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智峯在澳洲成功提現 律政司疏忽忘記通知中銀?

早前香港警方以國安法,向法院申請資產限制令,禁止許智峯及他的太太和媽媽三個人,處理任何在香港的資產,這個限制令在今年4月6日正式生效。

但是,最搞笑的是,許智峯昨日(27日)說,在4月21日,他們在澳洲一部中國銀行提款機裡面,可以透過境外的自動櫃員機提款功能,成功地由他媽媽在香港境內的中銀儲蓄戶口提出了120澳元,令許智峯自己再多看了一次限制令條文,看下是不是自己眼花看錯了。條文裡面說,除了訂明禁止將資產移離香港之外,律政司更向法庭書面承諾,要向所有許智峯及他的家人所擁有的戶口所在銀行,發出限制令副本,通知不同銀行限制令生效。

許智峯說,限制令亦寫明,任何人在收到限制令通知的情況下,仍然容許或協助違反限制令,可被罰款、監禁以及充公財產。許智峯還說,現在等於是中銀香港容許及幫助許智峯的財產移離香港,違反國安法下的禁令,應該以刑事法律伺候。他說,在國安法如此威嚴的限制令之下,他們3人還可以很自由地轉移資產到境外,也就是說,「國安大法」如同虛設。他說,如果因為律政司的疏忽,不記得通知銀行有限制令,就是律政司違反向法庭作出的書面承諾,可以被視為藐視法庭啦。他說,司法機構應該向律政司嚴肅追究,更加歡迎傳媒向中銀、警方、律政司以及司法機關查詢。

有網友說,這個案例真是好好笑,到底是律政司做錯事還是中銀出差錯,真是不得而知。但是,兩個都是管治機器的一部份,如此大個漏洞,都可以讓許智峯投機取巧,最「核突」的是什麼呢?是許智峰拿出來讓大家一齊笑呀。有沒有人因此而被追究,雖然還是未知數,不過今次事件確實令大家在這麼抑壓的時候,可以舒緩下心情。還有網友說,律政司連這麼小的事情都可以做錯,怪不得這麼多與社會運動案件有關的審訊都拖得這麼久啦。

過萬人因「反送中」而被捕 不足三成人被控 鄧炳強稱法庭將優先處理

不少香港人因為「反送中」運動及《港區國安法》而被捕、檢控,目前各級法院都在審理相關案件。

保安局局長鄧炳強昨日表示,法庭一直都積極優先地處理這兩類案件,亦會盡量為每單比較複雜、涉及大量被告的案件訂最早審期,但是案件要用多少時間處理,則取決於不同因素,所以審訊時間並不是司法機構可以完全控制的。國安法指定法官、高等法院法官杜麗冰,在民主派47人初選案當中,就正在還柙的被告前立法會議員范國威保釋申請當中的判詞裡面提到,她關注到這單47人案的審訊長期被拖住,認為下級法院是時候採取措施去管理案件,例如就各項程序設定好具體限期等。

而聲稱自己是民主派的社會福利界立法會議員狄志遠,就向鄧炳強提出書面質詢,關注與2019年「反送中」運動及國安法案件有關的被捕人數。鄧炳強回覆說,截至今年2月28號,與「反送中」運動有關的事件裡面,警方一共拘捕了10,277人,當中有2,804人被檢控,一共佔被捕人數的27.3%。而被檢控的人裡面,有1,172人被定罪,佔被檢控人數的41.8%,亦有939人仍然在受審,佔被檢控人數的33.5%。至於有多少人在還柙候審,以及有多少人獲准保釋外出,警方就沒有提供這類數字啦。另外,同國安法有關的案件裡面,鄧炳強說由國安法生效開始到今年的3月31號,一共拘捕了175人,全部涉嫌危害國家安全。當中有112人及5間公司被檢控,佔被捕人數的64%。目前為止,有8人已經完成了審訊,他們全部被定罪。同時,有78人還柙候審,59人獲准保釋外出。

