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榮指標跌至3.98 創九七以來最低 

第五波疫情對香港社會的民生造成重創,而香港民意研究所昨日公布了繁榮、安定、自由、法治、民主五大核心社會指標,結果顯示所有指標都不合格。

這個調查是在本月7號至11號進行的,用電話隨機訪問了1,000位18歲或以上、操粵語的香港居民,結果顯示如果以10分為滿分,自由指標得分最高,但是也只有4.92分。其次是法治指標,有4.36分,繁榮指標及民主指標一樣,是3.98分。最後,亦是最差的是安定指標,只有3.91分。其中,繁榮指標創了1997年以來的新低。

香港民研副行政總裁鍾劍華說,安定、繁榮是香港80年代初「一國兩制」背後最重要的政治論述。1997年時,繁榮是高踞榜首,獲得8.05的高分,但是現在就跌到一半都沒有。其它指標的得分,亦與1997年相差一大截。

這些數字,相信大家也很同意,可能這兩年,大家講得最多的也是,香港現在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不過現在不僅市民這麼想,可能連建制派也這樣想。

前油尖旺區議會副主席余徳寶說,這對當權者來講是一個警號,那些一直支持政府以繁榮、穩定為目標的建制派人士,都開始對政府不滿。他認為,政府的一些政策,例如臨時失業支援等,對長期受疫情影響的市民及業界來講,其實是杯水車薪,幫助亦不大,重建香港往日的繁榮還有漫漫長路。

余徳寶覺得,特區政府的政策朝令夕改,全民檢測及禁足安排,經常都是「打倒昨日的我」,市民根本就無所適從。余德寶剛剛講完這番話,政府昨晚7點又公布,由3月22號起,重新發出強制檢測公告,要求那些曾經到訪指定地點的相關人士,進行病毒核酸檢測。但是政府在剛剛過去的2月25號,決定暫停發出強制檢測公告,稱要集中資源,加快檢驗進度。

政府政策就像在拋一個變幻球一樣,公眾跟不上、接不住,自然就難以安心啦。所以,指數這麼低也不是沒有原因的。不過,鍾劍華認為,各項指數低迷,不單單是因為短期經濟和疫情因素造成,而是反映出北京對香港政策長期的錯誤。他又說,在未來就算有新政府上任,亦不會改變,市民對選舉也不會有期望,多數都是抱著「關我咩事」的心態。

相信其實不僅選舉無人關心,而是在各方面,市民都是這種心態。因為香港市民覺得,政府的政策都不理市民的感受,想表達意見,又因為政策而不能遊街,無法講自己的心聲。有網友覺得,民怨沸騰得這麼厲害,五大指標都不合格,但是為什麼不是負數呢? 

俄軍入侵後 烏克蘭地方音樂台扮演新角色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帶來許多傷亡,而當地人除了面對戰爭以外,生活面貌又有些什麼改變呢?

烏克蘭西部城市利沃夫的電台Lvivska Khvylya,原本是播放流行音樂的娛樂性電台,但是由2月24號俄羅斯入侵烏克蘭那天起,開始擔當起戰地廣播的重要角色。

Lvivska Khvylya在夜晚7點前,會播放電台自製節目,7點之後就會專門播放戰事報道。電台節目主持人梅爾尼克和安托紐克說,雖然這間電台擔當戰地廣播的角色,不過歸根究底,他們原本就是一個娛樂性的音樂電台,所以在播放流行音樂的時段,就會穿插一些關於戰事的輕鬆笑話。例如,會用普京和俄羅斯軍隊,怎樣攻擊都未攪定烏克蘭來開下玩笑,希望在戰爭當前,民眾仍然能夠保持正向。

網友覺得,電台廣播在俄軍入侵這段期間,成為了聽眾和當局之間重要的連繫。除了擔當傳遞戰爭消息的角色,亦能夠為收聽廣播的人帶來安慰,利用大氣電波發放正面能量是很重要的。

不過,電台的節目在一日內,會被警報聲打斷好幾次。電台裡面的工程主任帕庫赫負責監控錄音室及幾十座廣播塔,這些廣播塔可以令電台節目在烏克蘭西部播放,最東可以傳送到首都基輔,而最接近基輔的一座廣播塔,曾經兩次因為俄羅斯的空襲而受損,另一座廣播塔在羅夫納市亦受到攻擊,有9個人死亡。

當前,廣播塔是超級重要的基礎設施,一受到攻擊的話,訊號傳送就會受阻。對於一般市民來講,戰爭時收聽不到資訊是相當危險的。不過,他說如果廣播塔受損,他會盡全力修復,讓電台節目可以繼續播放。

在這場烏俄戰爭當中,俄羅斯怎樣攻都攻不下的原因,除了是因為烏克蘭全國上下齊心抗敵,還有就是各個單位繼續在自己的崗位上共同努力的成果。

俄羅斯瀕臨債務違約 恐釀新一波「雷曼危機」

而另一方面,俄羅斯就慘啦。連日來各國對俄羅斯作出了排山倒海的制裁,可謂是無遠弗屆,就連住在印尼峇里島的俄國公民,他們的資產似乎也被人凍結了,令世界各地的俄羅斯公民的日常生活受到很大衝擊。

