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疫情嚴重,原定4月5日凌晨3點解除的封控措施繼續延長。專家認為,持續嚴格「清零」將降低消費,連帶影響全球供應鏈,中國政府(中共當局)刺激經濟的措施也難達到年增目標。

多種行業停擺影響消費

上海目前疫情快速上升,進入封城狀態。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孫春蘭4月2日赴上海,強調要堅持「動態清零」總方針不猶豫、不動搖,加緊推進應檢盡檢、應收盡收、應隔盡隔、應治盡治。

孫春蘭到上海宣布堅持清零政策後,4月4日全市進行了新一輪核酸採樣,繼續實施封控管理嚴格落實「足不出戶」。

此前,在3月26日上午召開的防疫記者會上,復旦大學上海醫學院副院長吳凡曾表示,「上海不能封城」,原因是避免對全球經濟造成衝擊。但上海在3月27日,以黃浦江為界,浦東和浦西分區輪流封鎖。然而,歷經整整一周「鴛鴦鍋式」的封城後,上海疫情仍未見改善,反而再創新高。

上海市衛健委今早通報,4月7日,上海再新增本土新冠肺炎確診病例824例、無症狀感染者2萬398例。

中華經濟研究院大陸所所長劉孟俊在接受美國之音的採訪時表示,嚴格封城對於上海城市本身的影響,首當其衝的是就業市場的衝擊。

他說:「其實一旦封城,首先影響的就是城市的服務業,因為服務業就是依賴人員往來。封城不能上街購物、不能上學,也影響補教行業、餐飲、觀光、電影休閒娛樂、教育業等幾乎都是停擺的,媒體也無法到現場採訪。服務業是創造包括上海在內幾個大城市就業機會的主力,這些從業人員都是城市消費與經濟運作的主流,清零政策會直接衝擊到未來的消費能力。」

劉孟俊指出,在製造業、科技業方面,若將從業員工隔離在工業區或產業園區裏,禁止其對外移動,確實能保持產業的運作能力,但在服務業方面顯然並不是可行方案。

台灣國際戰略學會行政總裁羅慶生認為,這一波病毒的性質不同,嚴格封城的清零政策恐怕會拖延很久,將會重創包括服務業在內的許多產業。

他對美國之音說:「這一次的『清零』措施恐怕不會像前幾次實行『清零』大約半個月到至多20日就完全控制,因為這一波病毒之變異性太強,而且在此之前也沒有做完善的預防。上海又是那麼大的城市,要做到完全的『清零』是很大的挑戰。我認為很有可能是『清零』失敗,被迫不停地延續封城,最後被迫不得不與病毒共存,而如此拖延到最後對於上海的經濟打擊是非常沉重的,對於服務業、運輸業、對於整體生產的衝擊都非常大。」

連鎖效應衝擊全球供應鏈

據美國之音引述南卡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座教授謝田的分析,上海全年國民生產總值佔中國的4%,過去一年只有上海的財政收支是正數,而其它30個省市自治區都是赤字,上海具備幫助或者扶持其他省市自治區的作用,一旦封城將重創中國經濟,也會造成供應鏈斷裂。

上海是中國經濟、財政、航空、港口物流中心,也是全球的金融和貿易中心。為了不讓封城嚴重影響經濟命脈,上海的機場、鐵路、國際貨運和股票交易所仍維持開放。全球最大港口上海港照常全天候營運,晶圓代工廠中心國際運作亦不受影響。

中華經濟研究院大陸所所長劉孟俊表示,上海不只是重要的金融中心,也是重要的國際航運中心與高科技重鎮,因此,中國當局還是希望在實施嚴格的防疫措施的同時,也儘量保持其經濟正常運轉,所以此前上海堅持不採用大規模的封鎖措施。他說,最近採取浦東、浦西兩區輪流封城的模式,依然是試圖保持其金融行業之正常運作,但恐怕與金融行業配套的其他行業模式將受到很大的影響,最後還是會衝擊到金融業。

他說:「例如股票市場的交易等不需要依賴人工,可利用ICT(資訊通訊科技)進行的行業,目前還沒看到受到很大影響的跡象。不過我認為無法支持太久,因為從業員工需要上下班,按照之前的模式讓員工在公司裏吃睡生活等控制方式,現實上無法維持太久,對金融行業還是會有負影響。上海是排行第四的國際金融中心,尤其是上海想要超越排名第三的香港,那這種嚴格的清零政策勢必無法維持太久。」

