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全球糧食價格飆升,亞洲多國餐館和街頭食品小販面臨著艱難的選擇:要麼承受更高成本來降低利潤,要麼轉嫁成本但冒著失去顧客的風險。

路透社報道,馬宏(Ma Hong,音譯)的麻辣火鍋店自去年在北京市中心開張以來,店裏的利潤已縮水約五分之一,原因是牛肚價格飆升了50%以上,其它主要食材的成本也在飆升。

雖然食材價格上升,但是這家麻辣火鍋店沒有提高價格。「我們的價格跟以前一樣。由於疫情大流行的影響,每個人都在堅持著。北京各地都一樣,苦熬的不止我們一家。」馬宏說。

從COVID-19大流行導致供應鏈受到阻斷開始,現在再加上俄烏戰爭導致原料和材料價格飆升,高昂的價格和緊缺的食材正在擠壓企業和消費者。

在亞洲,美味且價格實惠的街頭食品是社會和經濟不可分割的一部份,但是現在這些商家和客戶都感受到巨大壓力。

在巴基斯坦卡拉奇(Karachi)的一家印度香飯(biryani)餐館,廚師穆罕默德伊利亞斯(Mohammad Ilyas)說,足夠三到四個人吃的一公斤調味米飯的價格已經翻了一倍,達到400巴基斯坦盧比(2.20 美元)。「我在這個廚房一直工作了15年,」他說,「這些天來,大米和香料的價格上漲得如此之多,窮人都買不起了。」

為了減低成本,一些商家正在保證價格的前提下削減份量。例如在在雅加達的一個街頭小吃角,印尼炒飯攤販Syahrul Zainullah沒有提高價格或使用低檔次的食材,而是減少了招牌印尼炒飯的份量。

南韓的消費通脹也處於十年高位,67歲的泡菜店老闆崔善花(Choi Sun-hwa,音譯)過去能買到10棵白菜的錢,現在卻只能買到7棵。白菜是製作南韓著名發酵的「辣白菜」(kimchi)的主要食材。

作為傳統,辣泡菜(kimchi)在南韓餐館作為免費配菜與其它餐點一起供應,但是現在,這已成為一種奢侈。

崔善花的顧客Seo Jae-eun打趣說,泡菜(kimchi)現在應該被稱為「keum-chi」,keum在韓語中是「黃金」的意思。「這些天我不能要求餐館提供更多的泡菜,而且由於蔬菜價格高,自己在家做泡菜的成本太貴了……所以我來這裏來買。」她說。崔善花則表示,如果她不能提高價格,就無法繼續經營。

價格壓力也正在改變一些亞洲消費者的飲食習慣,例如,24歲的服務業工人張先生(Steven Chang)經常光顧台北一家受歡迎的拉麵店Just Noodles,但他正在重新考慮自己的支出。

「我遠離父母,所以我更依賴到餐廳用餐,」張說,「現在我會儘量減少外出就餐,多在家做飯。」#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