在移動應用時間上的新規定,也在考慮推動一些科技巨頭向政府提供1%的股權,並讓政府在企業決策中發揮直接作用,確保科技公司與政府的總體政策保持一致。

此前,中共政府已經在字節跳動和微博等一些互聯網內容公司持股1%,但現在,這個計劃可能會擴大到其它的技術平台運營商,比如,中國市值最高的公司騰訊控股,以及中國食品外賣服務巨頭美團等。

不過,即便中共要放鬆對互聯網科企的監管,這些企業的經營熱情想必也會大打折扣,因為,這些被折騰半死的企業很清楚,中共現在的安撫,也只是為了救急的緩兵之計,而中共的大鎌刀,隨時都有再揮下來的危險。

而從4月份的經濟數據來看,中國的經濟前景正在迅速惡化。

最新發布的數據顯示,4月份官方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是47.4,比上月下降2.1個百分點。PMI指數高於50表明製造業活動擴張,但這一景氣指數,已經連續兩個月下降、並且低於臨界點50,創下了2020年2月份以來的最低。主要原因是,深圳和上海等超大城市,因為疫情爆發而相繼封城,對企業經營帶來了比較大的影響。

《金融時報》就在4月28日時提到,亞洲最大的私募基金香港太盟集團(PAG)執行長、阿里巴巴的獨立董事單偉建就形容,當前的中國經濟,正處在30年來最糟糕的狀態,市場對中國股市的信心,正處於30年來的最低點,而中國民眾的不滿情緒,則處於30年來的最高點。

單偉建說,大部份中國經濟,包括金融中心的上海,已經被嚴厲的清零政策搞得半癱瘓,清零對經濟的衝擊是深遠的。

另外,《華爾街日報》報道說,儘管中國不大可能出現傳統意義上的衰退,但中國經濟面臨「增長型衰退」風險,可能會拖累全球增長。所謂增長型衰退,就是指經濟增速過慢,以至於失業率上升。經濟學家認為,疫情相關干擾,正在削弱中國向全球供應製成品的能力。如果這種情況持續下去,可能會導致滯脹的出現,也就是增長乏力和高通脹並存的局面。

但是,大家看到,中共當局已經把「動態清零」當作了政治任務,尤其是為了保持局勢穩定,很可能會以疫情當藉口,把現在的抗疫政策,延續到秋季召開的中共二十大。所以最近幾天,中共當局仍然在表態,要堅持當前的清零策略,並且要求「全國一盤棋」。這就意味著,因為疫情而封城的現象,將會在中國長期持續並且會成為一種常態,而經濟學家所擔心的「增長型衰退」,也將很快到來。@

財商經濟研究所
策劃:宇文銘
撰文:李松筠
編輯:蔚然、宇文銘
粵語配音:Ada
剪輯:曲歌
監製:李松筠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