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最大資產管理公司貝萊德(BlackRock)董事長芬克(Larry Fink)日前表示,俄烏將重塑世界經濟,結束過去30年來的全球化。而台灣經濟學家邱達生和旅美經濟學家程曉農分析,去全球化主要體現在俄羅斯。

貝萊德是全球規模最大的資產管理集團、風險管理及顧問服務公司之一,該公司管理著十餘萬億美元資產。

貝萊德董事長兼行政總裁芬克在寫給股東的信中說,俄羅斯對烏克蘭的入侵結束了過去30年所經歷的全球化,這場戰爭將重塑世界經濟,並使企業撤出全球供應鏈,進而推高通貨膨脹。

他說,中共病毒(Covid-19)大流行已經對全球政治、經濟和社會趨勢產生深遠影響,而俄烏戰爭將加劇這種影響,並以一種無法預測的方式影響未來數十年,而且這種影響不僅限於歐洲。

俄烏戰爭的影響迅速衝擊整個歐洲,打亂了本已緊張的供應鏈,削弱了市場信心,並推動原材料和能源價格飆升。

商業調查顯示,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後,歐洲3月份經濟復甦趨勢放緩,相比之下,美國商業活動有所回升。

標普全球調查顯示,供應瓶頸改善和招聘使得企業產量有所增加,但烏克蘭戰爭和中共疫情封鎖令供應鏈日益緊張。

聯合國貿易和發展會議3月24日將全球經濟增長預期從之前的3.6%,下調至2.6%,並預計歐元區經濟增長僅為1.7%。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則將美國經濟增長預期從3%下調至2.4%。

不過,台灣經濟研究院研究員、東海大學經濟系兼任教授邱達生和旅美經濟學家程曉農均對《大紀元》表示,俄烏戰爭的外溢效應有限,主要影響在於加劇通脹壓力,但最受衝擊的還是發動戰爭的俄羅斯,真正出現「去全球化」的應該是俄羅斯。

分析:俄羅斯並非不可替代

邱達生告訴本報記者:「儘管俄羅斯是能源大國,但俄烏戰爭衝擊之後,我們發現俄羅斯在全球供應鏈中的位置,似乎沒有我們之前想像的那麼關鍵。從某種程度上講,它的產品其實是可以替代的。」

這一點得到北美投資策略專家Mike Sun的支持。Mike Sun曾在3月13日接受本報採訪時說,這個地球並不缺能源,包括石油、天然氣等等,能源價格上漲是突發事件打亂供需平衡所造成的暫時性影響,只要中東地區增加石油產量,油價很快就會降下來。

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y)3月26日在海灣官員出席的視像會議上呼籲能源生產國增加產量,以防俄羅斯利用其石油和天然氣「敲詐」歐洲國家。

出席會議的卡塔爾能源部部長、卡塔爾能源公司(QatarEnergy)行政總裁卡比(Saad al-Kaabi)承諾,卡塔爾將支持歐洲和美國,即使卡塔爾能拿到更高的價格,也不會減少輸送給歐洲的能源份額。

美國3月25日表示,美國計劃今年向歐盟額外提供150億立方米的液化天然氣,以幫助歐盟擺脫對俄羅斯能源供應的依賴。

俄羅斯正在被「去全球化」

邱達生告訴本報,貝萊德董事長芬克所說的「結束過去30年的全球化」,應該是指俄羅斯,而不是全球,俄烏戰爭對其它國家的衝擊應該有限。

他解釋說,原物料價格上漲主要受三個因素影響:第一是主要央行過度貨幣寬鬆和供給;第二是物流阻塞;第三是俄烏戰爭。前兩個因素都在逐漸改善和解決,預計最慢今年第四季度可以解決,而目前持續的影響是俄烏戰爭,這是導致通脹持續的一個新的因素。

關於俄烏戰爭,邱達生預計會很快結束,而不會發展成持久戰。他分析說:「以俄羅斯的經濟實力和財政條件,加上全球主要先進國家對它實施的經濟制裁,俄羅斯已經沒有充份的經濟能力來支撐持久戰。」

旅美經濟學家程曉農同樣認為,俄烏戰爭的後果將使俄羅斯「去全球化」,並加劇全球通脹壓力,而全球範圍的去全球化不會很快發生。不過,他認為俄烏戰爭對歐洲的衝擊會很大,包括高達1,000萬的烏克蘭難民。

據聯合國估計,自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以來,已有超過1,000萬烏克蘭人流離失所,為烏克蘭非戰爭地區和歐洲鄰國帶來巨大壓力。

與此同時,俄羅斯也在承受因發動戰爭而引發的國際制裁後果,據信俄羅斯過去15年的經濟成就將被摧毀。

國際金融協會(IIF)經濟學家預計,今年俄羅斯國內生產總值(GDP)將萎縮15%,明年將下降3%,並且俄羅斯經濟將長期承受人才流失和技術禁令所帶來的損失。

除各國政府祭出制裁措施外,全球跨國公司及大財團也紛紛抵制俄羅斯入侵烏克蘭。

據耶魯大學管理學院(Yale School of Management)統計,截至3月16日,全球已有超過450家公司撤出、縮減或暫停在俄羅斯的業務,所涉行業橫跨能源、汽車、金融、航空、礦業、重工業、資訊科技、商業諮詢、會計、物流、娛樂、酒店、零售等各個領域。

中歐大學(Central European University)歷史學家庫利科夫(Volodymyr Kulikov)告訴《華盛頓郵報》,「我們正目睹一個大型經濟體迅速、大規模地去全球化和孤立起來,這是歷史上前所未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