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自詡的新冠疫情防控「金牌」模式,從「武漢模式」「西安模式」再到「上海模式」,文革式人鬥人防控路線,在重複著漠視生命、人性清零的同時,也加速著中共自身的崩潰。中共誕生於上海,而其崩亡程序或同樣始於上海。

聽文章:

 

powered by Sounder

(聽更多請至「聽紀元」平台)

上海模式:求抓陪睡尋墓供 體驗大餓無疆

4月8日上午,在北京冬奧會、冬殘奧會總結表彰大會上,當習近平提及谷愛凌愛吃餡餅的時候,2500萬人口的上海,居民們正在居家坐監數米粒,體驗領袖推向世界的「大餓無疆」式新冠抗疫「中國方案」。

如果說谷愛凌和鐵鏈女之間只差一頓亂棍的話,那麼谷愛凌和上海人之間只缺一次全員核酸。

看看上海人被餓成了甚麼樣。不斷地有人從封控的小區闖出來,要求警察把自己抓走去吃牢飯。一則短片顯示,一個開魯五村男居民打電話到中原派出所詢問自己如果衝出去,被抓後是否有飯吃。警察威脅說只能再送回去。送回去是威脅,送監獄不成威脅了。

另一影片:一位身穿白色上衣的男青年駕車駛向小區門口被大白厲聲吆喝下車,年輕人怒不可遏地衝到大白面前吶喊:「幹嘛?!你把我逮去啊!你把我逮去啊!我要餓死了!」大白氣勢洶洶剛想動手,整個小區的居民從高樓上發出斥責大白的強大呼喊聲。

有影片看到,上海浦東新區金湘路399弄,康亭小區居民敲鑼求物資。已封控10多天了,斷糧斷物資,沒有得到過任何的物資補給。

問題是,上海人快餓死了,不是食品本身的供應端短缺,而是嚴厲的封控,計劃出來的混亂。有影片顯示天盛廣場一位被封在單元裏的居民好不容易叫了外賣,卻被守在外面的志願者拿走要當垃圾處理掉。

還有一個影片裏錄下了上海某居委門口堆放了大量的外地馳援大上海的物資,居委人員將包裝上「建湖縣援馳大上海」的標籤撕下,扔了滿紙簍子。拍影片的人質疑共產黨侵佔抗疫物資、中飽私囊,質問居委工作人員是怎麼回事,對方迴避問題支支吾吾。

上述還不是最奇葩的案例。有人被逼急了,竟然偷偷到公墓那兒去找墓地上有無剩餘的可供充飢的死人供品。有小區住戶偷偷下樓在小區圍牆內的泥土上挖野菜。

還有更難以啟齒的。網名「行俠客(工作號)」的網民貼出一個帖子:「全國最富裕的上海,很多在上海打拚的獨居女生,居然為了糧食陪志願者或者鄰居睡覺,曝光了幾十起,沒曝光的多了,因為這種事女孩子不好意思說,都是些齷齪的志願者和鄰居們曝出來的。這時代,不載入史冊都對不起他們的偉大了。」

共人妻淫人妹是中共的傳統特色。這樣的悲劇在土改、大饑荒和文革知青上山下鄉返城的年代已經演繹過N次了。

中共常標榜自己30年時間就趕超了歐美300年的發展。這遠不是它真正的奇蹟,它的腐朽般的神奇是只花了2個星期的時間,就把人均GDP為2.72萬美元的國際大都市上海變成了1948年5-10月的飢餓長春、夾皮溝。

上海人向方方道歉,民變政變螫伏

網名「忙卡豆豆」的網民在網絡上貼出了自己的道歉:「武漢那次我罵了方方日記,現在我在上海向她道歉,是我太年輕,看不懂這幫狗官的操作。」

大陸民眾從武漢到西安,直至上海,清醒的人越來越多。武漢有敲鑼女、西安現衛生巾女,就算是親身經歷中共封城迫害,轉臉就會為中共站台,出賣在危難中幫助過她們的人。幸好,上海目前沒有看到這樣的人。

有博主說,上海是國際大都市,所謂國際不是指進出口吞吐量、GDP、股市和外文標識,而是上海人對世界的認知已經和國際普世價值看齊。

或許正是由於上海人的這種國際化價值理念,讓上海人在集體意識上有著較武漢和西安更為清醒的牴觸、反抗中共的認知。

上海萊頓小區和保利小區居委讓民眾唱紅歌,「感謝政府」作秀,業主極度不配合大翻車,在約定唱歌的時間一起高喊:SB居委會。

一則影片顯示,上海某小區一位身穿紅色上衣的大叔把口罩戴在下巴底下,痛罵上海極端防疫,痛罵大白和居委人員,居委人員聲稱打110,大叔絲毫不畏懼,大聲喊道:打到共產黨!居委會人員居然不敢回嘴。