狄志遠問鄧炳強,這些還柙候審超過一年的被告,會不會盡可能不反對他們保釋候審呢?鄧炳強說,每單案件由提出檢控,到真正審訊之間所用的時間,要看不同因素而定。例如,這單案件是否需要作進一步調查?被告是否需要時間去徵詢法律意見?去考慮答不答辯?或者是辯方是否需要法庭核證翻譯的文件等。鄧炳強說,過去兩年,差不多90單在區域法院審完的「反送中」案件裡面,由裁判法院第一次提訊,到在區域法院審完,一般都需要用差不多300至400多日,與其它刑事案件相比,是多用了差不多三成的時間。原因是這類案件涉及許多被告、法律代表、傳媒,以及旁聽的公眾,還要牽涉大量用作呈堂證供的影片,所以審訊時間會比較長,要20至30日以上。他還說,司法機構在未來一至兩年,要處理剩餘的大概190單區域法院案件,當中85%的案件已經排期,在2022年至2023年開審。

說了這麼多,也沒有回答會不會盡可能不反對他們保釋候審。審訊固然令被告傷腦筋,當中有不少人未判到底是否犯罪,但是就已經要受牢獄之苦。像是「47人案」,他們未審但是已經坐監一年多,這種折磨真的不是開玩笑,還沒有算定罪之後判刑要坐多少年。說真的,與「反送中」案件有關的人,現在已經拘捕過萬人,還沒算之後隨時秋後算帳再拘捕的人數。有網友說,如果當時不是政府一意孤行,堅持己見,相信這一萬人都不用受法庭的審訊而被折磨,法庭亦不用花那麼多時間去處理這類政治案件啦。

梁耀忠分享獄中生活

因為政治案件而入獄的人,公眾通常都很少知道他們在裡面的生活到底怎樣。因為2020年「六四」在維園公民抗命,而被判入獄9個月的前立法會議員梁耀忠,最近就在Facebook講述他目前在獄中的生活。

他以書信的方式,講自己的感受,再叫自己的同事加插一點共鳴,去表達出來。他說,在監獄裡面最難習慣的是「時間」。他說自己的人生好像停頓了一樣,好像溶掉的時鐘一樣。而他為了填滿那些時間,就不斷地在監獄裡面寫信、看書,以及做運動。亦因為這樣,而搞得背肌痛,還因為想太多事情,而搞得失眠。

他說,自己之前作為立法會議員,不斷出入監獄,幫不同的囚友,但是現在輪到自己體驗四面牆的生活。而在監獄裡面,就要為每日都定一個目標,否則每秒鐘、每分鐘、每星期,都會留在原點,甚至連自己坐監多久了都會不記得啦。而在這四面牆裡面,只有與人來往,以及寄出、寄入的書信,才可以令他覺得自己還存在。

外界在當前高壓的政治環境,以及沒有什麼媒體關注的情況下,可能沒有什麼人知道他們在監獄裡面的感受,而且不是當事人,亦難以感受到他們當下在監獄裡面的苦況。但是,既然書信可以令他們好過一點,相信會有更多人繼續與他們交談,讓他們可以多一些事情做解悶,令他們的時間可以過得快一些。

歐盟批1.3億歐羅支援立陶宛

歐盟委員會在星期二(26日)批准了一筆1.3億歐羅對立陶宛的援助計劃,為那些受到中共貿易打壓的立陶宛公司提供融資渠道。

去年11月,立陶宛允許台灣設立駐立陶宛台灣代表處,之後中共海關就封殺了立陶宛的出口貨物,而且要求第三國的公司不要與立陶宛做生意。歐盟委員會在聲明當中說,批准今次的經濟援助金計劃是必要的、適當的,以及合乎比例的,這樣做是支持那些受中共貿易限制影響的公司,幫他們重新調整業務。這個援助立陶宛的計劃,除了金融、農業、林業及漁業以外的地方也適用,幫那些受影響的公司調整他們的業務活動,去適應新的市場形勢,重新定位他們的業務戰略,並且提高他們的流動性,讓他們慢慢由民營金融機構裡面得到市場融資。

