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封城造成嚴重次生災害,大量居民缺吃少藥,卻收到多盒連花清瘟,官媒也力挺連花清瘟。不過,連花清瘟的藥性卻遭業界質疑;生產此藥的以嶺藥業也被起底,股價跌停。圍繞連花清瘟的爭議引發關注。

擁有2,600萬人口的上海全面封城已近20天,民怨沸騰,復旦大學羅書華教授形容為「告急聲、求助聲、求救聲,聲聲入耳;抱怨聲、委屈聲、悲鳴聲,陣陣驚心」。

就在很多上海人為餓肚子及看病難發愁、紛紛在網上發帖求救之時,卻不斷收到官方發放的「連花清瘟」,有網民曬出自家收到很多盒連花清瘟。

(網絡截圖)
(網絡截圖)

網民嘲諷說,家裏缺糧少菜,唯獨不缺防疫部門多次配發的連花清瘟,今後要靠連花清瘟果腹?

連花清瘟是治療SARS期間中國研究的一種中成藥,2020年4月被官方列為新冠病毒推薦用藥。自稱國家重點高新技術企業的「以嶺藥業」擁有此藥的諸多發明專利和用途專利。但美國、紐西蘭、瑞典、澳洲等國家禁止攜帶連花清瘟入境。

以嶺藥業股價再跌停 官媒挺連花清瘟遭質疑

4月18日,V觀財報報道,生產連花清瘟的以嶺藥業開盤再度跌停,已連續兩日跌停。這源於上海市1日全面封城後,連花清瘟引發的一場爭議。

中新網報道,4月3日,以嶺藥業捐出了價值5,000萬元(人民幣,下同)的連花清瘟,從河北發往上海,助「當地疫情防控」。這是繼3月28日捐贈後的再次緊急捐贈。

4月6日,人民網以題為「世衛組織認可中醫藥治療新冠療效 連花清瘟防治獲得可靠依據」的文章報道。3月31日,世界衛生組織在官網上發布了「世界衛生組織關於中醫藥抗擊新冠肺炎專家評估會」的報告。

上述報道被指是利用世衛組織對中藥的肯定,「移花接木」為以嶺藥業的連花清瘟背書。同期,以嶺藥業股價暴漲。

4月13日,中國知名富翁王思聰在新浪微博上轉發一則影片質疑道:「世衛組織『推薦』連花清瘟,誰告訴你的?」他還表示,證監會應嚴查「以嶺藥業」。

受事件影響,V觀財報報道,15日以嶺藥業股價跌停,收報35.99元/股。

16日,中新網的中新經緯發文「王思聰質疑以嶺藥業背後:世衛是否推薦過連花清瘟?」稱詢問以嶺藥業,得到回應:「公司從未在任何場合表示『世衛組織推薦連花清瘟』。」

但中新經緯文章又稱,世衛報告提到中醫藥管理局(中國)已批准通過特殊審批程序銷售三種中藥,並表示國家藥監局將繼續優化中醫診斷和治療方案等。

文章解釋世衛提到的三種中藥,是來自北京針對疫情提出的所謂有效方劑「三藥三方」,其中連花清瘟顆粒和膠囊為「三藥」之一。

但世衛似乎並未明確提到連花清瘟。大紀元記者就王思聰的質疑詢問以嶺藥業客服,回應是,因為公司就此沒有任何通知,所以客服不便回應。

外界關心的是,連花清瘟究竟能不能預防新冠病毒?

專家:連花清瘟不能預防新冠病毒

16日,醫學專業背景的「丁香醫生」公眾號發文稱「不要吃連花清瘟預防新冠。」文章說,為甚麼認為「不應該這樣」?因為很遺憾,連花清瘟不能預防新冠。給健康市民發放連花清瘟,真的沒有必要。

文章說,根據疾病預防的定義,在目前的科學條件下,可以用三種措施來預防病毒。第一,物理阻斷,戴口罩等;第二,誘導免疫反應,降低所釋放病毒的傳染性;第三種,暴露前預防(PrEP),提前用藥以預防感染。

文章說,在這已知的三種方式中,連花清瘟都不成立,無法達成預防病毒的效果。而目前西方國家唯一批准的提前預防感染藥物是一種長效抗體組合,即直接注射現成抗體。

文章從官方、臨床、藥物研發,三個維度來分析連花清瘟是否可以預防病毒。文章認為連花清瘟沒有經過嚴謹的臨床試驗流程,無法驗證其預防或治療疾病的實際效果。

文章說,即使2020年和2021年的兩項對照研究指出連花清瘟可降低核酸檢測陽性概率、可改善症狀,但是這兩項研究缺乏「盲法對照」(連花清瘟治療組和僅提供醫學觀察的對照組),其結論具有很大的侷限性。