不過,美國投資機構摩根士丹利最近就發出警告指,俄羅斯最快會在4月15日違約,甚至面臨破產危機。說得好像真的一樣,先來看一下資料。

如果加上美國準備對俄羅斯的石油、天然氣發出的禁運令,目前俄羅斯已經超越了伊朗和北韓,成為了被全球封殺及最多制裁的國家。

俄羅斯政府在2023年和2043年的美元公債,支付利息的30日寬限將會到期,俄羅斯很可能會因為這樣而走到破產邊緣。
 
大陸媒體「財聯社」亦撰文稱,俄羅斯這場債務危機甚至可能會引爆另一場雷曼危機。因為俄羅斯一共發行了15支國際債券,總面值大約400億美元,其中有一半是由國際投資者持有。本月俄羅斯就有六億一千五百萬美金的票息要到期支付,加上俄羅斯的首次債券本金支付將會在4月4日到期,即到時侯會有20億美金的債券須要結賬。
 
原本俄羅斯有接近六千五百億美金的外匯儲備,但是隨著烏俄戰爭爆發,俄羅斯有過半數的海外儲備都被人凍結了。如果發生債務違約,有機會令全球大型基金管理公司、銀行及投資機構,面臨嚴重的財務損失。

當然,局勢每日都有新發展,4月15號是不是一次限期,暫時都是未知之數。

芬蘭加入北約遇兩難 公投都未必搞得掂

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後,芬蘭國內對加入北約的呼聲大增,亦加速了芬蘭與附近國家在防禦上的合作。但現時為止,芬蘭還未有計劃加入北約。向來都處於軍事中立的芬蘭,於俄烏戰爭爆發之後的民調顯示,超過六成的芬蘭民眾都支持加入北約,但未有戰爭之前的民調就只有28%,數字上接近升了一倍。
 
除了芬蘭民眾,北約和北約盟國都表達支持。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多次表明,芬蘭與瑞典的政治和軍事條件,都符合加入北約的要求。如果兩國申請,整個審查程序將會很快。

芬蘭總理馬林,之前到訪愛沙尼亞時,愛沙尼亞總理卡拉斯直言,如芬蘭想加入北約,身為北約成員國的愛沙尼亞,一定會幫助,令審批加快。更明言芬蘭加入北約,不會減弱芬蘭國防,而是加強。
 
芬蘭總統尼尼斯托,早前於 3月4日到白宮,交流芬美兩國的軍事防衛時,亦致電瑞典首相安德松,商討三方面合作的可能性。事實上,芬蘭瑞典之間有協議,如果其中一方加入北約的話,就會一起加入北約,以保障北歐安全。安德松之後表示,如果現在瑞典入北約,恐怕會為歐洲帶來危險,所以瑞典不會考慮。

瑞典強硬表明不加入,令芬蘭尷尬,民眾有62%支持加入北約,但有協議共同進退的瑞典就表明不會加入。馬林只可以說,希望國會可以討論,到底加入北約與否。不過亦指,加入北約與否,不會由民調主導決定。
 
目前為止不少芬蘭國會議員,都未有想法或不表態。一直支持芬蘭加入北約的民族聯合黨(National Coalition Party),在戰爭爆發之後就更加明確支持;但之前對加入北約持正面態度的芬蘭瑞典族人民黨(Swedish People’s Party)則有保留; 而反對加入北約的左翼聯盟(Left Alliance)便繼續反對,更說想透過公投由群眾決定。
 
尼尼斯托3月20日在美國金融時報說,芬蘭其實只有兩條路:一是加入北約,一是加強芬蘭美國同瑞典之間三國合作。
雖然,兩個都不是Perfect solution(完美方案」,但一定不是no solution(沒有方案)。
 
其實戰爭前後,不少人對加入北約多了個疑問: 烏克蘭申請加入,便被俄羅斯入侵; 但是,入侵期間,因為未成為北約一份子,所以北約不能正式參戰; 加上見到烏克蘭現時境況,民眾支持率都只是由28%升至62%,差不多還有四成不支持或者無意見,不能說絕大部份芬蘭群眾,都支持加入北約。另外之前與瑞典表明加入北約與否,都會共同進退。

似乎在選擇上,只有加強美國與瑞典三國關係。如果你是芬蘭市民,又會否冒上挑釁俄羅斯的風險,與背棄瑞典的承諾,支持加入北約呢?

澳洲效法Donald Trump 成立太空司令部制衡中俄

澳洲昨日呼應美國嘅Space Force,成立太空司令部Space Command。澳洲國防部長達頓表示,初期規模不會太大。這個世紀太空領域,對軍事而言會更重要,而太空很多競爭及灰色地帶,導致到底是競爭還是衝突愈黎愈模糊。他更表示,Space Command是為了制衡中國及俄羅斯的太空軍事野心,和其他想霸占太空不與人分享的國家。
 
Space Command成員除軍事人員外,還包括民間的外判商。所以規模上不算太大。但澳洲在未來上,需要有一支太空部隊,更指這次成立太空軍,是仿效前美國總統Donald Trump 。
 
數個月前,美國澳洲及英國,成立一個新聯盟AUKUS,而這次SpaceCommand,正正增加了與美國合作的領域。
 
戰爭令各國科技急升,烏克蘭幸好有Starlink,如果還依賴以前的無線電系統,相信,不會能夠撐過俄羅斯的攻擊這麼久。雖然這次澳洲都表明,現在,太空軍規模不算很大,但是萬事起頭難。現在也可以說,是在太空領域,佔一席位,而非完全無話語權。@