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失控 上海染疫人數暴增 極端防控引發民怨

上海染疫人數再創新高,官方通報,3月29號,新增本土確診病例326例和無症狀感染者5656例,實際染疫人數可能更多。首批實施封控的上海浦東、浦南及毗鄰,原定4月1號5時解封,因為疫情持續惡化,解封日期延至4月5號,並有傳聞嶗山三村、四村、五村感染人數眾多。大量民眾投訴,當局只管封鎖,不管封鎖的民眾死活。

上海浦東嶗山居民趙先生:「嶗山的話那麼多陽性,現在確診比較多,之前的話有的,18、19號、20號吧,就把樓封掉了,估計解封要到4月10號左右。這邊就是白領居多,因為它這邊靠近陸家嘴了。」

30號,上海市民倪先生向新唐人投訴,他拒絕核酸檢測,健康碼在3月26號變黃碼,行動自由被剝奪,不能出門看病和買菜,目前家裡已經斷糧。

上海市民倪先生:「強制核酸是非法的,但是呢我被共產黨的非法措施威脅。我做可以,但是我選擇痰液檢測,但是市衛健委來電拒絕,強迫我要做已經證明對人體有毒、有損害、有痛苦的口鼻接觸檢測。」

倪先生表示,現在當局實施的動態清零就是極端防控措施,製造了無數的慘劇。

上海市民倪先生:「封社區、封門、封道路、強制核酸檢測,是嚴重侵犯人權,危害人民的反人類措施。因為極端防控措施造成無數衝突,造成公民自殺、餓死、有病不能醫治,死亡等等人間悲劇啊,必須要問責。」

有錄像顯示,上海有社區封閉26天,居民很多天沒有飯吃,發出怒吼要求解決問題;還有被隔離在方艙醫院的陽性患者發怒,因為衛生條件太差、不給藥物、不做核酸等。

極端防控給民眾生活帶來巨大衝擊,特別是病患和老年人,得不到應有的照護和救治,有老人送醫院不到24小時就離世。

上海浦東新區居民林梅(化名)(60歲):「上個禮拜我的腎結石發了,我想跑大醫院,我去都停診了。我跑到東方醫院,東方醫院急診和門診都停診了。一直疼一直疼,人發燒,發燒有一個禮拜,只能在家挨著。」

浦東新區居民戚國鏞的妻子、74歲的張似苓3月22日突發急症被救護車送進上海浦南醫院,不到24小時醫院通知病患死亡。家屬質疑張似苓的死是因為醫院誤診並錯過了最佳救治時機。

上海浦東新區居民戚國鏞:「3月22日凌晨,我老婆她肚子疼。我就打120,我和女兒兩個人一起陪她到浦南醫院。醫生檢查說是胰腺炎。因為疫情嘛,病房11點多到下午4點多根本沒有醫生。到4點多我女兒看到一個穿白袍的進來了,就拉住他,是發熱門診主任,這個主任一看情況很不好,馬上就組織內科外科會診,說情況很危險、要住院,進了外科病房說要手術了,外科說沒辦法手術,因為病患已經很危險了,就馬上送到深切治療部,這時才給我們出了病危通知。第二天早上給我們來電話,說病患昏迷了很危險,過不了今天了。結果到下午電話通知我們,5點37分去世了。」

在老人院,也有類似情況發生。上海市東海老年護理醫院,被看作是上海規模最大、設施齊全的老年護理醫院,總床位數達到1900張。該院最近發生院內感染,該老人院很早就已經封閉管理並暫停家屬探視。

家屬程展明(化名):「2月17號就通知我們家屬是不允許去醫院探望了,說醫院進行封閉管理了,結果他們護工出去聚眾吃飯,導致有陽性之後還被召回在醫院裡,在醫院裡面護工也沒有被隔離,還是在照顧老人。」

上海市東海老年護理醫院的老人家屬程展明(化名)說,28日,他被通知自己88歲的奶奶也陽性了,但家屬與院內老人已完全失聯。

老人家屬程展明(化名)(3月29日):「不只我一個,據我了解,好多家屬都是現在聯繫不到裡面老人,老人情況到底是怎麼樣也不知道。」

日前,東海老年護理院的一名護士也在網上發文舉報醫院管理混亂,導致醫院內部感染擴大,不斷有老人和醫護人員被拉走隔離。有關老人得不到照顧和救治的網上求救帖子也比比皆是。

上海靜安區居民楊蕾(化名)(近60歲):「問題關鍵就是,中國政府,他們的人性良知都已經泯滅了。」
「我們要吃飯!我們要上班!我們要有知情權!」

烏軍火藥庫被轟炸 烏軍反擊首次攻擊俄領軍營

俄羅斯在週二談判後,表示將減少烏克蘭首都「基輔」和北部城市「切爾尼戈夫」附近的軍事行動,儘管如此,俄軍在這兩個地區的砲火攻擊,卻沒有停止。

烏克蘭北部切爾尼戈夫(Tcherniguiv)州的州長週三表示,切爾尼戈夫市昨晚遭到俄軍的「徹夜轟炸」。

俄羅斯國防部週三公布對烏克蘭最新的空襲錄像,俄軍使用伊斯坎德爾彈道導彈系統,摧毀基托米爾地區馬琳市一套S-300防空系統,和斯拉夫延斯克以及烏戈勒達爾地區2套BUK-M1防空導彈系統,和多個烏軍彈藥庫。

