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疫情持續高燒,中共副總理孫春蘭日前到滬後傳達習近平強硬的「清零」指令後,上海黨報4月6日發文強調中央指示,暗批官員對防疫工作拖延、躲閃。分析認為,上海官員對北京採用軟抵制,未來更多人會和中共高層離心離德。

李強龔正立軍令狀 上海黨報疑挑明地方官員與中央衝突

上海4月7日通報本土確診及無症狀感染共1萬9,982例。這還是可能涉隱瞞的官方數據。

6日上海繼續在全市範圍內再次展開新一輪核酸或抗原檢測。

目前上海醫療床位、隔離房間極缺,當局昨天要求超常規加速方艙醫院建設和集中隔離房源籌措。江蘇、浙江根據中共國務院要求提供6萬間隔離房予滬轉移隔離。

上海當地瘋傳,中央周二要求上海10天內實現「社會面清零」(新發病例均為被隔離人員),否則官員會被問責。

據當地官方信息,4月6日,李強召開上海當前疫情防控工作會議,強調落實習近平「重要指示精神」,按照孫春蘭提出的要求打贏「這場大仗硬仗」云云。龔正在會上亦提出立下戰則必勝的軍令狀。

中共上海黨報《解放日報》昨頭版發表該報評論員文章,指中央指示上海要「態度堅決果斷,行動迅速有力」,各級領導沒有理由再拖延、躲閃。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表示,上海黨報公然挑明北京中央和上海官場的衝突,這說明在習的眼中,上海官場的上上下下出了問題。「態度堅決果斷」這句話,說明習認為,之前上海在抗疫的態度上搖擺,沒能在第一時間封城,與習最短時間內「動態清零」的要求不一致。這個報道的出現也標誌著,上海官場未來日子不好過。

旅美人權律師吳紹平說,李強是習的大秘,是習把他安排到上海來。現在他的位置顯然很尷尬。他一方面要聽習近平的,但是上海的官員對北京這套採用軟抵制,除非中共利用外地防疫官員來架空上海官員,沒有別的辦法。

旅美時事評論員橫河在影片節目中表示,北京當局派多省和軍隊進駐上海,而上一次在上海看到這種氣勢還是在北京抓捕四人幫後,防止上海叛亂採取的措施。

他認為,上海防疫政策突然轉變,是一場政治鬥爭或路線鬥爭。

北京強硬「清零」 上海官怨曝光

自中共副總理孫春蘭4月2日赴上海督導防疫工作,傳達習近平強硬指令——「動態清零」不動搖,上海隨即全面封城。

這個擁有2,500萬人口的大都市突然封城後亂象叢生。物資供應沒有保障、醫療系統崩潰,病人得不到及時救治、大批市民被集中隔離,但倉促建成的隔離點條件惡劣,管理混亂,民眾怨聲載道。

 

身處上海的「經濟學人」駐華記者韋恩蘭德在推特上描述:「這裏的2,500萬人成了某種災難性政治實驗的一部份。」「官媒為自己喝彩的同時,居民們在受苦」。

不僅如此,上海官員被曝光的錄音顯示,他們對北京中央這套強硬清零防疫方式是牴觸的。

此前網上熱傳一段上海市民與上海市某疾控官員的對話錄音。兩人在對話中均批評上海的防疫措施,該官員認為輕症和無症狀最好居家隔離,勸該市民千萬不要去方艙;並證實「健康雲」資訊不可信,經常顯示檢測陰性,但疾控通知市民是陽性。

官員說,專業人員也「要被逼瘋了」,說話根本沒人聽,現在全部把這個病變成政治性的一個疾病。該官員後來被證實是上海浦東新區疾控中心傳染病防治與消毒管理科主任朱謂萍。

另一個錄音是上海一個最基層的居委會官員,在面對居民的電話要求處理防疫問題時,大發牢騷,到後來她哭說壓力太大了,覺得自己沒有能力來張羅這個事情,說現在上海的防疫政策簡直混亂得一塌糊塗。

旅美人權律師吳紹平曾在上海執業十多年。他說現在很多人發現,中共的防疫是政治防疫,目的是為了政治而不是為了防疫,習近平現在要保自己連任。

「大家都在講,疫情現在就是小感冒,對人的危害已經相當小,採取這種過激的防疫就是為了政治目的」。他說,中國老百姓確實很善良,另一方面奴性也很強,中共利用這個機會把這種奴性進一步強化,來進一步強化對整個國家的控制。

吳紹平還說,過去上海在落實北京的政策方面也確實不是那麼積極主動。

他說:「有一次上海公安局的國保找我們談話,他透露說,我們上海還是走上海的路子,我們跟北京是要保持距離的,我們不摻和北京的那些事。這是他們親口跟我們說的。說明北京一些做法在上海是不認可的。」

張文宏被「雪藏」 中共強硬「清零」被指仿如文革

這波疫情讓上海防疫專家張文宏成為焦點,作為上海防疫的權威人物,張文宏2021年7月底曾提出和世界接軌的「與病毒共存」觀點,隨後被前中共衛生部長高強等一批官方背景人物批評。

此前上海市委書記李強也被指聽張文宏的,不過作為上海市新冠肺炎醫療救治專家組組長的張文宏,自3月25日最後一次露面疫情發布會之後,就在當局這次防疫工作中被「雪藏」。

李林一表示,上海官場從上到下,從一開始就把張文宏捧得很高,確實是張在抗疫上的部份理念較為符合上海海派文化。這是上海在抗疫問題上,和中共中央路線出現偏差的原因之一。這也是中共走向末路的表現之一,未來會分裂得更厲害,更多人會和中共高層離心離德。

吳紹平則批評說,中共這次清零防疫,是可載恥辱名冊上的一個事件,而且是運用文革時期紅衛兵式的,群眾鬥群眾的方式,只是換了個面孔,所謂的志願者,加上武警、警察,這本身是一個運動,並不是防疫。

他直指中共的防疫方式不得人心,是歷史的巨大錯誤。「毫無人性,甚至可以說是慘無人道,造成的次生傷害遠大於病毒本身的危害。」#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