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美國為首的西方世界未能繼續向中共施壓,要求其譴責俄羅斯及其在烏克蘭的軍事行動。人們不禁要問:我們的政策制定者只是在玩政治遊戲,重複智庫和學術界的論調,還是真的只是徹頭徹尾的天真?

中共不會譴責俄羅斯。它以前不會這樣做,現在也不會這樣做,將來也永遠不會這樣做。我們的領導人似乎無法理解——無論是否有意為之——這一事實導致裝聾作啞的政策反應,使北京錯誤地將自己裝扮成負責任的行動者。

中國共產黨堅定地將自己打扮成西方世界和俄羅斯之間的中間人,假裝是和平的促進者。它的聲明拒絕譴責莫斯科,同時譴責北約的擴張和美國粗心大意的外交政策。它聲稱它以某種方式仍然支持烏克蘭的絕對主權。換句話說,除了中共之外,每個相關方都應該受到指責。

這一立場體現在北京上周在重大世界事件中所扮演的角色上。

中共在聲稱主張妥協與和平的同時,譴責所有以美國為首的對俄羅斯或其它第三方(特別是其本身)的制裁企圖,認為這些企圖違反了國際法。相反,北京聲稱它是和平與人權的真正捍衛者。

「美國(關於對中國實施制裁)的聲明充滿了意識形態偏見和政治謊言,無緣無故地詆毀中國,打壓中國官員。美國的所作所為違反了國際法和規範,嚴重干涉中國內政」,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說。

換言之,美國試圖對俄羅斯的侵略作出回應,這只不過是做戲,因為美國沒有達到它自己聲稱代表的標準。

中共官方媒體對3月18日中共領導人習近平與美國總統拜登視像通話的報道也表達了同樣的觀點。

據北京喉舌《人民日報》報道,雖然習近平是本著誠意和對和平的希望進行會談的,但拜登代表了美國外交政策的「侵略性模式」,這「不是處理國際事務的文明方式」。

《人民日報》還發表了其它關於這個問題的文章,討論美國如何「為衝突火上澆油」,「重建新的『地緣政治』宗教裁判所」,以及它的反應只是藏在薄紗背後的種族主義!

(後一點可能會打動那些仍然關注美國主流媒體的美國公民。)

中共官媒一篇文章宣稱,「和平是中國(中共)外交政策的標誌」。事實上,中共並沒有公開參與許多海外軍事行動。然而,同樣的原則是否適用於北京的國內政策?

很難說和平是中國內部治理的標誌。對於那些有不同意見,屬於受迫害的少數群體,如藏人或維吾爾人,或希望自由和公開地參與有組織的宗教的人來說,尤其如此。

2021年4月16日,東突厥斯坦民族覺醒運動的支持者在英國駐華盛頓大使館前集會。該組織呼籲給予維吾爾族和其他逃離新疆的突厥人難民身份,並呼籲國際社會抵制2022年中國北京冬季奧運會。(Drew Angerer/Getty Images)
2021年4月16日,東突厥斯坦民族覺醒運動的支持者在英國駐華盛頓大使館前集會。該組織呼籲給予維吾爾族和其他逃離新疆的突厥人難民身份,並呼籲國際社會抵制2022年中國北京冬季奧運會。(Drew Angerer/Getty Images)

俄羅斯國家媒體一直很高興有一個合作夥伴願意站出來說,美國過去的外交政策愚蠢行為使它沒有能力譴責國際舞台上的任何事情。他們的頭條新聞自豪地報道說,華盛頓無法「讓北京與莫斯科對抗」。

嗯,當然,美國不能。再說一遍,我們的領導人是否天真地認為,北京會默許西方的要求,而譴責一種它能夠從中獲得地緣政治優勢的局面?

相反,我們再次為中共提供了佔據不應有的道德制高點的機會。北京喜歡扮演一個不加評判、更負責任的老大哥。它注視著那些由惡劣而又幼稚的西方民主國家不當行為所導致的國際局勢。

中共的另一篇文章也提到了這一點:「(北京的成熟)是由於中國是一個古老的文明,在其漫長的歷史中經歷了許多起起伏伏,在這個過程中認識到和平應該是人類的最終目標。」

另一篇文章:「面對近100萬新冠肺炎死亡,每年超過4萬名槍枝暴力受害者,以及數以萬計的種族歧視受害者,美國應該反思自己的人權缺陷。」

換句話說,那些愚蠢的美國人信仰自然權利、自由和個人自治的觀念,而不是對中央集權國家和政黨的集體奉獻。人們最好生活在全面封鎖和政府對新冠病毒的持續監督中,而不是對因疏忽而引起的疫情風險進行個人成本效益分析。

至於文章所歪曲的槍枝暴力問題,擁有上帝賦予的自我保護權和反對暴政的義務的概念,足以在中共政治局會議上引起不由自主的歇斯底里的笑聲。

不過,關於種族歧視受害者的最後一點,雖然也被過份誇大了,但可能會得到那些仍在關注美國主流媒體的少數人的一些點頭認可。

西方結盟國家與俄羅斯之間關係的破裂也為中共作為表面上的和平締造者介入提供了充足的空間。在過去的一周裏,俄羅斯和日本關於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和平條約的談判也結束了。北京再次成為首批介入,譴責東京默許美國領導對莫斯科的制裁,並敦促各方修復關係尋求和平的國家之一。

儘管如此,在世界舞台上像對待另一個西方國家一樣對待中共是我們自己的錯誤。就連北京也會同意這樣的評估。相反,我們懇求中共跟隨美國的腳步,譴責俄羅斯,不僅讓它在說「不」時看起來堅定不移,而且令中共能夠假裝成敦促有關各方保持克制的冷靜頭腦。

中共對抗美國也贏得了伊朗和北韓等其它流氓政權的掌聲。「俄羅斯敢於冒犯美國,結果經濟重量級的中國站出來包圍他們。也許如果我們也在我們的鄰國製造修正主義麻煩,北京也會來援助我們。」

對地緣政治局勢的現實評估將導致美國降低對中共的期望。為甚麼我們的政策制定者總是無法從給定的條件下得出適當的結論。這引出了與本文開頭提出的問題相同的問題:他們是否真的相信他們所說的話,或者他們只是天真無邪?

作者簡介:多米尼克·桑松(Dominick Sansone)是《大紀元時報》的定期撰稿人。他專注於俄中關係和美國外交政策。他的新電報頻道是 https://t.me/dominicksansone

原文「China Trolls the World:“Everyone Is to Blame for the Ukraine Crisis—Except Us”」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