劉孟俊指出,以成立10年之內市值達10億美元以上的獨角獸企業為例,位居全球第二的中國,其城市獨角獸企業前三名分別為北京、上海、深圳,這三個城市都具有金融中心的背景。此前由於香港疫情爆發,連動性高的深圳進入封城即重度影響供應鏈。由深圳的例子可預估上海封城狀況若持續下去,大概會吃不消。

中國國家高端智庫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與英國智庫Z/Yen集團共同編製的《第31期全球金融中心指數報告》於3月24日發表,該指數從營商環境、人力資本、基礎設施、金融業發展水平、聲譽等方面,對全球主要金融中心進行評價和排名,前十位依次為紐約、倫敦、香港、上海(4)、洛杉磯、新加坡、三藩市、北京、東京和深圳。

台灣國際戰略學會行政總裁羅慶生表示,如果單純如同之前的封城狀態,短期間將生產、銷售、服務等延後,在封城結束後會出現報復性消費,一減一增之下似乎對於全國的經濟影響不會太大。但這次「清零」大概不會這麼順利,而且不只是衝擊中國的經濟,也將造成全球性的影響。

他說:「這會是一個連鎖效應。如果無法快速達到『清零』效果而繼續拖延封城,將會造成全球供應鏈的混亂,連累到美國與歐洲的經濟曾長。現在美國與歐洲已經控制住疫情正要全力復甦經濟之際,卻將受到中國硬是要達成『清零』而使得全球供應鏈大亂。如果歐美因此經濟增長趨緩,將回頭影響到中國的經濟增長。」

刺激經濟政策難及時收效

在上海實施封控篩查之前,許多投行就已經預測在Omicron疫情和俄烏戰爭衝擊之下,中國今年經濟增長率並不樂觀。野村證券中國首席經濟學家陸挺在最新報告中指出,中國今年恐難達到年增5.5%的目標。

台灣國際戰略學會行政總裁羅慶生表示,年增5.5%的目標幾乎是不可能的。他指出,華爾街銀行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將中國全年GDP預估值由5.1%下調至4.6%,而且,第二季度經濟前景面臨風險。為此,他認為,中國應該會有對應措施。

他說:「中國政府一定會再採取一些刺激經濟的措施,例如包括金融在內更寬鬆的政策,或甚至學習美國直接發錢。如果這些措施的效果還不夠,那就會繼續寬鬆政策,比如在降准之外真的會降低利率,如果持續不景氣降幅就會越來越大;如果消費市場持續不理想,將會出台更強的刺激消費措施。所以可以預估這些刺激經濟的措施遲早可以看到效果。」

中華經濟研究院大陸所所長劉孟俊也認為,面臨上海清零政策所造成的代價,中國政府勢必將出台更能刺激經濟的措施,但是效果恐怕有限。

他指出,沿海城市幾乎都因為疫情爆發而曾經封城,如今上海這樣的金融與科技大城又實施嚴格清零,預估到了5月也不太可能完全解決疫情問題。目前看來只能指望第三季能有大型經濟刺激措施,也就是二十大舉行的時候。但那時正逢病毒最活躍的秋冬時期,很可能面臨是否再度清零的難題。若舉行二十大的時候全程實施清零政策,就很難凸顯中國所謂的『制度優越性』,所以必須在第二季中期就開始刺激經濟。

他說:「刺激經濟的措施主要面臨幾個問題。首先是外部環節多變,俄烏戰爭不知何時結束,美國依然持續經濟制裁,外部風險不小時只能靠內需。刺激內循環的方式有三種,第一是消費,但在疫情與封城措施造成就業不穩定,家庭消費很難有大幅增長。此外還能依靠產業投資以及政府的財政刺激。民間產業的投資必須靠大量的補貼,但服務業就不太樂觀,大概只能靠製造業、基礎建設的投資。」

劉孟俊指出,為了在第三季度達到相當規模,貨幣更加寬鬆可能是刺激經濟的有效手段之一。不過要達到年增5.5%的目標實在不容易,上海若要持續清零政策,或是其他重點大城也實施清零政策,中共當局將面臨經濟下行和嚴格防疫政策這個無解的難題。

轉自美國之音 #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