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的封城防疫亂象疊出,荒腔走板,為何沒有人敢告訴習近平這一真實情況——「清零政策」其實行不通呢?

當COVID-19(新冠病毒)2020年初首次出現在武漢後,中共自稱已經將其擊敗,並向全世界宣揚這一成功,習近平自稱這體現了所謂的「制度自信」,現在兩年多過去了,Omicron變體正在中國大陸肆虐,卻沒有中共官員敢質疑「清零政策」。

作家、記者Robert Mahoney4月26日在CNN撰文說,這是因為中共的政治體系非常僵化,沒有應變能力,除了強力封鎖、頭疼醫頭和腳疼醫腳的辦法外,無法靈活處理具有高度傳染性的Omicron變體。

他說,中共靠言論審查、宣傳和社會控制,似乎阻止了疫情的最初傳播,但審查制度是一把雙刃劍,這也讓中國知識界(和醫療界)噤若寒蟬,無法把真實信息傳遞給在高位的共產黨官員。

而底層民眾發出的真實吶喊,也要經過中共的互聯網封鎖和過濾,再加上一小群人工審查員、無處不在的閉路電視攝錄機和面部辨識軟件,這讓底層民眾的聲音被層層阻斷。例如,近日記錄上海封城亂象的影片短片《四月之聲》在中國網絡上熱傳後,迅速遭中共當局屏蔽。

中共體制內 信息只能從上到下流動

Mahoney說,在中共體制內,信息是自上而下流動,只能由「黨」來發號施令,「那些準確的基層報告,尤其是對政權不利的報告,很少能達到決策者那裏」。

億萬富翁George Soros去年8月13日在《華爾街日報》撰文寫道,習近平由於不了解真實情況,無法靈活應對危機。

「他很難根據不斷變化的現實調整其政策,因為他靠恐懼來統治。他的下屬因為害怕激起他的憤怒,不敢告訴他現實情況已經發生變化。這種事態危及中國一黨制國家的未來。」Soros說。

美國之音此前分析,某些獨裁者很難得到真實信息,例如美國情報顯示,俄羅斯總統普京被其幕僚誤導,導致他不清楚俄軍的實力,也不了解西方嚴厲制裁下俄羅斯經濟已遭嚴重削弱。而習近平執意推動病毒「清零」,也使各地百姓生活不勝其擾,釀成許多不該發生的悲劇。

各級官員不願擔責 互相推卸

美國律師James Zimmerman曾任四屆駐華美國商會主席,他今年在中國被隔離了至少37天,吃了很多苦頭。他說中共這個體制決定了其無法協調性地處理社會問題。

Zimmerman在接受《福布斯》採訪時說,中共官員傾向於走「大計劃、大任務、不冒進的政策,但想不出其它更好的處理方法」。他認為當前的政治制度在做決策的時候,「不進行預測,不評估影響,不分析社會和經濟後果」。

此外,他看到中共各個階層的官員在互相推諉,「中國(中共)政府中沒人願意在這種混亂的環境中承擔責任,沒人願意成為允許我在家隔離的人(註:他年事已高且身體有病,仍被迫隔離在離家很近的酒店裏)。」他說。

他建議美國發布另一個旅行警告,「(美國)國務院需要警告美國人,也可能會像我一樣被集中隔離37天。鑒於中國(中共)政策缺乏透明度,即使是美國政府也難以預測那些不可預測的情況。」#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