串流平台龍頭Netflix股價直線插水。原因?最新公布,用戶量慘跌二十萬,預料會跌多二百萬。算不算意料之外?疫情令戲院業接近停頓,現時全球各地市面逐漸回復正常(不計中國及香港),有原本沒打算訂購串流平台的散戶斬鑬,根本正常。對手又越來越多越來越強,單單迪士尼的Disney +與華納旗下的HBO MAX,已經坐擁先天性的庫存優勢和品牌優勢。據說,Netflix的應對方法,是打算開設節目夾雜廣告的平價收費計劃,賣cheap。

咁就死得!

2010年的電影《社交網絡》(The Social Network),以Mark Zuckerberg創立Facebook的經歷,作為改編藍本。其中一段,大意是Facebook面世後,無數意見提議收取廣告,賺取利潤,Mark Zuckerberg力排眾議,認為一旦夾雜廣告,Facebook就唔型,唔型,就玩完。來到今天,Facebook已經發展到成為霸權,廣告泛濫,也搞到一代潮物變成小朋友眼中老餅才會用的社交網絡平台,像固網電話,或藍光影碟。Netflix如果變成電視頻道一樣,節目播到高潮一刻,突然來一個廣告叫你購買杜蕾絲安全套,恐怕,以後,你想跟女伴約會,只可變成溫柔地問一句:「今晚來我家Apple TV+?」

Netflix吸引力下滑,可以有很多原因。Elon Musk話過份追求政治正確,搞到追劇追得好無癮。例如,以英國攝政時代為背景的《柏捷頓家族:名門韻事》(Bridgerton),貴族家庭居然有黑人成員?就算出動到歷史學家證實有根有據,也是相當挑戰一般觀眾的接受能力。香港網民的意見,是過份集中在南韓出品,口味越來越單一。一直以來,Netflix都是以量取勝,幾乎日日都有新劇新片上架,總有一款適合你。不過,能夠讓用戶量攀升,說到底,還是倚賴全球追看的大熱。由開荒牛《紙牌屋》(House of Cards),到《怪奇物語》(Stranger Things),到《紙房子》(Money Heist),A完結了第一季,緊接B的新一季,再到C,讓用戶無法中途離場。可惜,曾經令Netflix稱王稱霸的名作,很多已經圓滿落幕。當《怪奇物語》即將在今季完結,這個四月,是連《黑錢勝地》(Ozark)與《絕命律師》(Better Call Saul)也播到最後一季。有沒有足夠接班人?是《屍戰朝鮮》還是《魷魚遊戲》?難怪Netflix不斷揼本給南韓劇組。不要忘記,南韓影視出品的成本再高,跟歐美比較,也低一大截。

播廣告破壞形象,傑作又可遇不可求,還有甚麼止跌回升妙法?一直有指,網上串流平台急於染指體壇重要大賽。以Netflix的財力,重金搶來例如英超或F1之類的播映權,毫不令人意外。到時,是收費電視台末日了。當外國的新聞頻道也有意網上串流平台化,Netflix又有沒有意思搞新聞?試幻想,有一天,Netflix搞新聞節目,派員到世界各地採訪,然後換成不同語言展現,將會是甚麼光景?Netflix對全球一體化的貢獻,史無前例。沒有Netflix,一個尋常香港人不會看墨西哥劇集;沒有Netflix,一個尋常西班牙人不會看台灣電影。將同樣概念放入新聞世界,從一個擁有新聞自由的國家,發放極權世界的消息,流通全球,到時,我們還需要害怕記者被捕,新聞台歸邊,人人擦鞋沒有新聞從業員敢說真話?不要忘記,Netflix向來以量取勝,在一個全球性新聞節目之下,細分到亞洲新聞、香港新聞、新界新聞、元朗新聞,也有可能性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