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天團ERROR一曲《愛情值日生》在西九龍中心取景,勾起不少人的「童年回憶」。其實這個曾經的潮流商場藏著不少小店,但自從港府今年一月初宣布收緊社交距離措施及關閉多個表列處所後,中心似乎遺忘了存在於9樓的小商戶。

佔了9樓全層三分一地方的奇趣天地,或者大家最記得的是那個封塵已久的天龍過山車。整個遊樂場因應防疫措施被迫停業,而同層的酒樓亦選擇關門。商場決定將往來9樓的自動扶手電梯一下子關閉,欲往9樓,就要由地下大堂乘搭電梯,餘下同層的蘋果商場小商戶就像被遺忘了一樣,「自生自滅」。

黃店生意大跌 「呆坐幾個鐘一個人都冇」

黃店HongKong_IN就是其中之一,去年8月進駐這個商場,租用8個舖位打通,主要賣本土精品及年輕人寄賣的貨品。負責人光仔向記者表示,來往9樓原本有4條電梯,3上1落,1月7日開始在沒有收到任何通知情況下完全關閉。當時正值新年前黃金檔期,該段時期理應是最旺場的時間,平日每天能做三、四千元生意,但自封扶手電梯後,生意一落千丈,更試過全日零收入「呆坐幾個鐘一個人都冇」,生意額大跌三至四成,大批新年貨滯銷。

光仔與其它商戶曾向中心提議設置一架直達9樓的專用電梯,但中心表示此做法對其它樓層不公平「咁對我哋公平咩?」對方選擇不回應作結,反映的其它意見及方案亦不獲理會。交涉過程中不斷追問,最後光仔在舖外貼「大字報」,幾日後(2月11日)商場才重開其中一條電梯,但光仔認為幫助不大;更有不少客人向他反映以為9樓全層封鎖,故決定3月上旬不開舖,以節省成本。

事件公開後即聯絡 「好似想耍走我咁」

自從事件在社交媒體公開後,西九龍中心租務部即日聯絡光仔,對方回應「吓?原來有啲咁嘅事呀?」但稱處理不到,著他找管理處及小額錢債審裁處以法律途徑解決。光仔認為不合理,「一間小店同大財團玩法律,係冇得玩」,當日下午致電管理處,希望將意見轉達更上層。但光仔覆述管理處回應態度惡劣,「咩事呀你?搵邊個經理呀?」及後上周五(22日)管理處再聯絡光仔,表示會記錄整件事及約今個星期初跟他開會,但至截稿前「完全冇聲氣」。光仔感覺對方得過且過「好似想耍走我咁」。

光仔引述租務部稱,完全不知道停扶手電梯一事。「即係停電梯個幾月,根本冇上過嚟9樓。同一間公司明明管理緊同一個商場,但租務部同管理處好似零溝通。」

近期因為消費券及放寬社交距離措施,帶動人流「多返少少」。雖然現時已重開所有扶手電梯,他向中心提出幾項訴求,包括交代為何在沒有任何通知下封扶手電梯、要求賠償一個月5位數的租金損失及就事件道歉。光仔亦坦言「我預咗冇賠償」,但必須道歉。「你乜都唔講我啖氣一路谷住。」另外,他們所提出的訴求及方案被無視,中心一直只回覆「唔得」,而當有媒體報道,管理處立即採納他們一早提過的方案去處理,亦要求對方給予解釋。他說自己的店算是商場內較大的黃店,如果是一些更細的小店,面對大財團欺壓,情況或者會更惡劣。

由工廈走到商場 「不如試下唔好匿埋」

回想由荔枝角工廈搬到西九龍中心,光仔說「不如再試吓行前多少少唔好匿埋」。但大型連鎖商場難以入門,加上西九龍中心已有一定數量的黃店,所以選擇在此落腳。光仔指原本計劃租6樓或7樓,當時因聽了中心的宣傳和發展計畫,才落實租9樓這個地方,但「好似導我入局之後就完,冇諗過會係咁」,沒預期沒有扶手梯,他表示這段時間靠自己宣傳及舊客戶才捱得過。

感激仍在堅持的人 「如果我哋唔做就冇人記得」

HongKong_IN舖內九成半是寄賣貨品,光仔指收入僅僅夠交租及支付「小朋友」的薪水;再加上封扶手電梯事件及第五波疫情,「捱唔住就一早預咗傢啦,只不過睇吓去到幾多月傢咋」。記者問到會否擔心今次事件後在續約上會遇到困難,光仔答「預咗傢啦」,但不會為能成功續租而選擇放棄爭取,這是違背一家黃店的原意。「如果打定輸數咁一早唔使行出嚟,企出嚟話比大家知我哋係FIGHT FOR緊呢件事。」

國安法實施後,市面上有不少黃店相繼結業,香港人是否開始將黃店遺忘?光仔並不認同,認為香港人只是不敢面對,因為恐懼的壓力太大。「承受唔到惟有逃避」,令自己內心好過一點,是可以理解的。光仔很感激仍在堅持的人,他說自己堅持的原因,「如果我哋唔做,其它黃店唔做,就真係冇人再記得呢件事,尤其是身在香港嘅我哋。」@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