上海普陀區一名男子在小區中拿著電話,來回走嘶吼著,大罵政府說話是放屁,「上海市政府是人嗎?逼得老百姓都要反抗了。」

知乎上署名廖詩琴的網民算了一筆帳:

「看到上海搶菜的盛況,想起了一個資本主義笑話:
『未來技術革命,98%的人將被淘汰。』『那我們怎麼辦?』『成為那2%。』

根據上海統計年鑑,上海常駐人口2,488萬,假設一人一天需要消耗1.17公斤食品(參考北京年鑑數據),那上海日均食品消費量是2,909萬公斤。目前上海上崗的騎手是1.1萬人,以每人每天100單,每單3公斤計算,能配送的食品僅有330萬公斤,僅佔日均食品消費量的11%。

上海在封控的物資保障問題上,幾乎就差直接對所有人說『成為那11%』 。」

廖詩琴算的這筆帳,印證了上文提到的開魯五村男子在電話中給警說的話:「官逼民反」 「通過這件事情我們明白了,以前秦始皇時期老百姓為甚麼要造反,老百姓為甚麼要打仗,為甚麼要民兵起義知道嗎?這都是有道理。」警察默不作聲。

除了民變以外,上海江家幫餘黨恐怕也處於垂死掙扎的反撲當中,對當局的威脅恐令習陣營絲毫不敢麻痺。

推行軍管模式、返祖計劃經濟,等同政經自殺

日前,中共在上海推行軍管模式。中共從89六四以來,在99年迫害法輪功,近年來摧毀香港一國兩制,打壓新疆人權,直至武漢中共病毒疫情爆發,中共都在不斷地重複和試驗著對民眾進行全面的軍管、半軍管,每一次將軍事暴力推向制度化和常態化的必然結果,不只是政治、人權、法制的倒退,經濟也備受摧殘和打擊。

4月9日,北京酒仙橋和廣州11個區要進行全員核酸篩查,這幾乎就是封城的前奏。10日,北京酒仙橋地區街上空無一人,所有小區都被封鎖。《新快報》報道,廣州部份民眾抱怨一些超市裏的肉類和蔬菜已被搶購一空,「全部人都一大袋一大袋買,想買塊肉煲湯都沒有。」

近期深圳封城一個星期,被披露損失600億元。路透社4月8日消息,荷蘭ING銀行最新發表的評論稱,假如上海的封城措施只在整個4月持續,估計上海的GDP將損失6%,並對全國GDP帶來2%的損失。ING銀行對中國第二季的GDP按年增長預測,由原來的5%降至4%,2022年全年預測則由4.8%調低至4.6%。

日前大陸高德地圖顯示,京津冀經濟圈、長江三角、珠江三角洲等東部經濟發達地區的高速公路幾乎全部中斷,物流基本癱瘓。

經濟觀察者網報道,據VesselsValue的數據,2022年3月1日-30日,上海附近海域等待的各類型船舶靠泊船舶為3486艘,去年同期為2033艘,同比增長超七成。上海進出口運輸效率嚴重受阻。4月初情況更為嚴重。

據wind統計,北向資金3月累計淨賣出450.83億元。路透社消息,中國北向資金上周延續淨流出態勢,重創A股下挫。同時,美聯儲每月縮表將引發市場對人民幣資產下跌擔憂。

上述數據表明,疫情對中國經濟無論從超連結供需的物流、進出口還是外資等方面,都造成了顯而易見的重創。中共將何以應對?

4月10日,中共國務院發布了《關於加快建設全國統一大市場的意見發布》,此舉意在為返祖計劃經濟做必要的鋪路準備。

結語:成亦上海 亡亦上海

日前,中共上海市委寫給全市黨員公開信稱,「上海是中國共產黨的誕生地」,守護上海城市的安全,「已經到了最緊要的時刻」。

史料顯示,參加中共一大的黨員,幾乎無人善終。中共從2017年1月,政治局常委一波人馬到上海中共一大地址祭奠以來,中共幾乎就呈斷崖式加速解體狀態。

中共流氓黨起家於上海,其崩亦或始於上海。

大紀元首發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