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中共病毒(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持續升溫,單日新增本土染疫人數近萬宗,其中上海新增八千多宗,官方稱上海疫情還在快速上升階段。繼上海東海老年護理醫院爆出院內感染及多名老人死亡個案後,上海公共衛生臨床中心的「嬰幼兒隔離點」近日被曝光,隔離點嬰幼兒哭鬧的照片和影片在網上流傳。中共副總理孫春蘭4月2日急赴上海,強調要堅持「動態清零」。法國駐上海總領事館代表歐盟成員國(共24個國家)近日致函上海市政府,要求不要在防疫政策上將父母和孩子分開,同時為接觸COVID-19但未被感染的個人提供緊急醫療護理和居家自我管理。

單日新增感染者過萬 3 月逾十萬人染疫

中共官方通報4月2日,大陸新增感染者13,287宗(確診1,506宗+無症狀11,781宗),染疫人數再飆新高。2日,上海新增本土感染者8,226宗(確診438宗+無症狀7,788宗)。由於中共慣於掩蓋疫情真相,外界普遍對官方公布的數據存疑。

4月1日,中共國家衛健委疾控局副局長雷正龍在新聞發布會上稱,3月1日至31日,全國累計本土感染者103,965宗,波及29個省份。其中,吉林疫情仍處於發展階段,上海疫情處於快速上升階段,近日全國報告新增感染者90%來自這兩個省市。

4月2日上午,吉林省官方稱,目前,長春疫情與近日農貿市場、工地等單位出現聚集性疫情並引發社區感染有關。

由於疫情失控,上海自3月28日起以黃浦江為界,實施分區封城。原定4月1日浦東、浦南及毗鄰區域解封,浦西開始封城,但上海實施「全域靜態管理」,浦東和浦南等區域未能如期完全解封。因此,上海市幾乎等於全封城。

**強制分離 嬰幼兒單獨隔離照片曝光

4月1日,上海公共衛生臨床中心被隔離嬰幼兒哭鬧的照片和影片在網上流傳。有照片顯示,一個大廳內布置三排疑似大人用的病床,床上安置了大量兒童,只有極少數床上有大人陪伴。

還有多張照片顯示,隔離點內有許多帶鐵欄的嬰兒床,有3名嬰兒擠在一張床上,其中一個孩子的頭被床單蓋住;旁邊的床上至少有3名幼兒,有的躺著,有的扶著床欄站著,十分擁擠。

大陸微博用戶「喜崽a」發布來自微信群聊的截圖,是一位與孩子一起隔離的上海母親在隔離點內的所見所聞。微信用戶「珍珍」說,自己全家確診,跟孩子一起來到金山嬰幼兒隔離點隔離。醫院的資源嚴重缺乏,「樓上200個孩子只有10名護士」。目前原帖及影片已被刪除。

4月2日,上海趙女士向《大紀元》記者表示,她的女兒只有2歲,她和女兒3月26日確診為陽性,母女倆住進上海同仁醫院,她女兒29日被單獨帶往公共衛生臨床中心。

「孩子在那邊整個的生活和治療的情況,我們並不清楚。他們(金山)沒有主動跟我們家長聯繫說明情況,只是建了一個微信群,我問了很多的問題都得不到正面詳細的答覆。」趙女士說。

孩子被不明醫生強行帶走

趙女士表示,當時是一個醫生將孩子接走,但不知道是哪裏的醫生。他們打電話跟她說,是根據政府要求,小孩子要送到金衛區,大人要去方艙。她問,我能不能陪同,小孩子太小了。對方說,不可以,只能小孩子自己送過去。如果小孩不去,你(指趙女士)就會被扔到方艙,小孩子留在同仁醫院。

她說,「我想請媒體去問下上海市政府和臨床中心,他們到底想要幹甚麼?(哭)我有所有的聊天紀錄都有,我沒講一句假話,醫生也沒跟我講過一句話。」

「我從來沒有拿到我家小朋友在裏面的照片和影片,當我在網上看到這個照片和影片時,我人瘋掉了,之前所有的人都在安慰我,說金山的那個醫院是上海照顧小孩子最好的一個地方,讓我不要擔心。(哭)我請問一下,誰看到這個照片能不崩潰嗎?看到照片後,我人崩潰了。」

