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害紐約知名律師李進進的兇手張曉寧,4月13日在皇后區高級法院出庭,檢方在法庭上陳述了張曉寧在109分局接受審訊時的口供。檢方說,張曉寧承認了她在作案前掏出了中共紅旗。

員工在李進進律師所解除封鎖後第一天回去上班時,在案發現場發現了五星紅旗及中共黨旗。圖為物證被展示出來。4月13日檢方在法庭的陳述中提到,張曉寧的口供說,紅旗是她在李進進辦公室時拿出來的。(林丹/大紀元)
員工在李進進律師所解除封鎖後第一天回去上班時,在案發現場發現了五星紅旗及中共黨旗。圖為物證被展示出來。4月13日檢方在法庭的陳述中提到,張曉寧的口供說,紅旗是她在李進進辦公室時拿出來的。(林丹/大紀元)

 

員工在李進進律師所解除封鎖後第一天回去上班時,在案發現場發現了五星紅旗及中共黨旗。圖為展示這些物證。4月13日檢方在法庭的陳述中提到,張曉寧的口供說,紅旗是她在李進進辦公室時拿出來的。(林丹/大紀元)
員工在李進進律師所解除封鎖後第一天回去上班時,在案發現場發現了五星紅旗及中共黨旗。圖為展示這些物證。4月13日檢方在法庭的陳述中提到,張曉寧的口供說,紅旗是她在李進進辦公室時拿出來的。(林丹/大紀元)


圖為紅旗的包裝。(林丹/大紀元)
圖為紅旗的包裝。(林丹/大紀元)


圖為紅旗的包裝。(林丹/大紀元)
圖為紅旗的包裝。(林丹/大紀元)


張曉寧4月13日在皇后區高等法院出庭。(新唐人電視台)
張曉寧4月13日在皇后區高等法院出庭。(新唐人電視台)


張曉寧在4月13日被雙手反銬押上法庭,她表情平靜,全程一言未發,依靠國語翻譯人員來聽庭審。她全程只是在傾聽身旁的國語翻譯人員的翻譯。出庭時間大約半個小時,其中有一半時間是張曉寧的辯護律師與法官辯論是否允許媒體對她拍照。她的辯護律師反對媒體對她拍照,理由是擔心她的人身安全和華人社區對她的評價,但被法官以案件為謀殺案、公眾有知情權駁回,法官最後允許媒體拍照。

皇后區地區檢察官辦公室的助理檢察官,在法庭上陳述了張曉寧在109分局時所招的口供以及警方的調查。檢方的陳述中沒有講到張曉寧是如何動刀的殺人細節,張曉寧的口供中有一句:「我不記得接下來發生的一切」。但是,張曉寧在口供中承認了中共紅旗是她的。

檢方說,張曉寧在口供裏說,3月14日(周一)她上午11點去找律師,但律師不在,她便在外面等他;等到後,她跟著他走入辦公室。律師說她的案子要放棄,她有麻煩,然後她拿出了「中國旗幟」( Chinese flags),她要告他,她不記得接下來發生的一切。她不再需要他了。(然後)警察進來了。她躺在地上,有人在她上面(按著)她,她的身上有血,警察除去了她的外套,給她戴上手銬。

記者3月18日在李進進的律師所,見到了在李進進辦公室內發現的三面中共國旗和一面中共黨旗。據李進進律師所的員工說,在警方解除了封鎖線後,律師所的員工在3月16日返回辦公室,發現在李進進辦公桌對面的地上,有一面已拆開包裝的五星紅旗,以及兩面未拆包裝的五星紅旗和一面未拆包裝的中共黨旗。後來員工把這些旗幟放進了一個牛皮紙袋裏(當時發現旗幟時,旗幟未放在紙袋中,此前的報道誤寫為發現時是裝在紙袋裏)。當天,張曉寧是挎著一個布袋進入律師樓的。

李進進律師樓的員工3月18日指認在李進進辦公室發現五星紅旗的位置。(林丹/大紀元)
李進進律師樓的員工3月18日指認在李進進辦公室發現五星紅旗的位置。(林丹/大紀元)

 

律師樓的員工對發現紅旗感到震驚。紅旗究竟是誰帶進來的?在3月18日,一位員工談他的判斷說,他認為是張曉寧帶進來的,他也提及了張曉寧3月11日在律師所吵鬧的一些內容。

