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嚴厲的封控措施導致「次生災難」不斷。有上海居民表示,其父親因腦動脈狹窄導致左眼失明,也無法就醫,在家聽天由命。另一癌症患者說,她已經疼得哭了幾個晚上,病痛折磨加上面臨缺糧斷藥,令她感到焦慮不安。

據中共官方通報,4月11日中國大陸新增確診病例1272例,無症狀感染者23,387例,總計24,659例,其中上海一地就佔23,346例。由於中共慣於掩蓋疫情,相關數字真實性引發質疑。

上海官方11日公布首批「三區分級防控」名單,試圖在疫情持續飆升的情況下,通過份區分級差異化管理,部份放鬆對一些社區的嚴厲封控,其中封控區7624個、管控區2460個以及防範區7565個。風險程度最低的防範區,允許民眾可以在行政區域內適當活動,但嚴格限制人員聚集。

不過,據上海網民在微博等社群平台的發言表示,一些被列入防範區的社區,居委會仍採取嚴格的封控措施,要求居民維持「足不出戶」或是「足不出社區」。

上海市委書記李強11日晚間亦強調,疫情防控要「嚴字當頭、一嚴到底」,全力消除一切可能的風險和隱患,全力保持從嚴從緊。上海市衛健委一級巡視員吳乾渝在12日的疫情防控工作新聞發布會上並提醒,防範區不是「放飛區」,非必要不外出。

寶山區居民因腦動脈狹窄致一隻眼睛失明 無法就醫

嚴厲的封控措施導致醫療資源偏重應對疫情,延誤其他例如癌症以及異地就醫等重症患者的及時就診,造成「次生災難」不斷發生。

據上海寶山區居民王藝(化名)向《大紀元》表示,她父親3月中旬突然左眼眼珠不能轉動,前往中山醫院看病,確診為腦動脈狹窄,然後回家吃內服藥進行調理。4月1日病情惡化需要送醫,但卻找不到醫院可以接收治療。

王藝的父母住在浦西的寶山,她本人則在浦東因封控無法回家。據她於微博表示,她父親左眼眼皮腫脹閉合,不能自主睜開,同時右眼也開始腫脹,並伴隨低燒頭暈、食慾不振、四肢無力症狀。4月8日開始長時間臥床昏睡。

她電話聯繫中山醫院,告訴接電話的護士她父親突然開始發熱,有可能是腦內炎症導致,然後護士讓他們過去。但等到晚上六點120把她父母送到醫院後,院方又說剛有一例陽性過來檢查,發熱門診要關掉消殺,不能接診。

沒有辦法,王藝又打電話到其它醫院,但好多醫院都在消殺,好不容易聯繫到吳淞醫院接收了,做完核酸檢測結果出來已是晚上九、十點,內科急診醫生給她父親拍了腦部CT,並驗了血,最後診斷病情嚴重,他們看不了,需要轉院。

她說,之後「120又把我爸媽送到了寶鋼醫院,我媽在寶鋼醫院哭鬧了很久,半夜十二點左右,眼科急診的醫生終於過來給看了一下,但他們不接受入院治療,也不提供送院服務,就讓我們找其它醫院。」

但「因為還沒有找到能接收的醫院,我爸媽也不敢走。我爸現在躺在醫院大廳的椅子上,我媽看護著。」她說,「畢竟人在醫院,萬一突然惡化,還有急救醫生。」

打上百通電話無人回應 接受外媒記者採訪卻立即被官方關注

據寶鋼醫院醫生4月9日告知,王藝爸爸左眼已經保不住了,需趕緊找醫院接收治療,以避免因腦內炎症引起腦硬化或敗血症等更嚴重的情況。

但她和朋友從黃浦區的交大第九人民醫院,一直打到浦西的寶山市,打了大概二三十家醫院,都是發熱門診不接病人了,或者是關閉了,或者是在消殺,到現在也沒有找到接收的醫院。

(微博)
(微博)

不過,據她4月11日更新微博說,「我們放棄了,在家吃頭孢聽天由命。」因為經歷了太多次打擊,每一次上120救護車都會被司機強調「我們只送你們過去,你們自己想辦法回來」,每一次抵達醫院都會因為有陽性(患者就診)、未生命垂危而被拒診,然後每一次被拒診後站在醫院門口都不知道該如何回家,而每一次向110和居委會求助派車又都被拒絕。

「我爸說,『送去醫院門口後就像狗一樣被丟在外面。』」病人不但沒有得到有效治療,反而折騰得更加嚴重,讓王藝很崩潰。但讓她更難過的是,9日有一味藥吃完了,這個藥拜託居委會配了一個星期都沒配到。