在去年12月8號,歐盟指責中共用經濟迫害立陶宛,歐盟在聲明當中寫明,歐盟已經知道立陶宛的貨物無法在中國海關清關,入口申請被拒絕。他們與立陶宛政府保持密切聯繫,同時通過歐盟駐北京代表團及時收集資訊,而且他們也會與中共當局聯絡,來了解發生的事情。歐盟同時做出了反脅迫的貿易制裁提案,要求當第三國向歐盟成員國施加經濟壓力,或者干預成員國合法主權政策的時候,歐盟要對第三國進行經濟反擊,還說這個方案主要的目的是威懾對方。

歐盟外交與安全政策高級代表Josep Borrell及歐盟執行副總裁Valdis Dombrovskis就在去年12月8號發表聯合聲明說,歐盟支持成員國,而中共與歐盟成員國的雙邊關係,會影響整個歐中關係。歐盟在今年1月份已經向世貿(WTO)入秉控告中共,認為中共的打壓已經威脅到歐盟完整的單一市場。

雖然這筆錢不算太多,只有10幾億港幣,但是對立陶宛的公司來講,也算是幫到多少算多少啦。加上這個舉動已經等於是,歐盟終於正視中共在過去這麼多年以來的欺壓行為。如果中共沒有封殺立陶宛,歐盟現在哪裡需要這麼強硬,所以有些事情是有因果循環的。

胡錫進否認封城 中共可以搬離中南海

正所謂「善有善報,惡有惡報」。講到報應,今次疫情打到中南海啦。昨日北京市官方數字稱,有46宗本地個案,當然這個數字是真是假,大家心中有數。不過,中共在北京市的動員已經升級啦,市委書記蔡奇之前已經下令,要全北京市緊急動員,確保首都安全。

《北京之春》雜誌榮譽主編胡平對大紀元講,中共現在也未知今次疫情到底有多麼嚴重,因為許多確診者沒有什麼很明顯的病癥,連自己會不會傳染別人都不知。他說,到底北京是否要「封城」呢?「清零」政策可不可以成功令確診減少呢?如果真的封城,會影響很大。

黨媒《環球時報》前總編胡錫進,早前也在微博說,自己擔心北京的疫情,說他期望北京不用搞得好像上海一樣,玩「全域靜態管理」。他還說,上海何時可以控制疫情也是未知,如果北京再大規模淪陷,這個衝擊是難以想像的。胡錫進大膽啦,黨要「動態清零」,聲稱是對全社會最好的選擇,你竟然不想要走黨的抗疫路線,小心被人封殺呀。

北京疫情到底有沒有上海那麼嚴重呢,就沒人知道真相啦,只是知道,今次連中南海所在地西城區,也有病例啦。時事評論員唐靖遠說,如果北京疫情真的失控,中共就要被迫去別的地方開工啦。如果中共真的要逃跑的話,更加會打擊爭取連任的習近平。

其實,在2020月4月,《明報》已經披露過,當時的中共高層為了避疫,逃跑去了北京西郊的玉泉山。不過,早幾日在26號,中共官方的報道仍然報稱,中共七常委在北京不同的地方開會。所以現在大家也未能確認,中南海的人是否逃去了玉泉山。

無論中南海那班人有沒有逃跑去玉泉山,中共官方也算是很明確地釋放出今次北京疫情很嚴重的訊號啦。否則怎麼會在官方公布中說,中南海所在地的西城區有病例呢?可憐的是北京市民,高層的話可以逃跑,一般百姓只不過是「韮菜」,沒有疫情的時候任人收割,有疫情的時候任人踐踏。而且他們可能隨時要經歷比上海更慘痛的情況,真心希望他們可以平安捱過這一劫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