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最大老人院東海老年護理醫院,爆發嚴重聚集性感染。家屬告訴大紀元,近兩日,還持續有老人過世,希望外界關注中共清零政策下的次生災害。

知情人:陽性遺體有30多個

據財新網4月3日報道,東海老年護理醫院的陽性感染者已達上百人,其中包括老人、醫院醫護以及護工。報道說,近期養老院已有老人去世,是否與新冠有關暫未能確定。

自由撰稿人岳戈近期在推特上發布一份浦東新區衛健委2日發給殯儀館申請遺體火化的函。據知情人透露,上頭核酸檢測異常(陽性)遺體有30多人。

2日,浦東新區衛健委發給殯儀館的申請遺體火化函。塗抹部份為人名,據悉有30多人。(受訪者提供)
2日,浦東新區衛健委發給殯儀館的申請遺體火化函。塗抹部份為人名,據悉有30多人。(受訪者提供)

岳戈表示,6日開始,有家屬已拿到院方出具的「遺體料理告知書」,有家屬堅持要看到老人的遺體照片、核酸報告及死亡細節,才肯簽字。有家屬則已經接受現實,遺體已火化。

此外,家屬近期還收到一份「慰問信」,院方首次承認有老人在疫情襲擊中死亡。信中說,因對疫情控制措施不夠專業,導致疫情在院內迅速蔓延,其後分批將老人轉出,但是因為疫情緊急,老人大多未注射疫苗,導致基礎疾病較重、體質較差的老人病逝。

經家屬核實,此為東海老年護理醫院發給家屬的慰問信。(受訪者提供)
經家屬核實,此為東海老年護理醫院發給家屬的慰問信。(受訪者提供)

但是,院方迄今尚未對外公開說明染疫死亡人數。

記者7日致電東海老年護理醫院公開電話時,對方稱,「老人多有基礎病,去世是很正常的事」,「新冠這次多數是輕症和無症狀的」,並未回應院內感染導致老人死亡的情況。

根據上海市衛健委最新通報,上海本輪疫情累計報告陽性感染者已經超過10萬例,但官方迄今沒有通報一例死亡病例。這令許多失去長輩,被告知老人遺體要送往指定殯儀館火化的家屬,感到不可思議。(告知書上載明,核酸陽性遺體指定送往益善殯儀館火化。)

老人染疫後失聯 家屬心急如焚

上海市民朱玟(化名)4月7日告訴大紀元,她的外婆住在東海護理院20區南院區,已經有兩年了,家屬和看護的護工、護理長都很熟悉。

3月6日家人原本要去探視老人,當天,上海市出現本土確診病例,護理院啟動「暫停家屬入院探視,暫停門診醫療」,家屬只好作罷,沒有去探視老人。

據慰問信中說,3月10日院內護工管理者出現流調異常,自12日起封控。期間,家屬渾然不知護理院發生了院內感染。

朱玟說,直到3月25日,負責照料外婆的護士長通知他們,外婆核酸檢測出陽性,要轉到周浦方艙醫院,當時家屬還沒感覺到很慌張,因為和外婆住在同一院區上下層樓的鄰居阿婆也被告知陽性,兩人要同時轉院。

「真正感到很激動的是(3月)26日凌晨,突聞剛轉到周浦醫院的阿婆過世了,我們聯絡周浦醫院,說我外婆沒有轉過去,我們又打(電話)到東海,原本熟悉的護工、護士、護士長,他們都被隔離了,聯絡不上了!問新來的護工和護士都說不清楚,我們與外婆失聯了。」朱玟說。

找不到親人 找到後又接獲死訊

她發微博求助,一時間獲得許多轉發,隔天,收到公安、派出所電話,要求撤文,但是朱玟質疑,轉發事實為甚麼要撤文,她要求警察協助找到外婆才撤文,3月28日她接到護理院電話(估計是警察叫院裏打來),說外婆很好,有護工會照顧,但她要求和外婆視訊之後,又沒下文,家屬心情依然很焦急。

在發帖求助的過程中,朱玟收到了很多人私信她。「很多人找不到自己的親人,很多人私信給我說,他們都很絕望,找不到自己的親人。」朱玟說。

一直到3月29日,才得知外婆在3月27日晚上轉到了金山公共衛生中心,但是每次打去金山公衛找人,窗口都說外婆很好,安撫他們說,「沒有聯繫就是好事」,直到3月31日,媽媽覺得不對勁,要求轉上級領導時,才終於獲悉外婆的床位。當天深夜,就接到主治醫師的電話說,情況非常不好,要做好心理準備,4月1日上午,就獲悉外婆心跳呼吸已經停了,宣布死亡。

朱玟媽媽詢問死因,醫師說:「是基礎病冠心病,還有嚴重的高血壓,但是新冠是陰性。」家屬們都吃了一驚,因為此前外婆已經被通知核酸陽性,轉到金山公衛中心,3月28日做了一次核酸,還是陽性,怎麼後來就轉陰呢?

儘管宣稱是陰性,但是外婆還是被送往「宜善殯儀館」火化,理由是她是密接人員。朱玟質疑,死亡報告難以令人信服,合理懷疑是為了維持官方「新冠死亡率是零」的說法。

家屬心聲:強制清零導致非正常死亡

朱玟介紹,目前家屬分成兩部份,第一種,親人是陽性遺體,家屬肯定無法見上最後一面,因為國家傳染病防治法規定,染疫遺體要直接火化;第二種,親人是陰性遺體,現在院方要家屬先簽委託函,才讓殯儀館人穿壽衣、拍照片,但是家屬怕簽完字,遺體就直接被火化了,所以他們不簽,要求先拍照片,才火化,目前雙方有爭議。

她說,不論是陽性或陰性患者的家屬,許多人質疑,老人的死因,很可能是病毒在院內大面積傳播,護工、護士大量隔離,新、舊護工沒有對接,患者轉出安置後無人照料,導致原本生活無法自理的老人,因為失助而死亡。院方的管理混亂,是應該要追究責任的。

一位不具名的人權律師表示,「家屬和養老院一般都簽了合同,合同裏有老人非正常死亡情況下院方應當承擔責任條款,應可按照合同約定追責。」

父親二年前因中共隱瞞疫情而被感染、不幸離世的武漢市民張海告訴大紀元,他對上海老年院家屬矛盾的心情,是感同身受。

「上海當局現在希望家屬快些授權火化遺體,很多家屬是牴觸的,又想追責。但是你想想在中國,哪個律師敢接(這個案子),法院也根本不會受理,家屬目前矛盾的心情,我是理解的。」他說。

朱玟表露這一段時間以來的心聲,「所有人都成了『清零』政策的試驗品,在老人院強制隔離的過程中,沒有考慮到那些仰賴護工的老人們,要如何維生,一刀切的做法,太不人性化,因為清零政策導致的次生災害太嚴重了。」

公開資料顯示,上海市東海老年護理醫院建於2002年,共有1800個床位,屬於上海食品光明集團旗下的國營機構。#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