尼古拉耶夫難民:「我不相信(休戰),昨天,就在談判過程中,我孩子就讀的市政府和兒童教育機構被俄軍炸毀。」

一週前遭到俄軍猛烈轟炸的基輔西部村莊居民,週三返回變成一片廢墟的家園,翻找殘留物品,唏噓不已。

基輔郊西村莊居民馬雷申科:「這就是與人為敵的俄羅斯。這個房子從沒對誰做錯任何事。」

拜登週二同法、英、德、意領導人舉行錄像會談後一致表示,不會放寬對俄羅斯的制裁,並會繼續向基輔提供安全援助。

另一方面,烏克蘭軍隊首次對俄國領土展開了攻擊。週二,烏克蘭軍隊砲擊了靠近烏克蘭邊境的一處俄羅斯臨時軍營。

據俄羅斯塔斯社報導,一處駐紮在別爾哥羅德市郊外村鎮的俄羅斯臨時軍營,週二晚間被炮彈擊中,該臨時軍營距離烏克蘭邊境約40英里。

塔斯社原引一名當地高級官員的消息稱,初步數據顯示,炮彈是從烏克蘭方向發射的。當地應急部門人員稱,有4人在爆炸中受傷。

不過,目前沒有任何其它傳媒能夠證實塔斯社的報導。如果報導屬實,這將是烏克蘭首次對俄羅斯本土發動襲擊。

解密情資指普京被誤導 幕僚不敢說出戰事真相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1月多月,戰事接連受挫。但近日,有美國官員引述解密情資指出,俄羅斯總統普京對俄軍的真正困境並不知曉。因為普京身邊幕僚不敢告訴普京真相,也不敢告訴他西方制裁將引發的災難性後果。

路透社報導,這位美國官員不具名指稱:「我們握有情資,普京覺得受到俄國軍方誤導,致使他不相信軍方領導層。」

這名官員提及:「普京甚至不知道他的軍隊在烏克蘭使用義務役軍人,並且傷亡嚴重,傳達給俄羅斯總統的準確訊息明顯不完整。」

這名官員還說:「我們相信,關於俄軍表現有多糟糕,以及俄國經濟如何因制裁而癱瘓,普京被他的幕僚們誤導,因為他的高階幕僚太害怕,以致於不敢告訴他真相。」

調查記者:普京和高官隱身核掩體內指揮戰鬥

另一方面,有調查記者稱,普京隱身在一處秘密核掩體中,指揮戰爭。

荷蘭調查性新聞網站「Bellingcat」首席俄羅斯調查員(Christo Grozev)格羅澤夫表示,有足夠的證據表明,普京及其最高級別的指揮官正在俄羅斯東部的掩體中。

格羅澤夫表示,俄羅斯國防部長紹伊古(Sergei Shoigu)藏身於莫斯科以東725英里、俄羅斯聯邦巴什科爾托斯坦共和國的首府烏法(Ufa)附近的一個掩體裡。

紹伊古之前神秘地消失了幾個星期,人們紛紛猜測這位國防部長的健康出現了狀況,可能心臟有問題。

他31歲的女兒克謝尼婭紹伊古(Ksenia Shoigu)自3月22日在烏法停留了大約4天,她在她的Telegram頻道發布了她在烏法的「工作訪問」,這從側面支持了關於紹伊古下落的理論。

據當地報紙報導,克謝尼婭是「應地區領導人的個人邀請於3月24日和25日來訪」。

格羅澤夫說:「我絕對確定紹伊古在一個掩體裡。追蹤他的飛機動向,我們看到飛往烏法的航班非常頻繁。」

同時他認為普京的掩體「很可能」在其它地方,因為他跟蹤到了比前往烏法的更多的機密航班。

據航班追蹤信息顯示,普京可能在蘇爾古特(Surgut)附近的一個掩體中度過部分或全部時間。

格羅澤夫補充說:「這些都是國家飛機,他們在蘇爾古特附近關閉了飛機的應答器。」

在接受Ukrain-24頻道採訪時,格羅澤夫告訴電視主播葉夫根尼(Yevgeny Kiselyov),這是非常合理的版本,不可能有任何其它結論。因為都知道那個地區有一些絕密的掩體。

習近平重要親信或無緣政治局 二十大布局添懸念

圍繞二十大前的人事權力卡位爭奪戰中,習家軍遭到反習派的阻擊,習近平的重要親信應勇似乎落敗出局。

中共二十大前的高層人事調整,已進入關鍵階段。3月29日,中共官方宣布了湖北、青海、寧夏三省區書記的職務調整,被認為是中共二十大前一次重磅人事變更。其中,中共湖北省省委書記應勇卸任,但中共官方未說明其去向。

64歲的應勇被認為是習近平親信, 2020年2月,COVID-19疫情在湖北武漢爆發時,當時擔任上海市長職務的應勇被緊急派往湖北省,接替蔣超良的湖北省委書記職務。因此,應勇被外界稱為習近平抗擊疫情的「救火隊長」。

時政評論員李燕銘分析認為,應勇是「習家軍」骨幹成員,因幫助習近平抗疫有功,在中共二十大上可能會進京任職,並且晉升政治局委員。但是當官方最新消息稱,應勇因年齡原因卸任,意味著應勇的未來仕途被終結,也使習近平在二十大的高層人事布局充滿不利變數。

近期,習近平清零政策的失敗,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問題上,支持普京等一系列重大問題上,遭到反習勢力的反擊,習近平在內鬥中失利的結果也反映到二十大人事卡位爭奪戰中。

對於應勇的卸任,日本產經新聞台北支局長矢板明夫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從中共20大前的人事布局角力來說,「這正反映現在是權力鬥爭最激烈的時期」。

矢板明夫說,「如果習要想他一個人說了算,他需要有一群為他做事的小弟,如果習一言九鼎,應勇一定會被重用;相反地,習如果被架空的話,習的小弟被要求退休的話,我覺得這是很大的分水嶺。」

矢板認為近期中共的人事角力,直接影響到習近平權力的穩固程度,不可小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