她不禁感嘆,對於國內的醫療機構來說,「只要不是新冠,怎麼病死都無所謂」。而「我現在能做的就是在各大app上下單能夠支持更多天數的處方藥,但因運力不夠還在聯繫。」

此外,她還寫道,她因電話接受境外媒體採訪後,第二天和第三天都接到了浦東公安局的來電,警告她「他們是境外勢力」,讓她不要再繼續聯繫。但讓她感到諷刺的是,這竟是她打了上百通電話後,唯獨的兩次官方電話回應。

就王藝父親的情況,大紀元記者致電上海市中醫醫院發熱門診,被告知已經停診,問其原因則表示,「停就是停了,沒時間跟你說這個事情,這裏很忙。」

此外,記者還致電復旦大學附屬兒科醫院、上海市楊浦區市東醫院、上海市第五人民醫院、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九人民醫院、海軍第九五醫院(原中國人民解放軍第八五醫院),但電話都無法掛通。

(上海衛健委網站截圖)
(上海衛健委網站截圖)

癌症患者面臨缺糧斷藥 質問當局上海何時解封?

另一位受病痛折磨的癌症患者丁寧(化名)於微博求救說,「我已經哭了幾個夜晚了,癌痛折磨我,糧食緊缺和斷供的藥使我焦慮不安。」

她質問上海到底甚麼時候可以解封,甚麼時候能通快遞,她努力收集信息,感覺快累死了也買不到藥和食物,而她還是個大學生,更「不敢想像獨居老年人怎麼辦」。

她說,之前她一直在黃浦區九院配藥,但現在通行證沒法跨區就醫。她所在的松江區藥店沒有營業的,網購快遞也停運,要去其它醫院門診配藥,則需要去居委開通行證和48小時核酸檢測。但因為一直做的是抗原檢測,已經很多天沒有核酸檢測,還得去醫院做個核酸檢測,在公共交通停運、沒有車的情況下,她心動過速又無法步行幾公里前往。

據她向大紀元表示,她患的是腺樣囊性癌,是一種比較罕見的病,現在已經轉移到肺部和肋骨,所以有時呼吸也會疼,必須用止疼藥,不然完全沒法睡覺。

在這波疫情爆發前,她於2月27號在上海第九人民醫院檢查時,開了一個月的曲馬多和普瑞巴林,原預定一個月後去複查。但疫情嚴重後,上海於3月28日起以黃浦江為界分兩批對全市進行封控核酸篩查。第一批先行封控的浦東、浦南等原定4月1日解封;第二批浦西地區原定4月5日解封。

封控前,小區提醒他們囤物資和藥品,但當時她開的藥還有二十多天,就沒有去開,只是從美團買了一點。然後,從超市買了一些米、麵粉、掛麵、一點蔬菜和豬肉。從網上買了一隻雞、一份菌菇及三四種青菜。

她說,開始她沒有太在意,後來閔行區疫情越來越嚴重,上海著名的商業區徐家匯也受到影響,大家就慌了,看著每天確診的數字上漲,她才意識到4月5日不可能按時解封了。

丁寧原本在老家江西,因為老家醫療條件不行,她和母親到上海租房看病前後已有六年,這次是因為疼痛難忍,於去年12月底再次來到上海。

據她於微博表示,松江區物資雖然配送了,但是「我們合租四個人平分一下,也就夠一兩天」,並且她作為癌症患者營養很重要,如果知道疫情那麼嚴重,「我肯定會準備一些營養粉,可是現在甚麼都沒有,體重唰地掉……暴瘦……都能感覺癌細胞在啃食我的肋骨,我太疼了,急需配藥,加餐」,她呼籲快點恢復快遞和藥房營業,如果真如網上所說要5月1號以後才解封,那她的檢查、治療都將受影響中斷。

網民聲討中共當局為何要封控

中共當局從疫情開始就實施嚴格的「清零」政策,但新冠病毒變異毒株Omicron感染症狀相對較輕,因此國際上許多國家都採取與病毒共存的策略,生活已經恢復常態。但中共副總理孫春蘭上周末第二次到訪上海時,仍堅持「動態清零」總方針不動搖。令許多中國網民質疑,既然症狀輕微,為甚麼還要大費周章、不計成本、勞命傷財地封城?

網民「你今天真好好看」說,「石家莊全域低風險,請問為何封控?……一刀切為了保住自己頭頂的帽子,完全無視最基層群眾的需要,我們如何接受?」

網民「魏大爺好帥」說,「疫情根本看不到頭,按現在這個有一例就瘋狂檢測,封控乃至封城,中國還能承受多久?​​​」

網民「美國小豬_urr」說,「我們想知道真相!老百姓到底有沒有權利了解真相!(長春市)寬城區怎麼了,為何封區,老百姓沒有知情權嗎?」#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