影片中所有小孩沒帶口罩

「你看發在網上的影片裏面,所有的小孩子都沒有戴口罩,我女兒送過去的時候是沒有任何症狀,那我要問:女兒送到那邊之後,是甚麼情況呢?2歲的孩子睜開眼看不到親人,也沒專人照顧。我聽說在那裏,不給洗澡,已經4天了,我女兒還穿著紙尿褲,請問誰幫她擦屁股啊?」

「你們(政府)關心一下孩子,好嗎?(哭)我現在還在同仁醫院,身體還好,咳嗽已經快好了。請把我女兒送回來!請把我女兒送回來!好嗎?我對他們現在沒有任何的信任感……(情緒激動咳嗽)

「這麼多的孩子,醫護人員人手都不夠,你還要帶走我的女兒,不交給我這個母親照顧,我不明白市政府在想甚麼?」

趙女士表示,4月2日中午,他們(中心)發了個影片來,影片裏只有她女兒一個小朋友,看不到周邊的環境,「所以我並不知道,孩子現在處在甚麼樣的環境下的」。

趙女士向上海政府提出三點要求:「一,需要儘快把女兒送回到我的身邊,這是我的需求;二,我希望政府做到一件事情,當你們送孩子過去的時候,首先跟孩子的父母商量,你們又沒有能力防護,送去幹嘛?第三,父母不同意送孩子過去的話,請公開裏面所有的情況,包括環境、怎樣照顧孩子及治療情況。」(這時趙女士咳嗽,呼吸稍困難,中斷說話。)

4月2日,上海網民「耳東九四」發文表示,她的孩子今年5歲,目前在金山公衛中心隔離點。她說,「在被告知孩子只能一個人轉運至金山時,我感到非常的無助與難過。我努力了,聯繫了所有我能聯繫的政府部門,但我仍然只能親手將他獨自送上120,因為他已經高燒一天一夜不退,並且無法進食,必須得到專業的治療。」

她寫道:「從孩子入院至今,已經超過48小時。而在此期間,我只收到了院方打來的兩個電話。一是剛入院時護士了解孩子基本情況,二是24小時後醫生為了撰寫病歷再次打來電話,而這兩次均沒有告知孩子情況如何。」

上海市民對小孩的處理感震驚

上海陳女士看到這個事件後很震驚。她對《大紀元》記者說,這個事情引起網民的很大反響。「現在這個中心的情況非常不透明,外界不知道裏面具體的情況是怎麼樣,只能等他們來澄清吧,也非常想幫助這些媽媽們。」

《大紀元》記者致電上海公共衛生臨床中心詢問關於孩子被強行帶走的情況,一位工作人員接聽了電話。被問及小孩在院內的情況,對方只是說,「這邊會改進的。」被問到現在隔離了多少孩子,對方說,「對不起,我們沒地方做諮詢。」;至於家長投訴4天沒得到關於孩子的任何消息,對方就說,「醫院已經回覆了,會改進的。」

記者追問說,按《未成年保護法》和《民法》強行將幼兒與監護人分開,是違法的。對方就回答說,「找衛健委或疾控吧。」當記者在問到網上流傳的照片和影片,那麼多孩子即使沒感染,也被感染到了的問題時,對方仍然回答,「所以說你找衛健委,找政府部門吧。」隨即掛斷電話。

隨後記者多次撥打上海市衛健委熱線電話,電話轉入自動語音:「座席全忙,請留言或通過小程式提供訴求。」而上海市疾控中心網上公開電話,一直無人接聽。

將幼兒和父母強行分開在大陸屬違法

對於上海強制將幼兒於父母分離的做法,大陸南方一位要求匿名的維權律師對記者表示,未成年人,特別是幼兒根本就不能離開母親,除非極特殊的,如在深切治療部,不能陪伴的,像防疫這種情況,現在沒有任何法律依據可以把幼兒和父母強行地分開,這種做法是完全違法。

他說,沒有監護人在場,那麼多孩子,一旦出現照顧不到,死亡或意外,完全是構成犯罪的,本身這種做法就很不人性,也很不人道。因為當局現在防疫高於一切,用防疫的手段和名義為所欲為,沒有法律依據,也是破壞法律。這也是在破壞人倫,製造人道災難。◇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