文章最後的結論是,目前都無法找到有效證據支持「連花清瘟可以預防新冠」,還可能帶來副作用。

「丁香醫生」並列出了文章的合作者,包括暨南大學藥理學碩士謝望時、北京積水潭醫院呼吸科副主任醫師王小燕、空軍軍醫大學唐都醫院傳染科副主任醫師王素娜。

此外,連花清瘟也在上海遭到嗆聲。4月11日,中共上海市委的機關報《解放日報》曾刊文警告上海市民「沒病不要亂吃藥」,連花清瘟「不是新冠預防藥」。

大紀元記者就此詢問以嶺藥業客服,該藥企回應,連花清瘟對新冠病毒的輕型和普通型可以用,也可以預防。如果是患者,最好以當地醫生的建議為主。

美國醫學專家楊景端對大紀元說,連花清瘟沖劑來自於針對呼吸道感染的傳統中藥藥方,而中藥藥方的正確使用是根據每個人的不同體質用藥。如果人人都吃,就是把中藥當成西藥在用。

楊景端是美國臨床針灸研究所(American Institute for Clinical Acupuncture)、美國賓夕凡尼亞州楊氏中西醫整合醫學中心(Yang Institute of Integrative Medicine)的創辦人。

楊景端認為,連花清瘟研究的時間很短,真正臨床效果怎麼樣,實際並不確定。如果藥企認為是賺錢機會,可能誇大其療效的宣傳。所以這個藥本身不是問題,問題在於他們推廣的方式、手段和動機,是人們質疑的關鍵。

以嶺藥業被起底 連花清瘟成就「A股院士首富」

17日,中國新聞社旗下的《中國新聞周刊》發表題為「以嶺藥業與它的連花清瘟」的文章宣傳以嶺藥業,也讓該藥企的一些內幕曝光。

文章說,以嶺藥業的名字與創始人「吳以嶺」有關。石家莊以嶺藥業股份有限公司成立於1992年,創始人、董事長為中國工程院院士吳以嶺。以嶺藥業主攻中藥產業化。

根據該公司去年8月披露的2021年半年度財報,在中藥板塊目前擁有專利新藥11個,涵蓋了心腦血管病、呼吸等,其中連花清瘟膠囊已成為臨床相關疾病防治的基礎用藥。

不過,文章說,從研製到生產連花清瘟膠囊,以嶺藥業「僅僅用了15天」。2004年5月,該藥業獲藥監局上市許可,從研發到上市僅用了一年時間。

從2005年至2019年,連花清瘟膠囊累計19次被國家衛健委、國家中醫藥管理局等部門列入治療流感等呼吸道疾病的診療方案。隨著甲型H1N1、中東呼吸綜合徵、H7N9等病毒性肺炎,連花清瘟需求暴增。

2020年,連花清瘟的不同製劑類產品成為以嶺藥業收入中的絕對大頭,以嶺藥業近一半營收來自連花清瘟。

靠著連花清瘟,以嶺藥業業績、股價雙雙上揚,其創始人吳以嶺身價大增。《2020胡潤全球富豪榜》上,71歲的吳以嶺以210億元財富,排名第251位,穩居石家莊的首富,也是「A股院士首富」。

中共為何一路為連花清瘟開綠燈?

中共也一直在大力推廣連花清瘟。

2020年初,疫情在武漢爆發。當年3月,中共就中醫藥治療新冠肺炎篩選出的有效藥物「三藥三方」中,就包括連花清瘟。4月,中共國家藥監局正式批覆連花清瘟膠囊與連花清瘟顆粒「新冠肺炎適應症申請」,用於輕型、普通型新冠引起的發熱、咳嗽、乏力。

國家衛健委與國家中醫藥管理局發布的第四版《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中,第一次出現連花清瘟,且此後的第五至第八版方案中,該藥品一直在列。

今年3月15日,《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九版)》發布,再次將連花清瘟膠囊(顆粒)作為推薦治療藥物。以嶺藥業隨即公告,公司預計該文件的發布將對連花清瘟產品的市場推廣產生積極影響。

但是,其中並沒有提到「連花清瘟可以預防新冠肺炎」的相關表述,美國前沃爾特‧里德陸軍研究院病毒研究員林曉旭博士對大紀元說。

目前,提到連花清瘟膠囊預防作用的唯一的文獻是來自於河北醫科大學袁雅冬教授的研究,2021年11月發表在「Evidence-Based Complementary and Alternative Medicine」雜誌上。

林曉旭說,這個文章發表前,雖然有臨床觀察,但其實沒有臨床報告來支持把連花清瘟膠囊作為預防藥物。所以,這個文章的結論是值得質疑的。

他說,問題的焦點是:在沒有很充份的臨床證據報告之前,是哪家政府機構決定要大量購買連花清瘟膠囊,並被大批量地發放給沒有感染的健康人?這個決定是如何出台的?誰來承擔這個責任?這其中有沒有利益輸送的問題?

對於連花清瘟遭到廣泛質疑,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說,中共現在很尷尬,因為這麼不靠譜的藥品被中共當局一路大開綠燈,從SARS開始就得到官方的力挺。這實際說明中共的抗疫政策根本不靠譜,當然這也包括所謂的「動態清零」。#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