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上海的疫情止不住,吉林長春市已封城半月有餘,「吉林買菜難」的話題頻頻登上熱搜榜,長春當局還要求中共黨員曬「蔬菜包」,引發民怨沸騰。同時,被曝出多地農民工到吉林市、長春市建方艙醫院群聚感染,還被拖欠工資,引發抗議。

大陸日增近七千例 上海市吉林省染疫者持續攀升

中共國家衛健委3月29日通報,28日,大陸31省市新增感染者6886例(確診1228例+無症狀5658例)。

上海市、吉林省仍是疫情重災區。上海新增感染者4477例(確診96例+無症狀4381例),吉林省新增1867例(確診1055例,其中長春市622例、吉林市426例)+無症狀812例,其中吉林市500例、長春市310例)。

由於中共慣於掩蓋疫情真相,外界質疑官方數字嚴重被低估。

長春當局要求中共黨員曬「蔬菜包」 惹民憤

今天(3月29日),長春市已封城18天。近期,有關「吉林買菜難」的話題,頻頻登上新浪微博熱搜榜。

日前,長春官方倡議中共黨員幹部在網上「曬曬我家蔬菜包」,要求他們在微信朋友圈、抖音、快手等社交平台展示買到的「蔬菜包」,顯示物資充足,藉此引導輿論。

但是有關倡議被轉發到各大社交平台,再引爆民怨,痛斥當局「說謊、作假」。隨後長春官方立即發出「緊急通知」,要求不要曬了,稱要與民「共克時艱」。很快,新浪微博等平台也立即刪除相關帖文。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對此,當地民眾引用一個段子來表達他們的不滿:「我們知道他們在撒謊,他們也清楚自己在撒謊,他們也知道我們知道他們在撒謊,我們也知道他們知道我們知道他們在撒謊,但他們仍然在撒謊。」

3月25日,長春朝陽區一位老人因家中物資不足下樓到超市訂菜,但超市只接受網上訂菜,老人不懂如何操作,他對超市裏的人說:「可憐可憐我吧!」這段影片在網上熱傳,讓許多網民感到既悲傷又氣憤。

長春的農民工賈路(化名)28日對大紀元記者表示,長春是全城封閉,車不讓通,各個區域都封。疫情挺嚴重,現在控制得特別厲害,不讓出不讓進,買菜、買東西都買不到,得在網上搶購。現在根本不是貴不貴的問題,是搶不到。「說不好聽的,現在餓死都沒人管你。」

網民「數字資產追隨者」說,「大部份官方正面宣傳的保障供應、價格公平,差不多全是假的,我身邊大部份人買不到菜,或都買非常高價的菜,我本人一個多星期沒買到過菜,前天排的單,說後來送,不一定啊。大部份官方的抖音、微博,關閉評論,為啥關閉,怕老百姓說真話唄。(只許說,)『老百姓能堅持,老百姓堅持不了的是說假話!』」

「鍋小鍋鍋鍋」表示,「每天早上看到新增的數字氣得肝疼,怎麼還蹭蹭地往上增?真是無奈又無助,現在買菜難,沒吃的,線下商超不開門,線上根本搶不到!已經數不清是第幾次做核酸了,天天通知下樓聚集做核酸……這病毒傳染性這麼強,難道就不怕老百姓交叉感染嗎?」

「珊珊公考老師33」說,「每天打開微博和抖音,看到的都是民怨載道,買菜難,生活難,甚麼都難……城市停滯了……真不希望再這樣下去……」

「–野蠻水蜜桃」說,「我身邊認識的人不斷陽性,在網上刷到的都是,沒有菜,一些商家理所當然地發國難財,甚至有一些想買這種天價蔬菜都買不到。老人孩子,孕婦病人,沒有人管是誰,政府拍照作秀,撤熱搜捂百姓的嘴,我不知道為甚麼一個政府把所有的作為都用在撤言論而不是保障民生。」

長春市民「曬蔬菜包」,嘲諷當局。(網絡圖片)
長春市民「曬蔬菜包」,嘲諷當局。(網絡圖片)

 

長春市民「曬蔬菜包」,嘲諷當局。(網絡圖片)
長春市民「曬蔬菜包」,嘲諷當局。(網絡圖片)

 

長春市民「曬蔬菜包」,嘲諷當局。(網絡圖片)
長春市民「曬蔬菜包」,嘲諷當局。(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援建吉林方艙醫院爆群聚感染 農民工:打死也不去了

3月28日上午,吉林省官方稱,目前,吉林省已建成方艙醫院19個,長春市8個、吉林市10個、琿春1個。27日,官方稱,長春市、吉林市方艙建築工地出現感染病例。

日前,來自哈爾濱援建吉林方艙醫院的農民工被爆群聚感染,還被中建八局拖欠工資。

新浪微博網民「v孤勇者v」發帖表示,他們是來自哈爾濱援建吉林省高新北區建方艙醫院的工人,由於被安排和當地一些工人同住,導致他們當中多人被感染,公司高層他們不讓回家,數百名工人同住在條件簡陋的「小黑屋」,屋內很冷,地面上的水都凍成冰。後來工人鬧事,驚動當地警方和政府人員,中建八局才出面支付工人工資,但當初承諾一天補助三百元的隔離費用仍沒有說法。

在吉林省建方艙的農民工祝華(化名)28日對大紀元記者表示,他們有四五百人被拉到白城市隔離,已經第五天。27日晚上拉走了二三百人,拉走的全部都是陽性。現在陸續出現陽性,隔幾天就發現一批。

3月24日,吉林省長春市目前最大的方艙醫院「興隆山方艙醫院」竣工,總建築面積14.4萬平方米,設有5000個隔離間。

郝平(化名)是中建十六局安排援建長春興隆山方艙的農民工,23日晚回到社區,現在在家隔離。他說,「我在方艙做體力活,工作12個小時。大概100多人,兩班倒,我是白班。」

郝平表示,他們被安排住在大客車裏,就把座椅往後,靠著睡,累了一天,也就沒那麼多講究,也睡不好,上廁所就隨意解決,沒辦法。

農民工賈路20日去長春興隆山方艙醫院援建。24日回到長春,原來住的小區進不去了,他的朋友給他找了一棟沒人住的廢樓,暫時住在這裏。

「我們幹活的這批好幾十人,屬於密接,現在都被隔離。」賈路表示,他回來做了兩次核酸都是陰性,後期沒人管了。

賈路表示,這棟樓是六層樓,是破樓,有電但沒有水。「這地方啥也沒有,洗澡別想了,水都沒有,做飯還得偷著出去,上別人家給點錢要點水做飯吃。怕啥,現在命都顧不過來了。」


農民工賈路現在被迫住在一棟沒人住的廢樓。(受訪者提供)
農民工賈路現在被迫住在一棟沒人住的廢樓。(受訪者提供)

 

農民工賈路現在被迫住在一棟沒人住的廢樓。(受訪者提供)
農民工賈路現在被迫住在一棟沒人住的廢樓。(受訪者提供)


「我回來(長春已經)隔離已買不到東西了,(商店)都不開門了。我就買了小孩的食品、公仔麵二十袋,就那麼乾著吃,還買了十多個馬鈴薯,大米一袋,省著吃。我現在一天一個馬鈴薯,實在不行就蘸點醬,對付一頓。」賈路說。

「下回有援建,打死我也不去了。我掙了1700塊錢,花到只剩下800塊。」賈路表示,現在不求別的,希望把每天三百元的隔離費給開了就知足了,現在還沒有一個說法,根本不知道領導是誰。養家餬口不容易,冒著生命危險去方艙醫院,到現在沒地方住。#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