這位員工說: 「因為周五(指3月11日)的時候,她對李律師說,共產黨沒騙我,共產黨沒欺負我,就是因為你們這幫人,誣陷共產黨,我們被你們騙了。所以那天她(從109分局被押)出來時說,你們是中國人竟然反共,你們是叛徒。」

另據認識張曉寧的白節敏表示,張曉寧對他說過,她曾在法拉盛的新華書店買過五星紅旗,但嫌價格貴,表示要在網上購買;去年9月她在聯合國總部外面舉的五星紅旗,是張曉寧自己帶去的。

作案前及作案後表露對民運的仇恨

張曉寧在作案前及作案後,均有表露出敵視民運的言論。她3月15日晚上7點半被押出紐約市警察局109分局的時候,聲嘶力竭地高喊:「最後悔的是你們這些叛徒!你們身為中國人,卻要反共!你們已經害死了無數學生,還要害學生……」

另外,根據白節敏所提供的張曉寧的推特帳號(@beijingfangmin),她有至少兩條推文表露出她對民運的仇恨。

2021年12月29日她的一條推文寫到:「海外民運大多數是一群被中共趕出來的喪家犬,只想借反共得利的一群好吃懶做(的人)。」


2022年1月10日張曉寧找到李進進,委託他代理她的移民上訴案件。

2022年3月1日她的一條推文寫到:「摘自《天安門對峙》。她(柴X)佈道般說道,……同學們只有我們的犧牲,才能換來這個人民共和國的新生。然後,學生死了,可柴X卻活著。」

李進進生前律師好友  提出把指控升級為「一級謀殺」的請求

李進進是八九學運領袖,在海外常年活躍於推動中國實現民主憲政的運動,結合張曉寧作案時帶上五星紅旗的異常舉動,以及她作案前後仇恨反共、仇恨民運的言論,很多人懷疑此兇殺案是不是一起政治謀殺案件?背後有沒有人指使?有沒有外國勢力介入?

李進進的多位生前好友在4月14日由民運界主辦的李進進追思會上發言指出,李進進與張曉寧並沒有深仇大恨,接觸過她的人也沒有發現她有精神病,她在作案後也沒有表現出精神病,呼籲FBI介入調查,把指控升級為「一級謀殺」,而不是僅把該案作為一般的蓄意謀殺,應予升級並深入調查。

根據紐約州法律規定,「一級謀殺」的情形包括:1、被害人為公務人員、執法人員;2、先前罪案的證人;3、有人指使(被告根據與預期受害者以外的人達成的協議,實施了殺人或促成殺人的行為);4、謀殺前實施了酷刑等。

李進進的生前好友、大律師葉寧3月18日已向皇后區地區檢察官辦公室提出書面請求,要求把對張曉寧的殺人指控從「二級謀殺」升級為「一級謀殺」。

葉寧說,根據第一目擊證人的描述,張曉寧顯然是一個有預謀的、冷血的殺手,並不是精神病人,她提前做好了策劃、準備,而且目標單一就是對著李進進,謀殺案沒有針對其他任何人。她是理智的,高度自控的。她甚至沒有對任何人揮舞手中的匕首,即使是男助理努力拔走她手中的尖刀,壓著她控制著她的時候也是如此。

鑑於李進進是天安門學運領袖,在結束專制的民主運動中發揮領導作用的背景,葉寧認為,這起謀殺涉嫌是政治謀殺。

葉寧說,不僅是李進進,而且處境相似的中國民主活動人士,在美國正遭受越來越多的有組織的犯罪威脅,他們的生命和安全受到嚴重威脅,中國共產黨在美國實施的恐怖活動越來越多,對美國的國家安全造成巨大的致命威脅。

葉寧認為,這宗案件符合 「一級謀殺」的指控條件,包括:「受害人是在推動恐怖主義行為的過程中被殺害的」、「被告根據與某人的協議,實施了殺人行為或促成了殺人行為」、「被告人為了獲得或期望獲得任何金錢上的好處而實施殺人行為」等等;該案僅指控為二級謀殺不合適,應該升級為「一級謀殺」。同時,葉寧也呼籲美國司法部介入辦理此案。#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